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远雾黄昏』
常年潜水 诸位自便

【敢死队×狼犬丹尼】My Family②

阴阳给冈纳惨遭重创的鼻子贴上最后一块创可贴以后,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钟了。

丹尼的脑袋止不住的晃啊晃,晃啊晃,但他还是强忍着睡意坐在阴阳旁边看着阴阳给冈纳的脸上药包扎。

与此同时,冈纳的眼神也从各种角度打量着这个被阴阳称作丹尼而且长得和阴阳几乎一模一样几乎是缩水版阴阳的人——他看起来是个年轻人模样,但是神情举止却像个孩子。不对,冈纳又看了一眼丹尼脖子上的项圈,他更正了一下,是看起来像个不太正常的孩子。

而阴阳和冈纳面对面坐着给冈纳处理伤口,看着冈纳的眼神先是往左漂,再是向右挪,最后跟斗鸡眼似的定格在自己的脸上。他忍不住叹了口气,用眼神示意冈纳闭嘴,然后转头跟睡眼惺忪的丹尼说,“丹尼,你先去睡吧。”


丹尼看了看阴阳,又看了看满身酒气的冈纳,皱着眉头说,“不。”他的目光着重在冈纳遭受重击还依旧坚挺的鼻子上,有些结巴却执着地朝阴阳表示自己的观点,“这个人,危险。”

阴阳在丹尼看不见的角落对准冈纳的脚背踩了下去,这一击就算阴阳穿着家居拖鞋那力道也还是是分量十足。冈纳面不改色的受了这一脚,只有额角悄然冒出又无声落入金发的冷汗能够解释他现在的感受。

“丹尼,那是个误会。”阴阳继续好声好气地劝着丹尼,“冈纳他是我的朋友,不是坏人。”阴阳面对丹尼笑得十分和蔼,犹如春风拂面,但下一刻他扭头看向冈纳,脸上的神色让冈纳以为自己见到了深海里张开血盆大口的鲨鱼,“冈纳,你说,我们是不是好朋友?”

冈纳觉得自己的背心快被冷汗浸湿了,他赶紧站起来揽住了阴阳的肩膀,努力露出一个自以为和善的笑容,“对啊,丹尼,我和阳是非常好的朋友!”他说着还拍了拍阴阳的肩膀。

“是啊,呵呵呵呵呵。”阴阳也伸手,但因为身高差距他揽不到冈纳的肩膀就只能退而求其次揽住了冈纳的腰,虽然他感觉这姿势好像有点微妙的不对劲,“丹尼你看,我们是好朋友哦~”


感受到腰上的重量,冈纳身形一顿,又放松了下来,笑容里也掺杂了几分真心,虽然下一刻他看着阴阳循循善诱地把丹尼带去家里唯一一间卧室的时候,他的脸色立马变成了铁青铁青的妒夫模式,就算他看到房间里是一张单人床加地上铺着一个床垫也减轻不了他对丹尼的嫉妒!

明明上次他因为醉酒被阴阳拖回来的时候是被粗暴地扔在了客厅地板!还独自一个人睡了一个晚上!

为什么这个丹尼就能和阴阳睡在同一个房间里?!

阳!!!!!!!这不公平!!!!!!!!

冈纳心理极度不平衡。


阴阳快把嘴都说干了才让丹尼相信冈纳不是坏人只是他的朋友一切都是误会,再把丹尼哄回被窝里睡着以后,时间已经快要早上五点了。

这乱糟糟的一个晚上……阴阳叹了口气,关上房门走到客厅,坐在了冈纳面前。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阴阳抬手揉了揉眉心,说道。

冈纳看着阴阳紧皱的眉头,一瞬间有种冲动想把它抚平,但是理智又告诉他,现在还不是时候。他只能抬手拍了拍阴阳的肩膀,“阳,放轻松。”


事情发生在三个星期前。

巴尼他们还需要在遥远的国度和敌人周旋,但是在阴阳将任务物品交给雇主以后,这个任务里属于阴阳的部分就已经结束了,也就是说,阴阳可以提早下班了。

想着银行卡里的存款又有了令人满意的上涨幅度,阴阳难得悠闲地漫步在大街上,直到他听到不远处传来的枪声。


阴阳是雇佣兵,是枪林弹雨里走出来的强者,当然不会害怕这些街头枪战。他就站在街头不起眼的一个角落,看着一群人持枪对着一辆白色小车使劲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车里的乘客连同司机都毫无反抗能力,就甚至不曾露面,就被轻而易举地干掉了。

目睹完这一场街头枪杀案,阴阳默不作声地观望了一会儿,正打算转身走人,那辆白色小车的车门突然被打开,然后有一个毛茸茸的黑脑袋钻了出来。

那个人一头黑发乱糟糟的,脖子上似乎戴着什么东西,还穿着一身远远看过去就觉得脏兮兮的破衣服,捂着受伤的手臂,倒退的姿势踉踉跄跄。

阴阳突然有些好奇,按理说坐得起车的人应该不会穿得跟乞丐一样,但他当了雇佣兵多年的直觉告诉他好奇心害死猫,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去掺和的好一点。

下一刻,阴阳就打翻了自己先前所有打算观望的想法。


那个怪人转身了。

他一转身,阴阳就毫无阻碍地看到了这个怪人的脸,阴阳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不然为什么他会看到那个怪人的脸和他长得一模一样。

不,准确的说,是和年轻时候的他长得一模一样。

阴阳震惊地倒退了两步,而那个人也有如神助一般,居然看到了站在街角的阴阳,两个人就这样远远的对视了大半分钟。

这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阴阳不知道在那段时间里自己都干了些什么,但阴阳却看到那个人的脸上分明露出了惊恐惊讶惊喜多种表情,然后他不顾手上的伤口,飞快地朝阴阳跑来。


纵然已经提前被打过预防针,但是当冈纳听到阴阳和丹尼这近乎戏剧性的会面时,他还是忍不住长大了嘴巴,“阳……这可真是……”

阴阳微笑,靠在了沙发上,“冈纳,你不知道,那种感觉,”他仰头看着天花板,“我也说不清楚,但是,”阴阳又转头看着冈纳,看着他那双蓝色的眼睛,“那种感觉,像是满足,又像是欣慰,好像我一个人孤单生活这么多年,就是为了在那一刻,遇到丹尼。”

冈纳看着阴阳,专注地看着阴阳闪亮的几乎要发光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阳,我知道。我明白你的感受。”就像我遇到了你。


冈纳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嫉妒丹尼。


评论(3)
热度(22)

© 迟暮时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