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远雾黄昏』
常年潜水 诸位自便

【敢死队】【枪阳】My Home④【完】

既然要搭伙做饭,那么就肯定要买菜,Yinyang不用回家检查冰箱就知道自己的存货根本不够这只北欧大金毛一口啃的。于是Gunnar生平第一次体验了一把跟着Yinyang去逛华人超市的感觉,大金毛表示自己有点小激动。

不得不说,Gunnar看起来实在不像个良民,不论是他的大块头,还是脸上的疤痕,就连脖子上的三角领巾和包裹着发达肌肉的贴身无袖背心,都让Gunnar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老子就是这么危险,就是这么任性”的气息。因此超市里的大多数人都选择离Gunnar远远的,偶尔投以自认为隐藏很好的视线,悄悄打量着他。

而在Gunnar看来,这里的中国人很多,以他将近两米的身高来看,放眼望去一片的黑发小企鹅。至于他的那只Yinyang小企鹅嘛,则在脑袋上带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走在他的前端,不时停在货架旁挑挑拣拣。

这趟大采购进行到一半,当Yinyang正低头专心挑拣着冰柜里的鲜虾时,他突然发觉了周遭的不妥。Yinyang抬头,正好看见一双黑色的眼睛透过对面货架,惊惶却不掩好奇地盯着他……身后。Yinyang转头,对上一个还在啃手指头的梳着羊角辫的小丫头,她正以一种“妈妈快出来看上帝”的眼神看着他……背后。Yinyang把脑袋扭向另一边,他从一个老太太堆满了皱纹的脸上看出了些许畏惧,老太太浑浊的眼神有些瑟缩的瞟了眼他……身后,然后以不符合她年龄的敏捷身手飞速转身拎着菜篮子走远。

Yinyang:“……”

他转身,看见Gunnar推着手推车,规规矩矩地站在他身后。Yinyang甚至怀疑如果自己一声令下,Gunnar会立刻朝他敬礼,高声叫道:“长官好!”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Yinyang有些无奈地在心里兔斯基式扭头三秒钟以后,加快了自己采购的速度。

“Gunnar。”

“怎么了,Yang?”

“排骨怎么样?”

“烤的吗?”

“嗯,那家里还缺锡纸和锡纸盒,你去那边帮我拿点过来。”

Gunnar顺着Yinyang和他比划的方向朝指定货架走去,走了没两步,他听到Yinyang在他背后叫他,“Gunnar!”

Gunnar转身,“Yang?”

Yinyang嘴角上挑,对Gunnar说,“记得面带微笑。”

Gunnar露齿一笑,比出大拇指,“没问题,Yang!”


傍晚。

这是Gunnar第二次来到Yinyang的家,上一次是他喝醉了酒不省人事,被Yinyang连拖带扯给扔进屋子的,这回的Gunnar则是手上抱了几大袋的食物跟在Yinyang后头屁颠屁颠进来的。

Gunnar把食材往厨房地上一堆,蓝色的眼睛看着Yinyang,闪闪发亮,“Yang,我们今晚吃什么?”

Yinyang锁上门,还没来得及喝口水就听到Gunnar来了这么一句,他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对Gunnar说,“先干活!”

Gunnar有些垂头丧气,Yinyang几乎都想擦擦自己的眼睛来确定自己是真的没看见Gunnar起先使劲摇晃后来耷拉下去的金毛大尾巴。有种莫名的不忍心在Yinyang的胸腔内荡漾开来,Yinyang又鬼使神差的开口补了一句,“很快就有好吃的了。”

然后Yinyang开始指挥Gunnar拾掇所有的食材。


先是剥蒜。

小巧白嫩的蒜瓣落在Gunnar手里,和他布满了粗糙茧子和伤疤的的大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Gunnar只是试图用手指甲将这层蒜皮抠下,但是当Yinyang抱着一颗大白菜走到Gunnar旁边的时候,发现Gunnar满手都是无辜的蒜头碎尸,那味道太美Yinyang不敢闻。

