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远雾黄昏』
常年潜水 诸位自便

【许正阳×古华辛】晚来天欲雪

许正阳一打开门就察觉到不对劲。

屋子里有人。

鉴于许正阳身份特殊,他平日里并不与家人一同生活,而是单独居住在上级分配的小公寓里。近期恰逢外国使团访华,许正阳奉命负责该国政要的安危,更是离家将近一个多月时间。

那么,来人会是谁呢?

许正阳不动声色地把门带上,大脑飞速运转,将所有有可能的访客一一列出并排除,同时拔出别在腰间的手枪,慢慢走进屋子。

 

这是一间并不算大的公寓,一室一厅一卫,卫生间的门和他走的时候一样,还开着。许正阳只要稍稍一打量,就可以借着夜色判断客厅和卫生间里并没有异常,那么就只剩下了卧室。

许正阳心里一动,会摸进他家的人不在少数,但是会老老实实呆在他卧室里不动的人嘛,好像就屈指可数了。

许正阳举起手枪,干脆利落的一脚把卧室门踹开,迎面而来便是一声轻笑,和佛珠甩来而划起的劲风。许正阳下意识丢开手枪,侧身避开这毫不拖泥带水的一击,眼神一凛,和对方你来我往地拆起招来。

打斗间不知是谁的拳脚不长眼,碰到了墙上的壁灯开关。当暖色灯光照亮这个小小的卧室时,双方都没了动手的意图,这场打斗,算是消停了。

 

古华辛似笑非笑的看着徐正阳,手上慢慢磨挲着佛珠,一副与世无争的闲散模样。但是许正阳非常清楚,古华辛,从骨子里就是个危险分子。

“你来做什么?”许正阳皱眉问道。

古华辛勾了勾嘴角,双手环胸,靠在了墙上,“许久不见,你就举一把枪对着我,连声问候也没有,真是令人心寒。”

“对待不速之客,不需要讲究礼仪。”许正阳不带一丝情绪起伏的回答,“更何况,你也并不十分友好。”许正阳看了一眼古华辛手上的那串佛珠,又将视线挪到古华辛身上。

 

 

古华辛笑了,连眼底都带上了笑意。他慢慢地,一步一步,靠近徐正阳,在他耳边轻声问道,“呵……你我之间,需要算得这么清楚吗?”

许正阳僵住了,理智在他心底疯狂叫嚣,推开他,推开古华辛!但是他的身体却没法及时跟上大脑的思维,一步步后退,直到床沿。

古华辛将佛珠绕了两圈套在手上,轻轻一推许正阳的肩膀,这个最优秀的军人,便不知所措的坐在了床边。

“你……”许正阳一惊,想站起身,却不防古华辛一低头一弯腰,和他四目相对,伸出一根手指抵住了他的嘴唇。

“嘘……别出声……”古华辛按住他的肩膀,跨坐在他腿上,双方距离之近,几乎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声,“咱俩不是第一次了,何必如此见外?”

 

古华辛凑在他耳旁,唇瓣轻蹭着许正阳的耳廓,温热的呼吸喷洒到许正阳颈边。许正阳僵着身子不知所措,他的眼神四下游移,慢慢转移到了古华辛脑袋后边那一撮小辫子。这一撮小辫子随着古华辛的动作以极小的幅度左右摇摆着,许正阳看着看着就出了神。

他应该推开古华辛的。

可是他没有。

古华辛脑后的小辫子还在动啊动,许正阳在想,自己要推开古华辛,推开古华辛,古华辛。

古华辛,这个名字在他心里翻来覆去的出现,他慢慢地咀嚼着这三个字,然后——

“古华辛……”他不自觉说出口,声音沙哑。

 

“怎么了?”古华辛的吻从耳边移到脸颊,再到鼻尖,最后和许正阳四唇相贴,他看着许正阳。

许正阳的眼神有点茫然,古华辛轻轻伸出舌尖轻轻舔了舔许正阳的嘴唇,湿润的触感唤回了还在出神的许正阳,他下意识把双手搭在古华辛腰上。

古华辛隔着衣物用他轻微昂头的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蹭了蹭许正阳的小腹,揽住他的脖颈,闭上眼睛,和许正阳靠得更近,舌尖慢慢探入许正阳的牙关,勾住了许正阳的舌头……

这一番唇齿交缠的激烈热吻,最后在两人急促的喘息声中收尾。

古华辛察觉到身下有器物开始顶着他,便低声笑了,“徐中校,”他忍不住向下压了压,那个火热的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让古华辛有种已经被进入的错觉,“看来,你也不遑多让啊。”古华辛低头,让灵活的舌尖绕着许正阳的喉结打转,许正阳抓紧了古华辛的腰,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叹息。

如今许正阳原本就有点集中不了精力的脑袋已经乱成了一锅浆糊,等他听到“吧嗒”一声的时候,一切都来不及了。

 

许正阳又惊又怒的看着古华辛趁他不备将他铐住,现在他清醒了。

“古华辛!”许正阳咬牙切齿道。

此时许正阳被铐住的双手正环着古华辛的腰,而古华辛压制住许正阳的双腿,上身往前用力一倾,许正阳便带着古华辛向床上倒去。古华辛顺势让两人在床上翻滚了几下,起身。

现在,他骑到了许正阳腰上。

古华辛笑眯眯地看着许正阳,“许中校,不要着急。”

许正阳又羞又恼,“你在胡说什么,我……我才没有着急!”他气急败坏地开口,“你还不快放开我!”

