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远雾黄昏』
常年潜水 诸位自便

【刘宇×刘史文】《救赎》【下】【附番外一则】

刘宇和刘史文现在正站在坎纳普宇宙的某个小巷子里等待虫洞开启。

刘史文此刻怀里抱着爱犬花生,他的脖子上挂了个狗哨,手上还拎着一个旅行包,那里装着他和刘宇的日用必需品,以及花生最钟意的一个骨头形状的狗咬胶。

对此刘宇还曾经表示过不满,“为什么我的东西要和这只蠢狗的玩具放在一起?”

刘史文眨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语气无辜而且理所当然,“因为我的口袋装不下这个狗咬胶啊。”

那就去换一个小一点的塞到你口袋里去啊!完全忘记了可以让刘史文把狗咬胶扔掉不要的刘宇在心里抗议。

但刘宇没有表现出来,他只是闭上了嘴巴,愤愤不平地看了一眼刘史文怀里的花生。

而花生也睁着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盯着刘宇,嘴巴张的大大的,甚至还讨好似的朝刘宇伸了伸粉色的舌头。

看什么看!刘宇扭头撇了撇嘴狠狠翻了个白眼。

想到自己和这只蠢狗的往事,刘宇又有点不开心,他低头看了看手表——离虫洞开启的时间还有一分钟。

“还得等多久啊?”刘史文问道,那理直气壮的语气就像是在问刘宇下一班公交车要什么时候才来。

刘宇回头看了他一眼,刘史文正带着他一贯纯良和善的笑容看着刘宇,简直就和他怀里的花生哈哈吐着舌头的表情如出一辙。

这他妈的还是宇宙逃犯杀人潜逃的派头吗?

不知内情的人搞不好会以为他俩是要去度假旅行啊!!!!

刘宇愤然踢飞了地上的一块小石子,没好气地回答,“待会。”

“好的,知道了。”刘史文笑眯眯地应了一声。


沙潘兹宇宙。

这是他们要去的下一个宇宙,亦是刘宇的第119个目标所处的宇宙。

再杀掉五个“自己”,刘宇就能成为他心心念念的救世主。

但是……

刘宇从地上爬起来,看着还沉浸在穿越虫洞时所产生的痛楚中的刘史文和……和躺在他身边呜呜叫着的花生……啊呸!有花生什么事情?!不过是一只蠢狗而已!

刘宇把目光从金毛犬身上收回,悉数放在了还躺在地上痛苦呻吟的刘史文身上。

在成为救世主之前,他还得解决掉这个老是拖后腿的家伙。


穿越虫洞的感受真心不算太美好,饶是刘史文跟随刘宇去过了一百个宇宙,他也还是痛得在地上打了好一会儿滚才恢复过来。

花生站在他身边低下头舔了舔刘史文的脸颊,刘史文摸了摸花生脑袋上的一撮金毛,起身盘腿坐在了地上。

刘史文从行李袋里掏出一条狗链,熟门熟路地套在了花生脖子上,然后精神百倍地站了起来。

“刘宇!”刘史文没有注意到刘宇变幻莫测的眼神,无知无觉地朝他说道,“我们走吧!”

刘宇这才回过神来,刘史文什么的……不论拥有多强大的力量,草包也依旧是草包,自己何必为他多废头脑?

自觉解决了一个难题的刘宇迈开步伐大步朝外头走去。


他们这次降临的地点是在一所幼儿园里,幸好时间尚早,幼儿园还没开门,因此简单粗暴地一脚踹开大门的刘宇没能吓到任何一个小朋友。

反观刘史文,在出了幼儿园走了一段路以后刘宇才发现他没有跟上来,而是呆呆的站在幼儿园门口看着墙上那些憨态可掬的卡通动物。

我都把大门踹烂了省下你翻墙的功夫你还在磨叽什么?刘宇皱着眉头看着刘史文,不耐烦地冲他喊了一句,“喂!快跟上来!”

刘史文这才回过神来,急急忙忙牵着花生跟了上去。

“你刚刚发什么呆呢?”在习惯了刘史文的傻白甜作风以后,骤然看见他一脸恍惚的样子,刘宇破天荒地觉着有些不习惯。

“啊?”刘史文愣了一下,露出一个有些苦涩的笑容,“我想起我以前就是在幼儿园工作的呢……”

幼儿园?从不主动和刘史文谈起过往的刘宇回头看了看被自己踹烂的大门,又把眼睛转到了刘史文身上。

他突然记起来刘史文曾经说过,在遇到自己的时候,他正在被人押送去疯人院的途中。

幼教和疯人院有什么必然联系?

