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远雾黄昏』
常年潜水 诸位自便

【敢死队】【枪阳】十厘米阴阳①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有人不知道隔着网络和自己聊天的到底是人还是狗,有人不知道自己微信摇来的炮友到底是美女还是人妖,当然也有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觉醒来就变成了某人床头的十厘米手办。

让我们把时间线调到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再把视野转到一个窗帘没拉紧而窜进了几缕阳光的卧室里,床上的冈纳摊成一个中文“太”字型,呼噜打得震天响,显然睡得正香。

他睡前原本盖在肚皮上的毛毯已经被踢到了地上,而就是这条在地上安安静静躺了一个晚上的毛毯,此刻突然以一种相当可疑地姿态缓缓局部蠕动了起来。那条不断起伏的曲线一路从毛毯中间挪到了边缘,最后,探出了一个很小很小的……黑脑袋。

 

现在再让我们把时间拉回前一个晚上。

敢死队众人又聚在一块喝酒,圣诞和医生又各自拎着一把飞刀飞来飞去美其名曰切磋技巧,凯撒和露娜拿着阴阳喝空的塑料矿泉水瓶当做话筒开始了男女声RAP对唱,高格和道路终于成为了彼此人生中难得的知己,两人以1+1>2的大无畏姿态在所有人的耳边嘚啵嘚啵嘚啵嘚啵成功嘚啵倒了敢死队其余几块小鲜肉,只剩下巴尼一脸生无可恋地拿着啤酒瓶时不时喝上一口,虽然他那张面瘫脸不管怎么看都是面无表情。

而阴阳,则是拖着一只巨大的金毛冈纳走在寒冷的夜风里。

他是被战壕踹过来给巴尼传信的,递完话以后他就走了,但冈纳在阴阳出门的同一时间咬着他的步伐跟了上来。阴阳迈了没几步路就忍不住回头,“冈纳,你怎么了?”

这只巨大的金毛带着一身的酒气走到阴阳身边,长臂一伸就揽住了阴阳的肩膀,嘴里嘟嘟囔囔,饶是阴阳耳力非凡也听不出他在说些什么。

阴阳对这醉鬼有些无奈,抬手扯下冈纳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想把他拖回冈纳那里,刚拖了没两步,阴阳就感觉自己有些头晕,他在“冈纳实在太重了压得他头晕目眩”和“冈纳酒味太浓了熏得他生不如死”这两个选项间摇摆了一会儿还没来得及找出一个正确选择就非常俗气的眼前一黑,紧接着他感觉自己落到了一个黑乎乎的地方,接下来他怀疑自己像是让人套在了麻袋里,然后被挂在一个巨型老式秤杆上起起落落,起起落落。

猛烈的失重感让阴阳感觉五脏六腑都要错位,整个人难受到毫无反抗能力。在经历了一段犹如海上浮萍的遭遇以后,阴阳感觉自己被连人带麻袋摔到了地上,最终失去了知觉。

冈纳丝毫没有察觉身边有任何不对劲,他只是晃了晃脑袋,深感自己不胜酒力居然以为自己拉住了阴阳,而后一路摇摇晃晃地走回了家里,把外套往床上一甩,迅速杀向浴室冲了个战斗澡以后,姿态豪迈地扑到了床上,扯过毛毯呼呼大睡。

 

遭到突发情况的阴阳是在简直烦死个人的呼噜声里醒过来的。

他发现自己整个人都被埋在了一层厚重的毛毯之下,然后他蹑手蹑脚地拨开了身前重重毛毯,在钻出了毛毯的那一瞬间,阴阳呼吸到了并不新鲜但比起被闷在毛毯里好多了的空气,和一张大床。

阴阳表示如果此时他有小伙伴在场的话他们绝对跟他一起惊呆了。

因为那真的是一张大大大大床。

阴阳张大了嘴呆愣愣地走上前去,他的个子甚至还够不上这张大床的边沿。阴阳的脑海里瞬间飞过了很多,从死神小学生被喂药缩小到大人国游记再到小人国事件簿最后到鼓手和凯撒那群损人老爱吐槽他的身高,各种形形色色匪夷所思的猜测全都汇到阴阳嘴边,最后变成了一句经典的中式问候——卧了个大槽!

