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远雾黄昏』
常年潜水 诸位自便

【敢死队×狼犬丹尼】My Family③

男人犹如毒蛇吐信一般舔舐着女人光洁的脖颈,手掌急不可耐地摩挲着滑进女人衣领深处,手指上的戒指在那幽暗的衣物深处闪着诡秘的幽光,随后一声枪响,鲜血四溅。

丹尼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身上穿的也不是自己破破烂烂的外套,而是自己从未接触过的柔软衣服。还没从噩梦中完全恢复过来的丹尼再度受惊,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木头床板经受不住一个成年男人如此剧烈的动作而发出了“砰”地掉了一块到地上。

丹尼不知道这是床板在抗议,反而把它误认成了紧追不放的枪声,丹尼一个翻身下床,躲进了自己认为最安全的地方——黑暗的床底。

房门被打开,丹尼透过床沿看到一双穿着家居拖鞋的脚走了进来,“Hello?”他听到进来的那个人这样问道。

丹尼缩成一团躲在狭小的床底下,惊惶的眼睛里倒映着那双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家居拖鞋最后在床沿边站定,一个就像是把什么东西放在桌上的声音在丹尼头顶响过以后,整个房间就安静了下来,如果不是床边那双套着家居鞋的腿还一动不动地立在丹尼眼前,丹尼几乎要以为刚才没有人来过这里。

丹尼有些困惑地歪了歪脑袋,床底下的环境不是太好,地板上的灰尘顺着他的动作飘进了他的鼻子,丹尼伸手想要拍飞那些脏东西,却一不小心牵动了手上的伤口,疼得他整张脸皱成了一团。


阴阳觉得这一时半会的估计是不能指望床底下那谁主动爬出来了,因为躲进床底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成年男人会干的事情,也许他是因为车祸的缘故暂时有点精神失常?

阴阳站在床边想了一会儿,然后猛地一弯腰把脑袋凑近床底, “Hey!”

丹尼被阴阳这独特的打招呼姿势吓得整个人弹了起来,结果一弓起身子就撞上了床板。阴阳看着床底下的人干着连自己小时候都不会干出的蠢事,他也有样学样趴在地板上,对丹尼说道,“那里太小了,你还是出来吧。”

阴阳一边说着,一边空出一只手从一旁的床头柜上拿了一块面包下来,这是刚才阴阳猜测丹尼昏迷了这么多天也差不多该醒了,才装了点吃的在托盘上端进来。

“你看,”阴阳晃了晃手里的面包,“你昏迷了好几天,都没吃什么东西,得吃点东西。”

丹尼的肚子非常配合地跟着阴阳晃动面包的动作“咕咕咕”响了起来,他的眼睛直勾勾盯着那块面包,没受伤的那只手下意识伸了出去。阴阳见状嘴角一弯,一只手快如闪电拽住了丹尼的手腕,然后用力向后一拉,丹尼猝不及防之下整个人都让阴阳拖出了床底。

阴阳一只手抱住丹尼的腰,另一只手把丹尼的脑袋按在自己的肩膀,丹尼低声惊叫想要甩开阴阳的手,却被阴阳牢牢塞在了自己怀里不放他离开。

阴阳任凭丹尼在他身上拳打脚踢甚至还张开嘴咬了自己,他只是咬紧牙关,阴阳一直努力让自己忽视差点被丹尼咬下一块肉的肩膀和他身上被丹尼明显超出普通人水准的拳脚力道给伤到的各个地方,尽量在不碰到丹尼伤口不伤害到他的情况下把丹尼禁锢在自己怀里。


丹尼不知道,当阴阳弯下腰看见躲在床底下的丹尼顶着跟自己一样的脸露出惊慌失措的神情时候,他就不自觉被对方懵懂的眼神牵动了内心一块不为人知的柔软地方。

可阴阳从小就是个孤儿,成年后又长期从事高危工作,当然没有什么和小孩子相处的经验。因此在阴阳决心尽最大努力向对方表达自己的善意时,他选择了最简单粗暴的那一种方案——用面包做诱饵引诱对方,然后强行把他从床底拽出来塞到自己怀里,不让他动,不给他一丝一毫逃走的机会,直到他能够接受自己。

阴阳搂着丹尼僵持了不知道有多久,等到阴阳察觉到丹尼那一口咬住自己肩膀的好牙有了显著松懈的时候,他意识到丹尼终于因为枪伤和长时间没进食而感到疲劳。阴阳这才敢降低那只按着丹尼脑袋的手的力道,但他另一只手还是牢牢抱着丹尼的腰不敢松开。

阴阳把丹尼的脑袋转到自己面前,他的视线直截了当地对准丹尼的眼睛,一字一顿说道,“我不会伤害你的。”

丹尼小心翼翼地看了阴阳一眼,然后又扭头瞥了瞥那块阴阳最初用来引诱他的面包,可惜面包早就在两人之前那一番激烈打斗中壮烈牺牲了。

阴阳顺着丹尼的视线看到了那块面包惨不忍睹的模样,一时忍俊不禁。这时候丹尼在他怀里挣扎的力度已经小了很多,不再像刚开始那样差点连身经百战的阴阳都招架不住。

“我叫阴阳,你可以叫我阳。”阴阳开始自我介绍,同时他抱着丹尼靠在一旁的床头柜,放开了丹尼的脑袋,然后反手从床头柜上的托盘里又拿了一块面包下来,送到了丹尼嘴边。

“吃吧。”阴阳说道。

丹尼双手接过面包低头狼吞虎咽了起来,阴阳见状放开了抱着丹尼的手,起身把装着食物的托盘放到了地上,然后坐在丹尼旁边,递给了他一杯牛奶。“慢点吃,喝点牛奶,小心呛到了。”

填饱了肚子的丹尼抬头看着阴阳,视线从他的脸滑到了阴阳还渗着血的肩膀,丹尼的心头被一股突如其来的愧疚和恐慌席卷而过,“对不起,阳……”丹尼呐呐出声。

阴阳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小伤而已。”他转身从旁边的柜子里翻出了一个医药箱,然后又坐回了丹尼旁边,“你……”阴阳的声音顿了顿,“能帮我清理一下吗?”

丹尼重重地点了点头,他亮晶晶的眼睛看着阴阳,语气缓慢而又坚定,“我叫丹尼。”

阴阳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丹尼的一头乱发,说道,“好孩子。”

丹尼低下头,有些羞涩地笑了。


评论(1)
热度(18)

© 迟暮时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