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远雾黄昏』
常年潜水 诸位自便

【敢死队】【枪阳】My Home②

2、

第二天的Gunnar是在宿醉的剧烈头痛中醒来的,身下的触感不是自己熟悉的那一床被他躺得跟烂菜叶子一样的床单,而是一床铺在地上的毛毯,入眼是一片雪白的墙壁,没有丝毫装饰,这是一个陈设极其简单的屋子,只有必备的桌椅,和躺在地上的自己。

槽,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Gunnar坐起来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昨晚他都干了些什么?

哦,被Barney抓去Tool的纹身店,开完作战会议以后又喝了酒,然后请Yang喝酒最后……最后……最后……WHAT THE FU☆K!!!!那个小矮子是不是拒绝他了哦槽槽槽槽!!!!!

“槽……”Gunnar恨恨捶地并且低声咒骂,玛德喝酒误事啊……

所以说他现在到底在哪里?


Gunnar起身站定,就听到门把手被人拧动的声响,他下意识绷紧了浑身的肌肉,只见这扇年代久远的铁门被人推开,然后Yinyang走进来了。

(⊙O⊙)——这是Gunnar。

( ̄_ ̄)——这是Yinyang。


这画面太美Gunnar有点不敢看。

所以事情就明了了——论喝醉酒的Gunnar是怎么被Yinyang带回家的。

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并不是)。


Gunnar难得的语塞了,人高马大的北欧汉子也许是头一次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一个比他矮小的中国男人面前。在意识到支支吾吾会更丢人的那一瞬间Gunnar立刻开口,“早上好,Yang。”

Yinyang笑笑,回了Gunnar一句“早上好”,从外头走进来,把门带上。Gunnar这才发现Yinyang手上提了满满一塑料袋的东西,有些微的食物香气从那些袋子里飘出,在空气中传播开来,Gunnar的鼻子准确无误的捕捉到了这一讯息,并迅速顺着人体结构以胃为终点向下传播直到Yinyang和Gunnar都清晰地听到他的肚子传来一声响亮的“咕——”。


槽!

这已经是Gunnar今天醒来后骂的不知道第几个“槽”了。


Yinyang十分确定自己面前这只号称维京人的大金毛的情绪已经窘到了极点,他可不想去捅这个马蜂窝,就算这套简陋的一室一厅小公寓只是租的,家具也都是房东自带的,他还是不想冒这个风险。

这不是因为我打不过他,只是很麻烦,Yinyang这样想着。

所以他只能默默扭头无声笑了两秒钟后火速转头看向Gunnar假装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走到桌旁把袋子里的包子馒头花卷一一摆到桌上,尽量平静的和Gunnar说,“我们先吃早饭吧。”


坐到饭桌旁的Gunnar和Yinyang两人都十分有默契的不去提起刚才那令人(其实只有Gunnar一个人,Yinyang本人表示十分乐意见到Gunnar出丑)尴尬的事情,Yinyang拿起包子开动早餐,顺便告诉Gunnar,鉴于昨晚某人睡着了身上带的手机又没电不知道该找谁认领,打Barney他们的电话都表示不知道,“所以我就只能先把你带回我家了。”Yinyang最后总结道。

Gunner正忙着把花卷往嘴巴里塞,这位维京人的后代向Yinyang展示了什么叫做正常人不可能有的弧度什么叫做一塞一个准什么叫做一口吞。

卧槽啊,Yinyang不免目瞪口呆在心里冒出一句经典的国骂。维京人有没有吊死海盗的传统他不知道,但是这些北欧人都有一个通向异次元的胃袋,Yinyang算是记住了。

把肚子填了个饱以后Gunnar又是一副我是坂本我最屌的德行靠在凳子上,意兴阑珊的看着Yinyang,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Yang,味道不错。”


Yinyang忍不住挪了挪肩膀,这句“味道不错”不知道为什么让他有些突如其来的恶寒,不过重要的事情Yinyang是不会忘记的,“Gunnar,别忘了,早餐钱是要付的。承蒙惠顾,十刀。”(即十美元。)

Gunnar:……有种被欺骗了感情的感觉是怎么回事。难得想沉醉一下Yang带他回家的感觉有点小醉人但是下一刻就问他要钱会感觉心有点塞塞的闹闹的。


某人似乎忘记了白吃也是不对的,并且对于某天天哭穷的财迷而言,没收他住宿费,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本章完——


二更哈哈哈哈哈,虽然感觉这种日常风有点蛋蛋(其实是非常)的OOC

评论(3)
热度(15)

© 迟暮时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