阴阳被惊得倒退了好几步,甚至因为没有察觉到身后的巨大毛毯而被绊倒在地,他转动着自己的小脑袋,他的周围尽是那些按比例放大了好几十倍的家居用具。

那张大床就不赘述了,阴阳看着墙边巨大的书柜,上头堆满了各种书籍,他丝毫不怀疑这堆书随便哪本砸下来都能把现在的自己砸成一团正宗中国风味的肉馅,还有床头柜上巨大的闹钟,简直就像平时见到的钟楼一样醒目,还有被随意扔在地上足以装下上百个自己的牛仔外套,大得能让自己在里头打滚的拖鞋……且慢!阴阳僵着脖子扭过头看了那件外套好几眼,这衣服,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阴阳努力回想了一下,自己最近见过战壕穿骚包花衬衫,见过露娜穿漂亮的露背小红裙,见过医生一直保持在敢死队审美水平线上的绅士小马甲……他见过有谁穿的这种牛仔外套?

答案是冈纳!!!!

想到这里,再仔细听听从自己醒来之前就没有停过的烦人呼噜声,阴阳的眼睛犹如被按下了开关的小灯泡一样“叮”的亮了起来,他迈开步伐助跑几步一跃而起,借助床头柜上的雕花刻纹手脚并用,三两下就爬到了床上。

果不其然,阴阳看见了比自己大上N倍的冈纳正打着呼噜睡得香甜。

可能是觉得自己莫名其妙变成了迷你小人而冈纳还一脸无辜的睡懒觉,阴阳此刻分外不开森,他揪着冈纳的头发爬到了他的脸上,并在冈纳察觉到脑袋上有异物抬起胳膊一巴掌拍过来之前在他耳朵旁边大喊——“冈纳!!!!!!!”

然后阴阳的眼前一阵天旋地转。

 

冈纳是被吓醒的。

他睡得迷迷糊糊感觉有小虫子爬上了自己的脸,正打算把它拍扁却真切听到了阴阳在他耳边喊他的名字——“冈纳!!!!!!!”

冈纳一个抖机灵猛地坐了起来,他感觉到脸上的异物感消失了,但是阴阳的声音还在他耳边回响。

“还是再睡会儿吧……”冈纳觉得自己睡迷糊了,他抓了抓头发打了个哈欠躺回床上,打算再睡个回笼觉补充体力。

“冈纳!!!看这里!!!”

冈纳又从床上坐了起来,他好像又听到了阴阳的声音。

可是自己最近既没吸毒也没带阴阳回家啊,鉴于前者已经戒掉而后者又从未实现过,冈纳断定自己是没睡醒出现幻觉了。

然后他就发现有个小东西在自己肚脐眼旁边跳来跳去,然后冈纳原本睡眼惺忪的脸庞变成了——Σ(っ °Д °;)っ 

这是阴、阴阳?Σ( ° △ °|||)︴ 

 

阴阳在冈纳第一次猛地坐起的时候就从冈纳脸上摔到了冈纳身上,他只能一边在心里暗道自己太过急切一边让自己在半空中手舞足蹈努力保持平衡以求平安着陆。

最后他终于在冈纳的肚皮上站稳了,但是冈纳居然又……又……又躺下去了?!!

阴阳气急败坏地第二次大声叫冈纳的名字,并且挥动着手臂企图多增加一些存在感让他看向这里。

冈纳尚有些睡意的大脑瞬间清醒了,他瞪着眼睛和自己肚皮上的小阴阳你看我我看你看了很久,“我这是在做梦吗?”冈纳喃喃自语。

阴阳抬起一只脚狠狠踩了下去,“你不是在做梦。”

轻微的刺痛从肚皮那里传来,“但这还是……”冈纳朝阴阳伸出手,阴阳会意跳到了他的手上,然后冈纳端着手心里的阴阳把他放在了自己眼前,“太不可思议了啊,阳……”冈纳这样说着。

阴阳叹了口气,双手环胸盘腿坐了下来,难得愁眉苦脸,“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一觉醒来就变成了这样。”

 

虽然这样有些不对但是看着如今坐在自己手心里小脸皱成一团的小阴阳,冈纳还是觉得此生无憾了……

在心里喜滋滋了三秒以后冈纳尽量保持着平静的语气和阴阳说道,“既然这样的话,想吃点什么吗?”

