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远雾黄昏』
常年潜水 诸位自便

【敢死队×狼犬丹尼】 My Family ①

阴阳最近有点不大正常。

准确地说,是冈纳觉得阴阳最近有点不大正常。


这件事要从他们的上一个任务说起。

他们刚从战火纷飞的某个小国结束任务回来,任务期间,巴尼让阴阳先护送任务物品回去,而剩余的敢死队队员则替阴阳打掩护,混淆视听。

这次任务历时一个多月,当冈纳坐着巴尼的飞机回到美国的时候,他已经有将近二十天没有见到阴阳了。

巴尼的飞机一落地,冈纳就迫不及待地拨通了阴阳的电话。他一路上都不舍得动自己的手机,为的就是让手机时刻保持在开机状态,以免错过任何他打给阴阳或者阴阳打给他电话的机会。虽然后者的几率小的可怜。

“嘟——嘟——”冈纳竖起耳朵仔细听着电话另一端传来的声响,“Hello?”

电话接通了,是阴阳的声音。

听到阴阳的声音,就算知道对方隔着手机看不见自己,冈纳也下意识挺直了背脊,“阳,我回来了。”

“哦,回来了是吧?”电话另一端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漫不经心。

“阳……”

“冈纳我还有事就先挂掉了,下回再聊。”不等冈纳说完,阴阳很快就挂掉了电话。

于是这只超大只的金毛只能怅然地看着手中渐渐黑掉的手机屏幕。

 

“嘿,你看看冈纳。”圣诞看着冈纳失魂落魄的样子,嘴角直抽抽,用手肘捅了捅巴尼。

巴尼面无表情地看了冈纳一眼,回头对圣诞说,“这是每个人成长不可缺少的一个步骤。”

凯撒站在一旁,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你们知道吗,这就是冈纳老爱欺负阴阳的下场,现在阴阳终于不搭理他了。”

图尔表示赞同,“这就像我的耳朵。”他抬手指了指自己异于常人的耳朵,“可以不爱,但请不要伤害。”

冈纳:“……”

 

接下来的几天,冈纳每天都打电话给阴阳,但每次都被阴阳以各种理由挂掉了电话。

在冈纳有些坐不住的时候,巴尼的一句话,彻底点燃了冈纳脑袋里的炸药包。

 

那天晚上,除了阴阳以外的敢死队队员都聚在酒吧里喝酒。

时钟的指针即将指向十二点的时候,巴尼的手机响了。他低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朝众人做了个口型,便走出去避开嘈杂的环境接听电话。

所有人面面相觑。

刚刚巴尼说的是——It’s Yang.

很快,巴尼就回来了,坐回了自己的位子。

让冈纳他们惊讶的是,巴尼那张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脸,居然破天荒的有些神色诡异。

巴尼看了冈纳一眼,开口,“阳说,他不干了。”

“什么意思?”圣诞抢先发问。

“是哪个混蛋出高价挖走了我们的阴阳?”这是凯撒。

“巴尼,我早就说过了,对于我们这些队员,你可以不爱,但请不要伤害。”这是图尔。

巴尼幽幽地看向图尔,“你什么意思?

“你为什么不给阴阳加工资?”图尔说道。

巴尼:“……”

所有人一边说话,一边注意着冈纳的脸色。

而冈纳正默不作声地埋头喝酒。

巴尼摇了摇头,“阳的意思是,他要彻底退出我们这行。”言下之意就是你们这帮胳膊肘从来不向我拐的渣滓不要再拿工资说事了老子是无辜的啊。

冈纳喝完了面前的酒,一句话都没说,便走出了酒吧。

圣诞想追上去,被巴尼一手拦下,“放心吧,他不会做傻事。”

 

事实上,冈纳并没有做傻事。

他只是顶着冬夜里的寒风一路走到了阴阳家,然后按响了阴阳家的门铃。

门开了,开门的却不是阴阳。

 

冈纳很清楚,阴阳是孤儿,他一直是独居的,那开门的会是谁?冈纳被酒精麻痹的大脑开始艰难的运转,这会是那个让阴阳一直对他避而不见甚至想要彻底离开的人吗?

“喂……”冈纳低头,来人是摸黑开灯的,冈纳借着夜色,只能勉强辨认这是一个矮个子男人。冈纳伸手掐住了这个人的脖子,他清晰地感受到这个男人的脖子上戴着类似项圈的东西“你是谁?”冈纳在开口的同时还忍不住想了想,原来阳有奇怪的嗜好吗?

然而这个小个子男人并不像冈纳想象的那样柔弱。

酒醉的冈纳在轻敌的情况下猝不及防地挨了一脚。

很疼。

冈纳跌坐在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流血了。

他正打算起身好好教训这个小矮子的时候,屋子里的灯亮了,与此同时响起的还有阴阳的惊呼:“丹尼我不是说过了不能给陌生人开门吗,而且现在还是……冈纳!!!!!!你们在干什么?!!!!!!!!!!!!!”

 

冈纳抬头,灯光照耀下,他看到了满脸惊恐的阴阳和……呃……另一个泪眼汪汪的阴阳?

我是在做梦吗?

冈纳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评论(4)
热度(24)

© 迟暮时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