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远雾黄昏』
常年潜水 诸位自便

【枪阳】【校园AU】新年快乐

阴阳穿了一身白大褂,正端着一盘从实验室战斗一线退下来的臭气熏天的幼鼠,口罩手套一应俱全。走廊里路过的学生无一不对阴阳退避三舍,就连阴阳自己全副武装了也还是差点被实验鼠的味道恶心死,只恨自己没能拿个防毒面具戴上。

为了尽早赶到处理中心解决这一堆东西,阴阳脚下那叫一个虎虎生风就差没跑起来,谁料在经过拐角的时候冷不丁地,他就撞上了一堵黑色的“墙”——他撞到人了。

阴阳瞬间被撞得头昏眼花,但这不要紧,他不过朝后踉跄了几步就可以站稳了,但关键是他手里的实验鼠,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撞,从盘子里飞了出去。


SEVEN HELL!

阴阳被口罩包住的脸立马就一片青紫红绿简直可以开染坊了,他感觉自己眼前的一切就像是被调慢了节奏的慢镜头——血呼啦的实验鼠在半空中划出一道惊心动魄的弧度,而自己却被撞到了反方向,他拼尽全力扔出自己手中的盘子想接住实验鼠却没找到正确的落脚点,金属的盘子“咣当”一声掉在了地板上。

这画面太美阴阳不敢看。

就当阴阳沉浸在“打翻了实验鼠绝壁要被导师和师兄师妹们嘲笑致死”的悲惨幻想中时,一双大手拾起了地上的盘子在实验鼠堪堪落地的那一瞬间接住了他们。


恩人呐!!!

阴阳两眼发光地看向那双大手的主人,却发现恩人就是刚才撞上他的那堵黑色的“墙”。

纵使阴阳被口罩遮去了半张脸,他也没法掩饰自己脸上火辣辣的一片红,他连忙走上前接过那盘实验鼠,朝对方连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太急切了。”


这小子长得可真不错——看清了撞到自己的人那半张没被口罩遮住的脸以后,冈纳的大脑就做出了判断。

一头柔软的黑发,一对因为惊慌而皱在一起的眉毛,一双因为急切而显得亮闪闪的眼睛,还有一张因为窘迫而红透的脸,虽然被碍事的口罩遮住了半张。

冈纳饶有兴趣地看着面前的小个子不停地朝自己道歉,就算对方手里端着一盘臭烘烘的实验鼠也没能打断他的兴致。


“没关系。”冈纳拍了拍阴阳的肩膀,冲他扯了扯嘴角,

阴阳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才刚到对方胸口,他抬头看向对方,一头耷拉在脑袋上的金发落入自己眼帘,他突然有些不好意思地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阳,快去处理中心把它们处理掉。”熟悉的声音从阴阳前面传出,阴阳吓了一跳,这才发现自己的导师巴尼正站在冈纳旁边捂着鼻子皱眉看着自己。

“是!”阴阳下意识站直了身体,说了声再见以后就加快步伐离去了。


冈纳看着阴阳的身影一路远去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他转头问巴尼,“那是你的学生?”

“是啊。”巴尼抬眼看向冈纳,“怎么?”

“很可爱。”冈纳说道。

“……”


这是阴阳和冈纳的第一次见面。

他们第二次见面,是在学校的校庆晚会上。

当时阴阳站在窗边端着一杯矿泉水看着不远处,他的师兄圣诞站在老师巴尼身旁和学院里的一个名叫教堂的大老板聊天。聊了没多久,他们系里的教授战壕也走过去加入了谈话。

阴阳打了个哈欠,正感觉有些无聊,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了阴阳面前。


“好久不见。”冈纳率先打了个招呼。

今晚的阴阳穿了一身黑色的西装,里面是一件深蓝色的衬衫,搭配一条同色领带,整个人看起来和初见时冒冒失失的小家伙简直判若两人。而且最关键的是,阴阳这回没有戴口罩,冈纳终于看到了一个完整的阴阳。

简直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软绵绵的气息,冈纳看着阴阳忍不住在心里自我陶醉了一番。


阴阳抬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大个子,一身壮硕的肌肉被工整的黑西装白衬衫包住,半长不短的金发耷拉在脑袋上,蓝宝石一样的眼睛里倒映出自己抬头的模样。

阴阳迟疑了一会儿,脑海里飘过了一群飞在半空中的实验鼠,啊,那可真算不上是多好的回忆,“你是……”

“我叫冈纳·杰森。”冈纳摇了摇手里的酒杯朝阴阳示意。

阴阳这才回过神来,拿着矿泉水杯子和冈纳的高脚杯碰了碰,“你好,我叫阴阳,你叫我阳就可以了。”


巴尼在转身叫侍应生给自己添酒的时候,看到冈纳和阴阳站在窗户旁边相谈甚欢。圣诞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怎么了?”

你师弟要给人拐走了,巴尼心里想着,但是面上没露出丝毫痕迹,“没什么。”


十二点的时候,全场的灯光都暗了下来,音乐声也都静止了,不远处的钟楼敲响了新年的钟声,“铛——铛——”悠扬的钟声在夜幕里回响,五颜六色的烟火飞上天际,随后四下散开。

冈纳低头看着此时正全神贯注盯着窗外夜景的阴阳,夜空倒映在他的眼睛里,恍若一潭清泉。


“师兄!”露娜没注意到阴阳背后站了只大金毛,端着两个杯子游鱼一般从人群里钻到了阴阳身边。

她换下阴阳手里的空杯子又递给他一杯水,然后举起了自己手中的另一杯香槟,“新年快乐!”