阴阳用一脸“这种时候你居然还想着吃”的▽_▽表情看着冈纳,冈纳挠了挠头,“阳,这不是怕你饿着吗?还是说,我们去找巴尼他们问问?”至于战壕那个阴阳的正牌老板?让他滚一边去吧,冈纳自觉无视了他。

“不!”阴阳斩钉截铁地拒绝了冈纳的问题,开什么玩笑,变成这种十厘米手办就已经够丢人的了,让冈纳知道那是迫不得已,再让巴尼道路那帮人知道,那他就要被变本加厉地吐槽一辈子身高了!

但是这种理由是绝对不能让冈纳知道的,阴阳面不改色地和冈纳说,“这种事情流传出去还是比较危险的,暂时只要我们两个人知道就好了。”阴阳边说边点了点头,末了还加上一句,“战壕那边也不要说。”

求之不得!

冈纳在心里默默对月嗷呜:“计划通√!!!!!!!!!”

他就知道阴阳是绝对不乐意让自己现在的样子被别人知道的,冈纳按捺住内心的兴奋跟阴阳说,“阳,那我待会帮你向巴尼他们打听一下这类事情,不会把你暴露出去的,这段时间你就在我这里住下吧。”

阴阳盘腿坐在冈纳手上,一脸沉重地点了点自己的小脑袋,“说这话之前,冈纳你能把裤子穿上吗?”

冈纳·裸睡·杰森写作羞涩读作暗爽地默默起身穿衣服。

 

然而在冈纳才刚把牛仔裤套上,还没来得及穿衬衣的时候,冈纳就接到了巴尼的电话,“Hello?”

“冈纳?这么早就醒了?”习惯了这个北欧酒鬼宿醉未醒的德行,如今一大早就听到他明显神志清楚的声音,巴尼还是有些惊讶的。

冈纳看了坐在枕头上的阴阳一眼,朝他做了个“巴尼”的口型,然后坐在床边伸出手,阴阳会意站了上去,然后被冈纳放到了肩膀上,“有什么事吗?”

“战壕问我要人。”巴尼简单明了地跟冈纳解释了一下,就是昨晚派阴阳跟巴尼传话的战壕今天没找着自己的东方小队员,就找到了自己下属的前老板家里。一大早就被扰了清梦的巴尼睁着一双死鱼眼回忆了一下,就把电话打到了昨晚和阴阳前后脚离开的冈纳这里。

阴阳站在冈纳肩膀上将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他扒拉着冈纳的脑袋凑在他耳边说,“把电话给我。”

而电话另一端的巴尼不负老兔子之名,察觉到了冈纳那头情况有异,耳朵微不可及地动了动,“冈纳,我是不是听到了阳的声音?”

“WHAT THE HELL?!!!!!!!!!”站在一旁的战壕立刻嚎叫了起来,他抢过巴尼手里的电话,语气之糟糕让人不由得相信如果冈纳站在他面前他绝对会提起机关枪把冈纳哒哒哒哒哒给哒成筛子,“嘿!!科学怪人!你把我的队员拐到哪里去了?!!”

冈纳开了免提,把话筒朝上平放在床铺,然后阴阳坐在话筒旁边安抚他的老板,“战壕,你想太多了。”

“阳!告诉我!那个科学怪人有没有对你做些什么奇怪的事情?!!”战壕问道。

“……”阴阳一头雾水,“战壕你都在想些什么?”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听起来战壕似乎长舒了一口气,“阳你……”

不等战壕继续说些什么,阴阳就打断了他的话,“战壕你还有没有事了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挂掉了好的就这样白白。”阴阳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小叮当之势不带标点符号说完这段话以后抬脚就踩上了电话挂断键。

挂断电话的阴阳一抬头,就看到冈纳依旧保持着不穿上衣的半裸姿态一脸无辜的耸肩看着他,阴阳:“……冈纳你知不知道战壕刚刚说的奇怪的事情指的什么⊙o⊙?”

当然是【哔——】和【哔——】和【哔——】啦,冈纳在心里说道。不过他面上还是非常困惑地看着阴阳,“我也不知道呢╮(╯▽╰)╭”

 

穿好衣服洗漱过后,阴阳站在冈纳肩膀上被他带到了厨房,期间阴阳一直抓着冈纳的领子固定住自己以防冈纳走动时把自己甩到地上。

然后阴阳被冈纳放到了餐桌上,看着冈纳本就高大的身躯如今以高大×N的姿态在厨房里来回走动,面包牛奶餐盘刀叉一一摆到桌上。

冈纳切了一小块火腿,然后用一根牙签插好,装在小盘子里推到了阴阳面前,同时冈纳还用平常装酱料的迷你小碟子倒了点牛奶给阴阳。

阴阳说了声谢谢,拿着牙签叉起了这份迷你早餐。

 

