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远雾黄昏』
常年潜水 诸位自便

【枪阳】【冰与火之歌AU】《守誓之人》第一章

一望无际的雪原之上,只有一个渺小的人影缓慢地移动。

积雪已经堆到了他的膝盖,他的每一步都走得十分小心。寒风呼啸,刮过他裸露在外的每一寸肌肤。大雪纷飞,落在他的脸庞,他的眉毛已经结了一层淡淡的冰霜。

他能感觉到奔腾的血液在逐渐冻结,严寒在逐渐侵蚀他的身体,他的意识在这风刀霜剑之中逐渐模糊。但他咬紧牙关,告诉自己决不能在这里倒下。因为他明白,一旦他孤身一人在这片陌生的雪原倒下,大雪将会彻底掩埋他并不高大的身躯,就像他从未存在过一样。

他开始回忆,试图找出能够坚持下去的理由。

 

他模糊的意识开始逐渐回笼,僵硬的身躯仿佛随着思维的清晰而有了一丝温度。他在风雪中艰难地扯了扯嘴角,试图拉出一个笑容。

他透过眼前茫茫无际的雪原看到了很多东西。

阳关透过树枝被割碎成光斑状照射着跪在神木林里祈祷的背影,深红的叶子生长在如同人骨一样颜色灰白的鱼梁木枝干上,炉火熊熊人声鼎沸的临冬城大厅墙壁上挂着冰狼奔原的旗帜,空荡的庭院里回响着他低声却坚定的少年嗓音——“我要加入守夜人军团!”。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我将尽忠职守,生死于斯。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上的守卫。我是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坚盾。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他曾如此起誓。

因为他是绝境长城守夜人军团的一份子,他叫阴阳。

 

阴阳机械的重复着拔腿迈步向前的动作,白茫茫的雪地上留下一排他的脚印,然而很快就被鹅毛大雪掩埋。阴阳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当他见到远方一点稀薄的绿意时,严寒和饥饿终于拖垮了他,他终于坚持不住,失去了意识。

当他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回到了黑城堡。

守夜人军团的总司令巴尼·罗斯,正坐在他的床前。

 

“感谢诸神,虽然我并不是非常信仰他们。”巴尼长舒一口气,伸手将意图起身的阴阳扶了起来,“但是,阳,你终于醒过来了。你失踪的这段时间里我都不知该如何向你的养父交代,要知道……”

阴阳有些受宠若惊,但是比这关怀更重要的是另一件事情,他打断了巴尼的话,“大人,那些野人要袭击黑城堡。”

巴尼闻言收敛了神色,眉头紧皱,问道,“阳,你在鬼影森林巡逻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活着回来了?”

阴阳出神地望着挂在墙上的弓箭,“我们被野人袭击了……”

 

这要从很久以前说起。

绝境长城是七国在北方的一道坚固防线。顾名思义,这是一座巨大的防御工事,从最西端的霜雪之牙山脉,一直延伸到最东端的海豹湾。是由巨石和从冰冻河流中挖出来的巨大冰块组成,经过了几个世纪的修建,才有了如今这般规模的巨大城墙。

守夜人军团,分三个部分——游骑兵,工匠还有事务官。他们是穿黑衣,是绝境长城的守备军。每一个新招募的守夜人在披上守夜人黑衣之前,都要立下守夜人誓言,一旦誓言立下,便决不能再离开,叛逃者会被处以死刑。

而绝境长城和守夜人军团的存在,都只有一个理由——抵御北方的敌人,即异鬼和野人。

 

异鬼是据说是古代先民和森林之子时期,来自塞北永冬之地的一个神秘种族。相传他们强大而又恶毒,几乎凶残地屠尽了维斯特洛大陆所有的人口,是古代先民和森林之子合力才在黎明之战中将他们打回极北寒境,为了防止异鬼再度来袭,绝境长城和守夜人军团应运而生。

而野人,又称自由民,他们是生活在长城以外的民族。巨大的城墙将他们从维斯特洛分离出去,他们坚信一切都是诸神赐予,因此自认不是七国的子民,不遵守七国的法律,更不受七国贵族君王的制裁。他们的文明程度远远落后于七大王国,这同时也使得他们敌视长城以内生活相对富饶的人民,尤其是作为守备军的守夜人军团。更因为守夜人只穿黑衣,野人更喜欢称呼他们为——乌鸦。

