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远雾黄昏』
常年潜水 诸位自便

全职 末世paro 2、觉醒【周翔】【上】

【内含食人场面,跪求有不适者务必右上点叉】

空旷的街道上,零星几个丧尸在游荡,一行装备齐全的人类悄声行走在偏僻的巷子里,他们是S市轮回基地的精英,在轮回领导者周泽楷的带领下在周遭城镇搜寻可用物资。此时的他们没有发现,身后那座大厦高处,有一双阴鸷的眼睛,在他们刚踏入这条街道的时候,就死死盯住了他们。

沾染了灰尘和血迹的玻璃窗倒映出一个高大的青年,他短发凌乱,面容苍白麻木,衣服说不上褴褛,却也不干净。总的来说,如果忽略了他脖子上的尸斑,他看起来就像末世里常见的流亡青年。

他是个有自我意识的丧尸,他叫孙翔。

他不记得自己生前是什么人,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死的,他只记得自己有个名字,叫孙翔,知道自己体内无时无刻不在叫嚣着饥饿。但同时,他也知道,自己和周围这些愚蠢的行尸走肉不一样,他比他们聪明,知道隐藏,知道伪装,知道更好的布置陷阱,才能抓到美味的猎物。

丧尸固然可怕,但更可怕的是觉醒了自我意识的丧尸——比如孙翔。

这是孙翔的第一次捕猎,目标,便是这群轮回基地的鲜活血肉。

但他并没有预料到,这一行人比他想象中的更难对付,尤其是其中那个手持双枪身着风衣的男人——周泽楷。


这是一栋被废弃的写字楼。

曾经被精心修剪的名贵盆栽因为无人看护,早已枯萎死亡。

承载了千万财富的文件纸张在人们仓皇逃亡时散落满地,变得一文不值。

无论是谁,在这栋满目疮痍的写字楼里,都找不到一丝一毫昔日的光彩,它的辉煌,存于过去,存于盛世,存于回忆。


此时的周泽楷正急速而不失沉稳地行走在这栋风光不再的写字楼里,厚重的军靴在寂静破败的长廊中敲出细微的声响,他紧握手枪,棱角分明的脸庞上不见一丝慌乱,唯有眼神深处透出的凝重,诉说着此时的他,处境堪忧。

他原该在一日前就结束物资搜寻任务,回到S市轮回基地,却在返程遭遇了小股丧尸突袭。本来这对于身经百战的轮回一行人而言,不算什么,然而出人意料的是,这批丧尸就像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所操控,居然能针对轮回的战斗方针有条不紊的做出躲避甚至反击,几番恶战之下,为全大局,周泽楷只能将大部队送出包围圈,而自己,落在这个废弃城镇里,前途未卜。

与丧尸接连交手的同时,一个推测在周泽楷心中成型,这也许是周泽楷逃生的唯一机会,却也可能是周泽楷的末日。

他需要为自己制造一个契机,来证实自己的推断。


一声低沉不似人类的吼叫从孙翔的喉咙深处发出,他转身踢翻了一旁的办公桌,这是末世之前的陈设,若有识货的人,或许能从材质、结构等各方面进行点评,从而得出它原先是名家之作,价格足以让普通的工薪阶层望而生叹。而如今,它只是一个泄愤的工具,四仰八叉的倒在了地上。

孙翔急躁的在这件宽大的办公室内走来走去,饥饿的本能在他的身体里不断的叫嚣,对鲜血的渴求让他冷静的大脑一片混沌,此时的他,只想吃!用血肉来填饱内心的空虚,用杀戮来平息大脑的焦躁。

可是!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居然能从他操控的丧尸圈里将他看中的猎物送走!

“周、泽、楷!”三个字正腔圆的中文从怒不可遏的孙翔嘴里溢出,这是他隐约听到逃走的猎物对那个男人的称谓。

门外仅凭着本能在游荡的丧尸撞倒了墙边的盆栽,“咣当——”一声巨响,熄灭了孙翔脑中岌岌可危的怒火,他冷静下来,用新生的理智压制内心深处破坏的欲望,他转身出门,拉过一个游荡的丧尸,张开嘴咬了下去。

牙齿穿过冰冷的皮肤,再是失去活力已久的肌肉,随之而来的还有腥臭的血液。

死尸的味道在唇齿间蔓延,孙翔毫不犹豫的咬断血肉,咀嚼,吞下,一连串的进食动作一气呵成。

腐败的血肉暂时填平了体内叫嚣的饥饿,但孙翔知道,这远远不够。

他放开了随手抓来补充能量的丧尸,因为咬的是脖颈并非大脑,所以这丧尸在失去了禁锢以后,带着身上新增的伤口,继续无知无觉的游荡在这片人间地狱中。

孙翔略带轻蔑地看了那丧尸一样,抬手抹去唇边的血迹。

那个叫周泽楷的男人如今与大部队失联,孤身一人陷落在了丧尸游荡的废弃小镇。思及此处,孙翔嘴角一弯,冷峻的面容在昏暗的室内,现出了恶鬼一般的笑。


这是孙翔和周泽楷的第一次交锋。

双方尚未见面,却都在心里笃定,下一次的追猎,很快就要来临。

评论(1)
热度(7)

© 迟暮时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