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远雾黄昏』
常年潜水 诸位自便

【敢死队】【枪阳】My Home③

Gunnar做了一个梦,蓝天,白云,碧海,沙滩,还有泳装的短发少女。

对,是少女,不是熟女。

他看不清少女的脸,只看到一件没有任何图案的深蓝色死苦水包裹着扁平的少女身躯。

Gunnar躺在沙滩椅上,看着少女在阳光的照耀下嬉笑,在金子一般的沙滩上奔跑。他坐起身,摘下眼前的太阳镜,他开口,“诶,Yang!”

少女转过身,跑到了Gunnar旁边坐下,Gunnar突然看清了少女的脸——是Yinyang。


“啊——”Gunnar从睡梦中惊叫着醒了过来,他喘着粗气,把落到额前的金发悉数抹到脑后。

他打开床头的台灯,暗黄的灯光下,Gunnar再次躺下,闭上了眼睛。

这回他脑海里浮现的,是Yinyang穿着钢头靴抬腿一踢,将他放倒在地。这仅仅是想象的画面,便已经让Gunnar全身紧绷,仿佛所有的血液在血管里汹涌沸腾,最后汇聚到一点。

Gunnar不知在心里默念着这个东方人的名字多少次,时间似乎过得很久,又似乎只是转瞬。


下午,所有人都聚在Barney的据点里,举行作战前最后一次会议。

Yinyang坐在桌上,正在和Barney进行不知道第几次的据理力争。

“我要加工资!”

“凭什么?”

“我要养家!”

“你特么哪来的家要养?”

这是敢死队的日常对话之一,所有人都听习惯了,Gunnar也是。但今天他听着Yinyang信誓旦旦地说着自己要养家,却感觉有一丝不快悄然浮上心头。

“Yang!”Gunnar开口。

在场众人的焦点挪到了Gunnar和Yinyang身上,包括Barney也一脸“Gunnar你搞什么鬼”的表情看着他。

Gunnar故作镇定的清了清喉咙,问道,“什么时候带我们去你家里玩玩?”

然后连同Yinyang在内的所有人都神色诡异的看着Gunnar。

“他今天抽的什么风?”这是在场所有人的心声。


话一出口Gunnar就立马发觉这话不妥了,但不妥在哪里,他却不甚明了。

作为这句问话的被提问者,Yinyang觉得自己有必要说点什么。“Gunnar,”阴阳摸了摸脑袋上鸭舌帽的帽檐,“你喝多了吗?”

Gunnar下意识摸了摸口袋里的酒壶,自己应该没喝醉吧,明明里头还剩一半的酒。一颗金色的大脑袋看着Yinyang,很是无辜的摇了摇。

Yinyang在心里默默扶额,但面上他还是一脸镇静地扭头看向Barney,“我们继续谈。”

谈个屁,Barney在心里这样想着,他翻了翻白眼,无语望青天。

Christmas出来打圆场,“那就照刚才那样说定了,两天后下午一点钟,老地方集合。”


加薪无望的Yinyang出了Barney的据点走了没两步,就注意到了后头的脚步声,他回头一看,Gunnar正双手插兜抬头望天。

Yinyang无奈,站在原地朝Gunnar喊道,“Gunnar,有事吗?”

Gunnar走近,低头看着Yinyang,高大的身躯在Yinyang身上投下一大片阴影,“Yang,我只是觉得上次你带我吃的中国美食很不错。”

“……”Yinyang抽了抽嘴角,“允许搭伙做饭,伙食费、人工费另算。”

Gunnar咧嘴一笑,阳光下洁白整齐的牙齿差点晃瞎Yinyang的眼睛,“成交。”


评论(3)
热度(19)

© 迟暮时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