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远雾黄昏』
常年潜水 诸位自便

【敢死队】【枪阳】深夜来电

深夜,阴阳接到了一个电话。

他按下接听键,电话另一端没有人说话,只有浓重的喘息声。阴阳莫名其妙地听了一会儿,勉强分辨出了来人是谁,“冈纳,你又去嗑药了吗?”

“阳,我想你了。”

这话听得阴阳脑门青筋直跳,他尽量按下跳进话筒沿着电话线杀过去暴揍冈纳的冲动,努力保持平静对话,“所以,这就是你在半夜三点钟打我电话的原因?”

然而冈纳却不按常理出牌。

“阳,我想你,我想把你按在床上,看你因为被我压在身下感到不适,想看你推着我的肩膀让我起来。”

阴阳:“……”尺度不是特别高的东方人听傻了,不知道这算不算同行骚扰电话?

“东方人似乎都喜欢含蓄一点的?既然阳你这么害羞,那我也尽量注意一下。”冈纳低哑的声音持续从电话里传出,“我把你的衬衫纽扣一颗一颗咬开,然后用它们把你的双手绑了起来。你抬脚想要踹我,但是你个子太矮了,我甚至不要花多大力气,动动腿就把你牢牢压在了我的身下。看着你赤裸的胸膛,还有那两个小点,我根本压抑不住亲吻它们的欲望。而事实上,我也这么做了。我的舌头绕着它们一圈一圈的打转,看着它们沾满了我的唾液,在灯光下闪耀着光泽,而你,你正在在我的身下发出难以抑制的呻吟,我能感受到你的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正顶着我的肚子,然后一点一点地变大。”

阴阳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不然他怎么会在接到冈纳这个性骚扰电话的时候没有果断地挂掉而是不自觉地在脑海里想象起了冈纳的脸,冈纳的身体,和冈纳低头时垂下的金发。他躺在床上,听着冈纳描写的画面,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起了反应。

这世界疯了,当阴阳把手伸进自己的裤子的时候,他这样想到。

 

“让我猜猜,你现在在做些什么?”冈纳隔着电话问道,然而他却不等阴阳回答就径自继续,“你一定忍不住了吧?我猜你现在一定正抓着顶住我的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

阴阳手里的动作一滞,他另一只手拿着电话想说些什么,但张开嘴溢出的却是沙哑破碎的文字,“你……冈纳……”

“对,就是这样,”电话里的冈纳发出了一声满意的叹息,“你就是这样在我身下叫我的。我亲吻你的身体,你用你那根立起来的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来报答我。我扒下你的裤子,把这根小东西含在了嘴里。你在我手下猛烈地颤抖了起来,你带着哭泣的声音在恳求我,‘冈纳,别这样……’”冈纳轻声笑了起来,“你们东方人真是太害羞了。但我不是东方人,我喜欢看着我的人在我身下求我。我轻轻地舔弄着你的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我清楚地感受到了它在我的嘴里抽动了一下,你正在努力把你的腰向上挺,好让你的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在我嘴里能更爽一些。”

阴阳忍不住闭上眼睛,在一片黑暗中描绘着如果冈纳伏在自己身上的情景,自己只要一低头,就能看见他的金色脑袋……阴阳下意识加快了手下的动作。

 

“然后你就在我嘴里射了出来,我把你的东西全都咽了下去,可是还是有一些滴在了我嘴边,我接下来要怎么办?我只能就着你的手把它们擦掉。”阴阳清晰地听到了冈纳砸吧嘴的声音,“你说你该怎么回报我?”阴阳不回答,冈描绘着这不存在的画面,“我把你的身体翻了过来,让你的脸压在枕头上,我咬住你的后颈,问你愿不愿意让我法克鱿。我看到你侧过的脸上还带着眼泪,我凑上去把它们都舔掉了,然后我用我沾着润滑液的手指捅进了你身后的洞口。”

阴阳喘着粗气终止了冈纳,“闭嘴!别说了!”

冈纳低声笑了起来,“是的,你就是这样侧过头看着我,眼角还带着眼泪,和我说‘冈纳……别这样……’我可不想理会你这心口不一的东方人,我一共捅进了三根手指,它们在你的身体里得到了温暖而又湿润的待遇,我忍不住在想,如果我的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捅进里面,那肯定是比这还要美妙的感受。当然,我迫不及待的抽出了我的手指,打开你的双腿,挺身进去,那一瞬间,我听到了你的叫声,你在低声喊我出去。‘不,我不能出去。’我这样回答你。在刚进去的时候,你下面还不足以容纳我,你很难受,我也很难受。”电话那端的冈纳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仿佛真的有一个阴阳在和他一起陷入了进退维谷的两难境地。

阴阳被冈纳的声音蛊惑了,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跟他一块想象着那个画面。

“我在你耳边和你说,‘忍一忍,很快就好了。’然后我慢慢地在你身体里抽动,来回进出,很快,你就适应了我。我看到你咬紧了自己的嘴唇,不想发出呻吟。于是我只能狠狠地顶你,你就算嘴巴闭地再紧,也别想掩饰你根本就很享受的事实。我想对你做这样的事很久了,阳。”冈纳嘶哑的声音透过电话传入阴阳的耳朵,“你不知道我有多想把你圈在我的身下,让你哭着求我,求我给你也求我放过你,然后让我把你干得浑身颤抖。”

阴阳保持沉默,然后他听到电话那头似乎传来冈纳一声隐约的叹息,“早点休息吧,晚安,阳。”

重归寂静的阴阳呆呆的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直到手里的手机屏幕黑了下来,他闭上眼睛,把自己埋进了被窝。


我说我写肉很耻你们都不信。
为什么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又重出江湖了呢是因为胖次让我点燃了再次开炮的欲望有谁被我的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吓哭了的话请自行抽打胖次。
以及,舔舔,我最终还是补全了这个real phone sex......掩面

评论(11)
热度(27)

© 迟暮时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