阴阳亦是举杯,“新年快乐。”


随后全场欢腾,灯光再一次亮起,所有人都跟着音乐跳了起来。冈纳拍了拍阴阳的肩膀,拉着他的手想跟他挤到舞池中心晃两圈,却不想阴阳被他带得身子一歪,倒进了他的怀里。

哟,投怀送抱?

冈纳在心里吹了个口哨,刚想自己晚上是不是有艳福,低头一看,阴阳的脸已然红彤彤了。冈纳挑了挑眉毛,视线挪到阴阳手里的杯子,他毫不费力地就把杯子从有些不省人事的阴阳手上拿了过来放到鼻子边上一闻,扑鼻而来的酒味让冈纳露出了一个了然的笑。

只怕阴阳是让自己的小师妹给戏弄了一番,往水里掺了酒,阴阳一时不查就中了招。

不过这也不错,冈纳挑了挑眉。

他虽然不知道中国有句话叫做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但是这类似的道理他还是懂的。送到嘴边的肉,不张口吞下去怎么能成呢?

到这时候,冈纳比阴阳高出将近三十厘米的身高优势就体现出来了,他这一番大摇大摆把人扶走的举动,会场上这么多双眼睛愣是没一个看出来,不过这也托了新年狂欢的福,即便是有人看到,也只当是有人不胜酒力,让朋友给带回去了。


阴阳在冈纳把他放在副驾驶位上的时候就已经睡着了,冈纳替他绑好安全带,看着阴阳清秀的眉眼在被酒精染成了漂亮的粉色,冈纳忍不住凑了上去,和熟睡的阴阳贴得极近,却没了下一步动作。

“唉。”冈纳沉重地叹了口气,阴阳是被恶作剧给灌倒的,如果自己不是刚巧在旁边,哪能这么巧就把人带走。想到这里,冈纳看着他毫无防备的睡颜就什么想法都没了。

“I'm a nice guy.”冈纳嘟囔了一句,把nice guy在心里念了好几遍,最后俯身在阴阳脸颊轻轻碰了一下,踩下油门便回家了。


第二日清早,阴阳是在一阵头疼中醒来的。

他揉着脑袋从床上爬了起来,迷迷糊糊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很陌生。

我这是在哪里?

阴阳骤然清醒过来,抬手就察觉了身后温软的触感。这下,什么头疼什么睡意都让他吓到了九霄云外去。

酒后乱性一夜情这类的词汇立刻沉甸甸地压在了阴阳脑袋上,阴阳颤抖着转过身去,看见一个毛茸茸的金色脑袋埋在枕头里,显然睡得正香。

有点眼熟啊……阴阳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撩开他的金发,指尖不小心碰到了他的脸颊——果然,是冈纳。

脸上轻微的异物感让冈纳有些不适,他迷迷糊糊睁开眼,就看见阴阳正愣愣地看着他。

“Good……”冈纳正想打个招呼,阴阳就跟见到鬼一样瞪着眼睛往后退,跌到了床下,手脚并用地跑走了,紧接着客厅外“砰”的一声,屋子里又安静下来了。

“……morning……”冈纳补完一句早上好,揉了揉还有些迷瞪的眼睛,他从床上站起来,拉开窗帘,一眼就看到了外头阴阳穿着深蓝色衬衫跌跌撞撞跑走的背影。


阴阳跑回家以后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反应好像……有点过度了……

他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西装外套估计是为了睡觉方便被脱了,其余的衬衫西裤皮带一样不少。

老实人阴阳从衣柜里抓了换洗衣服出来后去浴室冲了个澡,他的脑海里不停浮现一双宝石蓝的眼睛饱含笑意的看着自己,连带着那一头老是耷拉着的金发都显得璀璨生辉。

阴阳站在蒸腾的水汽里叹了口气,待会还是去冈纳那里道个歉吧,外套还忘了一件在他那里呢……


冈纳在早上阴阳走了以后又一头扎回床上睡了趟回笼觉,一直到下午才爬起来伸了个懒腰,简单洗漱以后肚子空空的冈纳正打算出门觅食,就看见门口站了个手举在半空中的阴阳——显然他正打算敲门。

“嘿,阳,”冈纳呆了一下,抢先打了个招呼,“下午好。”

“下午好,冈纳。”阴阳顺便举起了手中的饭盒,“我包了点饺子带给你,昨晚多谢你照顾我了。”

冈纳闻言,双手环胸靠在门上,看着阴阳笑弯的眉眼,正色道,“阳,我是从北欧来的,你知道我们家乡的新年习俗是什么吗?”

“是什么?”阴阳有些不解。

“是要说……”冈纳弯腰,贴着阴阳的额头,轻声说道,“新年快乐。”

“啊……”阴阳吓了一跳,抬头看向冈纳,却不妨他们俩里的太近,这一动,就从脸贴着脸,变成了嘴贴着嘴,阴阳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只剩下了唇缝里钻出来的四个字——“新年快乐。”


评论(2)
热度(22)

© 迟暮时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