没能想通其中关节的刘宇正打算向刘史文提出这个问题,就听到对方毫不在乎地说道,“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呢。”

不想说就算了,哼!刘宇一甩脑袋,加快了步伐。

“刘宇,你走慢一点。”刘史文牵着花生小跑着跟在了刘宇背后。


刘史文此刻正在坐在街心公园的长凳上,花生正撒开了欢儿在草地上跑来跑去。

旁边的沙地上有小孩子在堆城堡,还有老人慢悠悠地散步。

一切都显得美好且安详。

然而就在下一刻,不远处的枪声打破了这里的平静。

周围的人们吓得纷纷抱着脑袋四散逃离,公园里哭泣声尖叫声响做一团。

刘史文心里一惊,第一反应就是叫他呆在这里等他“办完事”就回来的刘宇出了问题。

事实上刘史文猜的也没错。

穿梭了一百多个宇宙从没出过什么大差错的刘宇终于阴沟里翻船,先是被这个平行宇宙里的“自己”打成了重伤,再是撞上了前来抓捕他的时空管理局特警。

想想还有点小苦逼呢。


“嘶!!!”刘宇靠在床上倒吸了一口冷气,怒吼一旁的刘史文,“你轻点行不行!!怎么平时看你抱狗的时候都没用这么大劲?!!”

“好的。”刘史文看着刘宇腹部的伤口点了点头,红着眼眶将绷带绕到刘宇背后打了个造型完美的蝴蝶结,“不过刘宇你为什么要把自己和花生一起比较啊?”

“……”刘宇闻言一滞,复而怒瞪刘史文,“你……”

然而在看到刘史文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以后,满腔的恼怒又化做无力,“算了,不跟你计较。”

“呜?”听到自己名字的花生叼着骨头形状的狗咬胶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歪着脑袋看着刘宇和刘史文两个人。

刘史文摸了摸花生的脑袋。

刘宇不满地屈起膝盖顶了顶刘史文坐在床上的屁股,“诶!我肚子饿了!”

“啊?饿、饿了?”刘史文满脸通红地站了起来,“那、那我去买、买点吃的回来。”

花生摇着尾巴跟在了刘史文屁股后头。

只剩下刘宇一个一头雾水地呆在旅馆的房间里回想自己刚才的一言一行,“我有那么凶吗?”居然把人吓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第二天一早,刘宇就出门了。

这还多亏了他如今非同一般的体质,他的伤口好得很快,正常人需要卧床休息多天的伤势刘宇只需要一个晚上就恢复了大半。

但刘史文还是不放心。

因此刘史文在刘宇离开旅馆好长一段路以后,悄悄拎了装着全部身家的旅行袋并牵着花生了刘宇后头。

刘宇其实知道刘史文没有按照自己所要求的乖乖在旅馆里等着他回来,毕竟刘史文是个单纯到近乎单蠢的家伙,跟踪这么高难度的事情怎么看都不是他能做到的,而且他还傻乎乎地把花生这么个大家伙给带在了身边。

但是刘宇懒得花功夫去点破再费唇舌让这个傻瓜回去,他就假装一无所知地让刘史文跟着自己。反正到最后都还是要和他会合,在旅馆还是在哪里都无所谓,顺便让刘史文见识见识自己现在到底有多强大,就算是有伤在身也能杀掉和自己势均力敌的对手。

同时……也看看刘史文见到亲手杀人的自己……还会不会像以前一样跟在自己身后……

想到这里,刘宇眼神一凛,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这次的目标叫做刘凯杰,他原本只是个混街头的小流氓,在他一步一步往上爬的时候,曾经遇到了很多次危险,却每次都发现自己的力量在莫名其妙地不断增强,他借着这股似乎没有上限的力量,从最底层的马仔混到了如今的黑社会大佬。

当他以为自己的日子会继续这样风风光光过下去的时候,刘宇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而他,也察觉到了刘宇对自己毫不掩饰的杀意。

刘凯杰以为对方是瞧上了自己的权势,意欲取而代之。

于是两人就这样牛头不对马嘴地统一了自己的目标——杀了对方。

一个是顶着高强度追捕还能安然流窜多个宇宙作案的前时空管理局特警,一个是同样杀人不眨眼见识过无数社会黑暗面的黑道龙头。

这番对战自然有看头。

只不过一向阴险的刘宇这次还是棋差一招,漏算了刘凯杰的猥琐更甚于他,因此两人第一次交手便落了下风,狼狈负伤。

对刘宇而言这简直,不,根本就是天大的耻辱!