Yinyang拿起另一块完好无损的蒜瓣,将它在桌上以恰到好处的力道碾了几下,那层蒜衣便被Yinyang轻巧地剥下。他举着光洁的蒜瓣看向Gunnar,“看到没有,是这样剥的。”

好吧,这么精细的活叫Gunnar来干好像是有点不合适。Yinyang忍不住打量了这个身高一百九十多公分的大块头,发现自己当初贪图方便租的小公寓小厨房塞进这么大一只金毛,显得十分违和。

Yinyang很快调整战略方针,把排骨鸡肉这些需要花大力气的东西让给了Gunnar,他就不信了,这些东西Gunnar总能理得清吧。

事实证明,人高马大的Gunnar完全可以胜任这项工作。但是——

“Gunnar!”Yinyang喊得几乎声嘶力竭。

“Yang?”Gunnar举起一块切好的排骨朝Yinyang挥了挥,“我可是按照你说的大小来切的。”

Yinyang扶额,“我是说,你的力气!你晚上想吃炒木头吗?”他看着Gunnar握刀的那只手,“不想的话不要用那么大力气!我的案板快让你剁烂了!!!”

“好的,Yang。”大金毛乖巧的收敛了自己的巨力。

看着Gunnar站在厨房里剁骨头切肉片,Yinyang心里突然有种莫名的沧桑感。


食材通通切好洗净之后,Yinyang就要准备把它们一一下锅翻炒烹煮,这时候就没Gunnar这外行人什么事情了。

Yinyang把Gunnar打发到厨房外边,叫他在菜还没上桌之前自己找地方蹲着打发时间。

Gunnar在客厅里坐了一会儿,看着他的小企鹅在厨房里上蹿下跳地忙碌着,他想,今晚还缺了点什么。

“Yang,我去买点东西,待会就回来。”Gunnar和Yinyang打了声招呼就出去了。

Yinyang头也没回,只是举起手里的铲子挥了挥,“早去早回。”


Gunnar走出这栋公寓楼的同时也在默不作声的打量着这一带的环境,这一片都是居民区,而且居民中以移民居多,路边的行人有很大一部分是黑人、包裹着头巾的穆斯林、还有像Yinyang一样黄皮肤黑头发的亚洲人。

把这附近的地形记得差不多以后,天色已经明显的暗了下来,Gunnar掏出打火机,点燃了叼在嘴角的香烟,加快了脚步向前走去。

Yinyang还在做饭等他回去。


在Yinyang把最后一道菜端上桌的同时,Gunnar也正好带着一身的寒气开门走了进来。Yinyang顺着开门声望去,Gunnar举起手中的东西朝Yinyang笑道,“Yang,你看。”

Gunnar买了上好的红酒助兴。

屋子里溢满了食物的香气,当红酒的瓶塞被拔出的那一瞬间,醇厚的酒香也随之飘出,Yinyang和Gunnar两人举起高脚杯在空中轻轻一碰,玻璃发出了清脆悦耳的响声,“干杯。”他俩相视一笑,复又齐齐补上一句,“为了美食。”


对于Gunnar而言,这一晚十分美好。对于Yinyang而言,想必也是一样。

因为在酒足饭饱之后,Gunnar问Yinyang,“Yang,我下次还能再来吗?”

“当然可以。”Yinyang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与此同时,他眉头上挑,“但是——”

Gunnar在Yinyang还没说完之前就飞快接上一句,“当然,伙食费和人工费是不会少的。”

Yinyang露出了满意的微笑,“Welcome to my home,Gunnar.”

————完————

这篇枪阳完结了,老枪可以名正言顺的登堂入室了。

于是下一部就是My Family,敢死队×狼犬丹尼的同人,也称吉祥三宝【正色

评论(5)
热度(17)

© 迟暮时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