古华辛轻轻拍了拍许正阳的脸,手腕上的流苏顺着动作划过许正阳的耳廓,“放开你?那可就没意思了。”古华辛慢条斯理地解开身上唐装的盘扣,先是上衣,再是长裤,一件又一件褪下,露出一身完美的肌肉线条。

许正阳差点被眼前赤裸的身体晃瞎了眼,昏暗的灯光下,古华辛一丝不挂的骑在他腰上,而许正阳自己,却还是衣冠楚楚。他突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他的大脑里已经酝酿好了让古华辛放开他的话,但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古华辛俯下身,一颗一颗解开许正阳衬衫的纽扣,羽毛般轻巧撩人的吻沿着衣衫向下,牙齿刮过锁骨,舌尖舔过乳首,细密火热的吻由上至下一路前进,停在了许正阳的小腹上。他用带着茧子的手指划过腹肌,扯开许正阳的皮带,解他的长裤,然后手掌隔着内裤,附在了许正阳早就挺立的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上。

而许正阳被古华辛铐着双手,又经历了这连番刺激,双目已然通红,“你……”他看着古华辛,一字一顿,“放、开、我!”

古华辛勾起嘴角,慢条斯理的从旁边散落的衣服里摸出一把钥匙,插入锁眼,打开了这副禁锢着许正阳的手铐。

几乎是同一时刻,古华辛感觉周身骤然一轻,电光火石之间,他的双手被许正阳反锁到背后,许正阳的胸膛压着他背后结实的肌肉线条,两具火热的身躯紧密贴着对方,古华辛清楚的感受到许正阳的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正隔着一层内裤,在他的后方磨蹭。

许正阳掰过古华辛的脑袋,“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走不走?”

古华辛挑衅一般撇了许正阳一眼,语带讽刺,“你居然还在犹豫?”

 

是个男人就受不了这种刺激。

于是接下来的一切都顺理成章。

顺便一提,古华辛的唐装衣兜堪称哆啦A梦那只大胖猫的口袋,装了一副手铐,一把钥匙,还有最重要的道具——一瓶润滑剂。

 

两人急切地在对方身上揉捏亲吻,厚重的喘息声此起彼伏,赤裸的身躯在床上几经翻滚过后,许正阳半靠在床头,古华辛坐在他身上,他的的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抵着许正阳光滑的小腹,不住的摩挲着,而古华辛正摆弄着许正阳的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让带着茧子的指尖在顶端划过,染上几滴不明液体。

许正阳摸索着掰开了古华辛的臀瓣,沾着润滑剂的手指缓缓进入,内壁感受到有异物入侵,穴口开始不自觉的收缩,古华辛“啊”地轻叫了一声,几乎瘫软在许正阳身上。

他没好气地瞪了许正阳一眼,弹了弹许正阳的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以示不满,然后抓住许正阳的手指,不缓不慢的进出。

这种由自己操控深浅的试探让古华辛深感满足,进入的手指数量也在增加,直到他觉得时机成熟。

许正阳双手环着古华辛的腰,古华辛深吸一口气,扶着许正阳的的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坐了下去。

瞬间被填满的空虚和进入的快感让双方都忍不住发出一声喟叹,许正阳闭上眼睛想吻住古华辛,却被古华辛按住肩膀。

他们最隐秘的部位,正以人类最原始的方式结合在一起。

 

许正阳就这样被古华辛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双方的眼神在半空中交汇,没有亲吻,却迸射出了比亲吻更激烈的火花。

古华辛突然开口,“徐中校,你还要我走吗?”

许正阳不出声,双手却抓紧了古华辛的腰肢。

 

此刻夜深人静,而这场贴身的肉搏,还在继续。

—————完—————


碎碎念如下。

想把这个写成短篇,还想写古少超级青涩的一屁股坐下去然后碧血洗银枪,当然洗的是许正阳的枪【喂

以及,这篇H写了好久啊。。。差不多四个小时,我中途还去搜了其他肉文临时做功课,掩面,最近看的文大多都是清水。。。

最后,好想捏一捏古少的小辫子啊啊啊>3<

评论(12)
热度(12)

© 迟暮时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