然而最令人头疼的是这些自由民的劫掠文化。长城以外的穷山恶水使他们的生活条件常年处于水平线以下,那么种族的延续靠什么?只能靠劫掠长城以内那些相对富饶但战斗力低下的平民。在异鬼被击退后的几百年里,人们渐渐淡忘了异鬼的威胁,野人则成了守夜人军团最主要的敌人。

 

而阴阳身手极好,虽然年纪轻轻身量不高,但他的近身格斗技能在守夜人军团中少有能敌者,因此当他加入守夜人军团后,总司令巴尼·罗斯对他很是赏识,让他加入了游骑兵。

游骑兵是守夜人军团的主要战斗力,他们负责长城以北鬼影森林的侦查和巡逻工作,随时都要做好战斗的准备。

三个月前,阴阳和其他的游骑兵在鬼影森林里例行巡逻。

“阳!你们过来看一下,我发现了熄灭的火堆!”

阴阳和其余的游骑兵循声策马而去,紧接着他们在这附近发现了几处有人生活过的痕迹,例如熄灭的火堆,食物的残渣。

众所周知,绝境长城以外只有异鬼和野人,鉴于异鬼已经消失太久了,那么只可能是野人潜入到了鬼影森林,而游骑兵的责任,就是将这些入侵者,斩杀殆尽。

他们沿着这些踪迹一路追踪,很快,野人和游骑兵的战斗就拉开了序幕。。

然而不幸的是,这是一场有预谋的埋伏——阴阳和他的守夜人兄弟踏入了野人的圈套,野人以多于他们数倍的人手把所有的游骑兵团团包围,这场战斗成为了野人对游骑兵的屠杀。

 

“我本来也该死的。”阴阳把眼神从墙上的弓箭挪到了窗户外头,那里有灰蒙蒙的天空和纷飞的鹅毛大雪。

“但是你没有死,这是为什么?”巴尼拍了拍他的肩膀,“阳,我不是怀疑你。” 

“我知道,”阴阳惨淡一笑,“因为在临死的前一刻,我遇到了一个人。”阴阳握紧了拳头,“塞外之王——冈纳。”

 

事情又回到三个月前的鬼影森林。

直到最后一刻,也没有任何一个守夜人兄弟向野人求饶,让他们放过自己,阴阳也不例外。

在野人的斧头即将砍下阴阳头颅的那一瞬间,一声喝令将阴阳从死亡的阴影里拉了出来。但对阴阳而言,这不是天籁,却是比死亡更可怕的未来。

他突然意识到,在守夜人和野人这场不死不休的仇恨中,是不是有更大的阴谋,在守夜人军团不知道的角落悄无声息地酝酿着。

 

来人是一个就算在野人中也显得身形高大的金发男子,他的脸上有一道伤疤,阴阳在看到他的第一眼就知道,这个人就是传说中的塞外之王——冈纳。

 

“我不是说过了吗,要留活口,为什么你们没有一个人记得我的话?”冈纳拨开人群走了进来,居高临下地看着阴阳。

他弯腰抓住阴阳的头发,令他能够和自己对视,“让我瞧瞧,我看到了什么?”他看着阴阳沾满了鲜血的脸庞,咧嘴一笑,“一只小乌鸦!”

被敌人俯视的屈辱感让阴阳的怒气值瞬间爆棚,虽然他的双手无法挣脱束缚,但他不顾还被抓在冈纳手里的头发,脑袋用力撞向了冈纳的鼻子,随后双腿一蹬,飞起一脚,正中冈纳的脑门。

这一切都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冈纳的手里还抓着从阴阳脑袋上揪下来的头发没来得及放开,他的脑袋就已经被阴阳踹向了大地。

围观的野人震怒,在阴阳身上添了不少新伤口,很快便又将阴阳制服,双手双脚都被绑紧,然后送到了鼻孔里塞着止血布的冈纳面前。

所有人都请求冈纳让自己来制裁这个胆敢冒犯塞外之王尊严的守夜人,但冈纳大手一挥,说了一句话,让他的部下统统闭上了嘴巴。

“把这个乌鸦交给我,我要亲自对付他。”

评论(2)
热度(14)
  1. JYiKz迟暮时分 转载了此文字

© 迟暮时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