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远雾黄昏』
常年潜水 诸位自便

全职 末世paro2、觉醒【周翔】【下】

这是周泽楷被困在这座废弃城镇的第三天,同时也是他与大部队失联的第三天。随身携带的粮食清水已经告罄,拉长战线拖延时间伺机逃离的计划如今并不适用于周泽楷。

孙翔站在大厦透过玻璃看着不远处躲在街角的周泽楷,他非常好奇,这个一再挑衅他威严的男人,在即将弹尽粮绝的时刻,会怎么做呢?

也许是连天气都感应到一场生与死的交战即将拉开序幕,一大片乌云逐渐飘来,遮住了原本热烈的阳光,孙翔自上而下的视野在这一瞬间被阴影笼罩,待他双眼适应了暗淡的光线以后,街角的周泽楷,不见了。

孙翔的双手有些激动地战栗了起来,来吧,让我见识一下,你究竟有多大能耐,还能坚持多久。


而此刻的周泽楷,已经潜进了孙翔身处的那座大厦。

早在他与大部队同行却遭到丧尸偷袭的时候,周泽楷便隐约猜测这群丧尸必定背后有人操控。于是在这短短几日内,周泽楷在这一连串与丧尸你追我赶的游击战里,大致摸清了这一片区域丧尸的行动规律。

他断定,幕后那双黑手,绝对隐藏在这座大厦里。虽然他此刻已没有了食物和饮用水,子弹也所剩无几,但只要能将其揪出解决,即使没有轮回赶来的救援队伍,他也能安然逃离这里。

秉着强烈的求生欲望,周泽楷握紧了手中的武器,密切注意着四周的动向,力求在不惊动丧尸不浪费子弹的情况下找到操控丧尸的罪魁祸首。


这栋大厦的丧尸分布相当有层次感,楼层越低,丧尸越少。截止至周泽楷走到五楼,要对付这些零零散散的丧尸还无需动用枪支,他所学习的格斗技巧和贴身军刺便足够应对。

然而现在,楼层越高,丧尸数量越多,当周泽楷无可奈何举起了手枪,第一发子弹射入丧尸大脑的同时,站在大厦最顶层的孙翔听着这凌空一声枪响,忍不住咧嘴。

他整个人靠着落地玻璃,笑得无声,笑得猖獗,纵然他胸膛里的那颗心脏早就停止了跳动,但在这一刻,他觉得自己似乎又回忆起了所谓心脏跳动的感受,扑通,扑通,扑通。

棋逢对手,实在难得。周泽楷,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天色渐渐暗了,这栋大厦的电力系统早就损坏,周泽楷只能凭借着自己良好的夜视能力与丧尸对战。

从丧尸群中杀出一条血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况还要小心保护自己不被丧尸抓伤。当周泽楷气喘吁吁地甩开背后那一群丧尸的时候,他身上的外套沾满了腥臭的血液。

周泽楷在甩掉外套只穿着单薄的T恤衫增加被丧尸抓伤的几率和继续穿着外套但是浓厚的血腥味会引来更多丧尸这两个选项间犹豫了两秒之后,选择了前者,毅然甩开了这件外套。

他有预感,见面对决的时机,很快就要到了。


孙翔站在顶层的办公室里,他听到走廊里的声响由杂乱逐渐转为寂静,随后,他面前这扇原本精美漂亮如今却染上血污的木门被缓缓打开。

连日的追捕与反击,终于在此刻奏响了结尾的最终章。


明天会是个好天气。

在开门的一瞬间,周泽楷第一眼看到的不是孙翔,而是落地窗外的漫天繁星。他的思维有一瞬间的模糊,但很快就被理清,周泽楷看着眼前的孙翔,平素清冷无甚表情的面庞勾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随后,手枪举起,扳机扣下。