用完早饭,再用大小足以把自己包裹起来的纸巾擦干净嘴巴以后,阴阳坐在料理台旁边看着冈纳洗盘碗,同时说道,“既然刚才我当着巴尼的面跟战壕说我没事了,那么冈纳你现在就先不要去找巴尼,免得他想太多。”

冈纳背对着阴阳露出一个得逞的微笑,说了声OK。

 

既然不能找巴尼,阴阳现在这么小一只出门溜达也不合适,冈纳在收拾好厨房以后就提出看电影,阴阳欣然同意。

冈纳从电视柜里翻出一大叠CD,把它们一一摊在阴阳面前,“《DIRECTCONTACT》?《ROCKY IV》?还是《ICARUS》?主演是个北欧人,挺有名的。”冈纳跟阴阳逐个介绍道,“还有中国演员的片。阳,你看,《龙之吻》?或者说《狼犬丹尼》?其实《宇宙追缉令》也很不错啊,这几部都是动作片,同一个人演的,很可爱,我很喜欢他。”说完以后冈纳想了想,又补上一句,“不过我觉得你平时的功夫比他们更有看头。”

阴阳看着眼前这些一个个都跟自己差不多高度的CD,正感觉有些眼花缭乱,一张被夹在角落的CD引起了他的注意。阴阳迈过茶几上的重重阻碍朝它走去,同时问冈纳,“那部片子是什么?好像是……”阴阳顿了顿,眯起眼睛想看更仔细些,“感觉有点耳熟啊,HAP……”

不等阴阳走过去看清楚,冈纳长臂一伸就把那张CD扔到了敞开的电视柜里,“你眼花了,阳,那部是《不二神探》,剧情烂死了。”

阴阳闻言点了点头,“那部我看过,是挺烂的,不过里头快退休那警察演得还不错。”

而敞开的电视柜里,只有一张写着《HAPPY FEET》的CD孤零零地躺在里头。

 

正当一大一小两个人对着一堆CD选择困难症的时候,冈纳家的门铃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冈纳和阴阳对视了一眼,随后阴阳主动跳到了冈纳上衣的衣兜里,透过衣兜的纽扣缝来观察前方。

来的是巴尼。

冈纳在开门的一瞬间就在心里骂了句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巴尼进屋以后,冈纳朝屋外探出半个身子,巴尼看了问道,“冈纳,你在干嘛呢?”

冈纳头也不回,“看你有没有带了战壕那混蛋来。”

巴尼:“……”

 

把门关上以后,冈纳让巴尼在客厅坐下,借着开冰箱拿啤酒招待他的借口躲到了厨房里。阴阳掀开冈纳衣兜,露出一个脑袋看着冈纳。

冈纳:(⊙_⊙)?

阴阳:╮(╯_╰)╭

冈纳:o(>﹏<)o

阴阳:o(╯□╰)o

这番眼神交流最后以阴阳做了个随机应变的口型告终。

 

冈纳拎着几瓶啤酒坐到了巴尼身边,巴尼秀了一下什么叫徒手开瓶盖以后,啜了一口啤酒四下张望了一会,八卦之心呼之欲出,“听战壕说阴阳在你这里?”

冈纳嘴角一抽,“是啊,不过他接完战壕电话以后就走了。”

巴尼耸了耸肩,眼神扫到了面前茶几上摊着的一堆CD,“你打算看电影么?”

冈纳木然点头,“反正下午没事干,就翻出来看看。”

巴尼在这堆CD里翻了翻,“哟,《ROCKY》!经典动作片!我喜欢!”

冈纳:“……呵呵。”

于是冈纳想和阴阳看电影没看成,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怀揣一只阴阳陪巴尼看了《ROCKY》一二三四和相关的史泰【哔——】系列。

 

在天终于黑下来的时候,冈纳总算送走抱着怀旧情结看了一下午老电影的巴尼。

在关上门的那一瞬间,冈纳和口袋里的阴阳不约而同地长舒一口气。

冈纳低头,发现阴阳也抬头看着自己,两人不禁失笑。

“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巴尼有这爱好呢?”冈纳说道。

阴阳闻言点头,显然深有同感。


评论(3)
热度(15)

© 迟暮时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