『树远雾黄昏』
常年潜水 诸位自便

全职 话唠幽魂

话说X年O月Y日,有一书生,名喻文州,外出游学,途经金华北郊,见天色将晚,寻了一处破庙歇脚。

这寺庙名为兰若寺,杂草丛生,毫无人气。喻文州只当这庙早年被人废弃,略做休整便歇下了。

不多时,喻文州忽闻窗外有声响,这文弱书生不慌不忙披上外袍开门,只见院中有一道士执剑而立。

这道士长发挽髻,面容清冷,对着喻文州道了一声无量天尊,说明来意——他也同是过路人,寻这破庙暂作休息。

喻文州微笑,点头示意,与这自称张新杰的道士攀谈两句后便各自回房。


深夜,一道白影在林间飞速掠过,停在了兰若寺中,喻文州所在的房间屋顶之上。

你道这白影是谁?

这白影名为黄少天,生前便是金华人士,年少早夭,被家人埋在兰若寺旁。哪知死后被大妖魏琛抓了魂魄,被逼为祸一方。

黄少天悄然揭开屋顶上的瓦片,屋内昏暗的烛光下,喻文州正收拾行装,打算休息。黄少天见这书生动作奇慢无比却自有一番行云流水,心生爱慕,奈何自己与他人鬼殊途。

思及此处,黄少天暗叹一声,正欲离开,那屋内的喻文州正巧抬头,与黄少天四目相对。

这一人一鬼齐齐愣神片刻,黄少天慌忙起身离去,却被匆忙赶到院中的喻文州拽住了衣角,如白鸟坠地一般,黄少天落在喻文州面前。

许是前世修来的缘分,许是全职同人恶搞的力量,喻文州与黄少天于这兰若寺相遇,相识,相知,畅谈一夜,却如同相守一世。

晨光未露,黄少天便离去了。喻文州怅然若失,苦守兰若寺,只愿再见黄少天一面。

秋去春来春又走,如此过了许久,又逢一日深夜,黄少天一身白衣翩然而至,对喻文州道,你为何还不走。

喻文州轻声说,我在等你。

黄少天闻言倒退数步,颤声,喻郎(……)你这又是何苦。

喻文州欲向黄少天表明心迹,哪知黄少天跌坐在地,以袖掩面,低声泣道,喻郎你快些走吧,魏姥姥要将我嫁给那一方大拿黑山老韩,你是斗不过他的。

喻文州外柔内刚岂肯放弃,急忙说道,那张道长临走前交予我一剑袋,可防妖邪,有它在手,你不必担忧。

黄少天双眸含泪,抬头看着喻文州,说,喻郎……你……

喻文州抓着黄少天的手轻轻拍着,笑道,少天你和我走吧。

黄少天站起身,说道,早知道喻郎你有如此手段我何必蹉跎这么些日子,我们走吧,离开兰若寺,游山玩水,遍访名人去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


喻文州从梦中惊醒,扭开床头灯,看向身旁呼呼大睡的黄少天,忍不住舒了口气,幸好只是个梦。

“少天啊,你果然还是短发比较好看。”伸手摸了摸黄少天的短发,喻文州忍不住笑了。

黄少天迷糊间听到喻文州似乎说了什么话,他勉强掀开眼皮,嘟囔了一句队长你怎么还不睡啊。

喻文州翻过黄少天的身子和他面对面,轻声笑道,“少天,要不要去留个长发,就像王祖贤那样的。”

黄少天闻言惊醒过来,“队长你是不是睡傻了还是缺觉累迷糊了怎么能对我说这种话呢你是不是还惦记我之前帮叶修刷副本记录是不是啊队长你千万别误会啊我只是去探探叶修虚实的绝对没有其他意思你如果不信的话我明天去找叶修pk哎呀不行果然还是现在就去吧叶修那个不要脸的肯定又在通宵游戏了你等我现在就去拿账号卡唔!!!!”

被一大串文字泡炮轰的喻文州伸手揽过枕边的黄少天,封住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嘴。

多年的默契让很多事都无需言明,黄少天环上喻文州的脖颈,热烈的回应他,让双方的身体摩擦起热,溅出火花。


——END——


个P啦,槽点满满不要在意。


彩蛋之一。

从未出场的黑山老韩:我一如既往的强抢民女。

出场和没出场没多大差别的张新杰道士:我要用爱来感化你。【个P啦。


彩蛋之二。

兴欣的老魏大大地打了个阿嚏,摸鼻子,“谁在背后说我。”


算个P的彩蛋啦。


——真的结束了——


评论(5)
热度(17)

© 迟暮时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