因此刘宇拼着不在全盛时期也要在第二天立刻干掉刘凯杰。

而事实证明,这一次的胜利女神依旧站在刘宇这边——经过了一番苦战后,刘宇亲手杀了他在这个世界的“自己”。

但是当志得意满的刘宇转过身来的时候,却发现原本跟在他后头的刘史文,不见了。

说到底,也不过是因为没有亲眼见到自己杀人的一面才盲目信赖着他吗……刘宇看着空空如也的身后,神色越发冰冷。


而此刻的刘史文,正竭力奔跑在四通八达的羊肠小巷里,躲避着前来追捕刘宇的时空管理局的特警。

他带了一顶黑色的帽子,将自己的金发遮得严严实实,身上是刘宇惯穿的黑色衣裤,再加上他和刘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本就算同一个人,因此若是从远处看去,此时的刘史文,俨然就是刘宇。

事情又回到之前刘宇和刘凯杰苦战的时候。

刘史文看着刘宇的伤口因为打斗而裂开渗出鲜血,染红了从黑衣下摆里漏出来的白色绷带。他正想办法该如何帮助刘宇,却在急得团团转的时候眼睛一撇看到了窗外手持怪异武器的男人们。

刘史文惊得连签在手上的花生的狗链都掉在了地上。

那些人他认得……是以前追着刘宇和自己跑的人。虽然刘史文不知道他们是时空管理局的特警,但是他知道,现在的刘宇对付刘凯杰已经有些吃力,如果让这些人再加入战局,那刘宇绝对凶多吉少。

虽然他很早以前就清楚刘宇大概不是在做什么好事,那些追捕刘宇的人应该也不是坏人,但是一想到刘宇如果被他们抓起来,刘史文就感觉心如刀绞。

想到这里,刘史文下定决心,立刻从手上的旅行袋里拿出了刘宇的衣服套在了自己身上,还用帽子遮住了自己和刘宇颜色迥异的头发。

同时刘史文也明白自己和刘宇的行为、言语各方面都相差太大,因此他只是在追捕刘宇的时空管理局特警面前远远晃了一下,将他们都吸引到自己这边以后,趁他们还没有发现自己是冒牌货,便全力奔跑了起来。

虽然他不是刘宇那种极具攻击性的人,但不管怎么说身体里都蕴含着和刘宇一样强大的能量,因此吊着几个时空管理局特警,刘史文也勉强能做到。

只不过时间一久,刘史文就感到吃力了。

在这场漫长而无止境的追逐战里,刘史文已经不知道自己多少次堪堪躲过那些致命的子弹,不知道自己多少次和死神擦身而过。 

不知道刘宇现在在哪里……刘史文喘着粗气想着,他既希望刘宇来救他,又不希望身上带伤的刘宇出现在这些人面前。

一直到暮色降临,刘史文觉得自己快把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都给跑遍的时候,他终于甩掉了那些时空管理局的特警。

跑到快断腿的刘史文双腿一软,顿时瘫在了地上,他这才发现自己似乎肚子疼得厉害,可能是跑太久呼吸不顺导致肺不舒服了吧,刘史文靠在墙上这样想着,把手伸向了感觉疼痛的地方,然后摸到了一手的濡湿。

刘史文颤抖着低下头去,原来自己刚才被子弹打中了吗?

他看着鲜血不断从自己身体里涌出,心理上的疼痛居然压过了生理上的疼痛,还有心思在想原来比起穿越虫洞时所经受的痛苦,被子弹打中也不是那么让人无法接受。

只是……不知道……如果自己死了,刘宇会怎么样呢……他会不会为自己的离开感到难过?会不会在他走了以后好好照顾花生?会不会在往后的日子里偶尔想起曾经有一个叫刘史文的家伙呢?

估计不会吧……

刘史文看着自己满是鲜血的手,忍不住苦笑。

刘宇会觉得终于甩掉了自己这个包袱,总算能够清净了,不过他应该会偶尔想起曾经有个拖油瓶刘史文狠狠拖过他的后腿?

“扑哧——”刘史文笑出了声,能够以这种形式被刘宇想起来,其实也挺幸福。

他脱下外套绑在腰间,堵住了不断流血的伤口。不知道花生有没有回到旅馆了啊……刘史文这样想着,一路摇摇晃晃朝旅馆走去。


刘宇面无表情地坐在旅馆的床上,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非常安静,没有刘史文,没有花生。

这是非常难得的景象。

刘宇曾经无数次被这一人一狗烦得恨不得将他们丢给时空管理局好让自己享受清净时光,但是如今刘宇独自坐在这空荡荡的房间里,却莫名有了些不自在。

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对,就该是这样的。

他本来就只有一个人。

刘宇看着窗外只剩半轮的夕阳,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接着,他听到了门外的脚步声。

是刘史文。

他居然还敢回来?