孙翔一个轻巧的侧身,便闪开了这一发子弹。


第一击落空,完全在周泽楷的预料之内。

当他第一眼看到孙翔的时候,借着星光,周泽楷就看出眼前的男子是个丧尸。但他和其他的丧尸不一样,他的眼睛,并不麻木无神,而是承载了太多的东西。

这是个有思想会思考的丧尸,根据之前的经验来看,还能控制丧尸。

因此,身手比其他丧尸更敏捷这一事实,还在周泽楷的接受范围之内。


孙翔看着这一发子弹从他身旁划过,撞击在他身后的落地窗上。这玻璃质量颇好,一发子弹并没有损坏它的完整。

“你,叫周泽楷是吧。”孙翔苍白的双唇一张一合,冰冷僵硬的肌肉牵动着声带,从喉咙里发出这一不似人声的问话。


恢复了面无表情的周泽楷反手将木门关上并锁死,他不希望自己在和眼前的丧尸男子交手的同时,还要被那些数量惊人的行尸走肉干扰。

孙翔看到周泽楷的举动,自然也猜到了周泽楷的意图。如果自己输了,那么凭借周泽楷的身手,想要躲过那些废物逃离这里,是件相当容易的事情。

孙翔突然很嫉妒眼前的大活人,他发觉,这连日来自己对于周泽楷的穷追不舍,并不只是基于对活人血肉的渴望,还有对于生命的向往。

只要周泽楷能活下去,那么他就还有无限的可能性。而自己呢?不管他再怎样强大,他永远都只是个行走的死尸。

他嫉妒周泽楷。

孙翔想,今晚他和周泽楷,没有双赢的局面了。


周泽楷并不认为丧尸有意识便能与人类和平相处,而眼前的丧尸男子,也证实了周泽楷的想法。在他朝周泽楷发问的同时,周泽楷也感受到了他凛冽的杀气。

他平心静气地看着孙翔,握紧了手枪。他的手枪里还有三发子弹,腰间还别着最后一个弹匣。

但以周泽楷对孙翔的实力估计来看,如果这三发子弹不能解决掉孙翔,那么再找空隙装上子弹,还是不太好办的。

不过想归想,周泽楷的手指还是强有力地扣下了扳机。


躲过周泽楷的子弹对于孙翔而言,虽是颇具难度,但也并无破解之法。他以不同于普通丧尸的敏捷身手跑跳躲闪,很快便躲开了子弹,同时也拉近了他和周泽楷的距离,闻到了活人的气息。

孙翔朝周泽楷咧嘴一笑,发青的面庞让人为之胆寒。


这场恶斗堪称周泽楷有生以来最艰难的一场战斗,光是抵挡孙翔的进攻就让他心力交瘁。他的体能有限,之前为了摆脱那些丧尸到达顶层已经消耗了他过半的体力,更何况他之前就已经处在食水缺乏的窘境。

连日的追击让此刻的周泽楷倍感疲惫,激烈的交手之中,周泽楷的军刺被打落,他被孙翔压到了墙上。

星光透过玻璃照到这间办公室里,周泽楷看着孙翔的脸朝他渐渐靠近,两个人四目相对,几乎是鼻尖对着鼻尖。

也许是错觉,周泽楷觉得自己从孙翔的眼中看到了比黑夜还要浓重的哀伤。他听到孙翔说,“你……”随即一声尖锐的枪响,伴随着玻璃被击破的声音,孙翔的脑后被子弹射中,飚出一串血花。

在倒下的那一瞬间,孙翔突然记不起来他刚才想对周泽楷说什么了,但他觉得自己好像回忆起了很多事情,有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叫他的名字,“——孙翔!”随后,他的世界重归死寂。


周泽楷瘫坐在墙角,看着前一刻还想和他说话的丧尸男子,此刻正悄然无声地倒在了地上。

这场生与死的交战,他赢得太过侥幸。周泽楷木然看着轮回基地的救援队破窗而入,检查他的身体状况以确认他未被丧尸感染。周泽楷任凭他们将自己搀上直升机,在飞机起飞的那一刻,周泽楷忍不住回头,在这栋大厦的顶层,有个直呼他姓名的丧尸,彻底倒下了。


数月后,在政府召开的各大基地领导人会议上,周泽楷将这次行动悉数报告,全场哗然——丧尸,正在进化。

看着面前一双双或震惊或质疑的眼睛,周泽楷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对承载了太多东西的眼眸。

他想,我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呢。


———————完———————


评论
热度(11)

© 迟暮时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