也罢,刘宇本来就打算亲手杀了刘史文。

不过是早杀晚杀的问题而已。

刘宇冷着脸站起来,看着房间的白色大门被缓缓打开,刘史文站在门口,朝他露出了一个轻飘飘的笑容,然后轰然倒下。


刘宇一惊,连忙大步上前捞起了刘史文,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刘史文被刘宇放到了床上,他没察觉到,自己掀开刘史文绑在腰间的衣物时,双手已经有些颤抖。

伤口骤然的清凉让刘史文从短暂的昏迷中醒了过来,“我眼花了吗……”刘史文轻轻地笑了,他居然看到了刘宇不知所措的表情。

“你给我闭嘴。”刘宇硬邦邦地说道,但刘史文分明听出了他语气中包含的惊惶,甚至有些前言不搭后语,上一句叫他闭嘴,下一句又问他问题,“你刚才去干什么了?!”

“我去把那些抓你的人引开了啊……”刘史文用虚弱但依旧用理所应当的仿佛是问公交车几点来的语气回答刘宇。

刘宇这才发现刘史文身上穿的都是自己的衣服。刘宇何等聪明,当即就猜到了刘史文失踪的这段时间里,都干了些什么事情。

“你是傻子吗?!”刘宇转头翻起了床头的柜子,绷带呢药水呢它们都在哪里???为什么刘史文平时能那么理所当然地拿出这些东西,轮到自己的时候却找不到了呢???

刘史文难得聪明了一回,他看着翻箱倒柜的刘宇忍不住说道,“别找了,我知道自己没救了。”

“你闭嘴!!!”刘宇回过头来朝他吼道。

刘史文曾经被刘宇吼过很多次,但是今天不同,刘宇吼得近乎歇斯底里。

刘史文突然有些想哭,他觉得,也许,自己在刘宇心中的地位,没自己想象的那么低吧。


刘宇其实知道刘史文失血过多没救了,但他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直到刘史文亲口对他说,“我知道自己没救了。”

在那一瞬间,刘宇突然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朝刘史文吼了起来,下一刻他就后悔了。

刘宇转身扑到了床边看着刘史文,“对不起。”刘宇很少向别人道歉,至于向刘史文,更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刘史文又笑了,他颤巍巍抓住刘宇的手,“没关系。”

刘宇反握住了刘史文的手,他想,自己不是不管怎么样都要杀死刘史文的吗,为什么现在会想着去救他?

是因为花生最听刘史文的话?没了刘史文不能遛花生?没了刘史文以后他要自己订餐订旅店实在很麻烦。

对,只是因为这些。

等他杀死了其余的“自己”,刘史文也就没有用处了。

到时候就可以杀了他了。


“刘宇,”刘史文看着眼前不知在想什么的刘宇,“杀了我吧。”

沉浸在自己思维里的刘宇猛地抬起头来,一脸的呆滞。

“刘宇是要亲手杀了和自己一样的人,才可以的,对吗?”刘史文笑了。

他虽然平时比较傻白甜,但是跟了刘宇这么久,多多少少也会知道一些刘宇所要做的事情,比如,杀人,亲手杀人,亲手杀每个宇宙里和自己一样的人。

刘史文如果自顾自死掉了,会让刘宇很困扰的吧。

“反正我都要死了,不如就让刘宇亲手杀了我吧。”刘史文看着刘宇的表情由呆滞转为震惊,“只是花生,还要刘宇来照顾了啊。其实花生很乖的,刘宇你不要嫌弃它。”


对,就是这样的。

听着刘史文的话,刘宇的手下意识摸上了刘史文的脖颈。

“刘宇?”刘史文又开口了。

“怎么了?”刘宇漠然问道,与此同时,他的手一抖,又坚定地按在了刘史文的脖子上。

“靠近点,我想和你说最后一句话。”刘史文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微弱了。

刘宇难得听他的话,低头在他耳边。

刘史文歪了歪脑袋,随后刘宇感觉自己唇上一软,耳边响起了刘史文的轻笑声。

“动手吧。”刘史文说道。

刘宇的动作很快,快到刘史文根本反应不过来,到死都还保持着偷香成功的窃笑。


在感受到又一份力量注入到自己体内以后,刘宇这才反应过来,刘史文刚刚吻了他。

原来,他一直对自己抱有着这样的情感吗……

刘宇木然走出旅店,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距离虫洞开启的时间还有三个小时,刘宇就一直漫无目的地走着。

突然一抹金色出现在马路对面。

是花生。

刘宇下意识朝他招了招手,花生吐了吐舌头,欢快地朝他跑了过来,紧接着,一辆卡车飞快地驶过。

“汪呜……”花生细微的叫声消失在了卡车底下。

等刘宇回过神来的时候,他面前只剩下了同样倒在血泊里的花生。


后来,刘宇又连着杀了两个不同宇宙的“自己”,在还剩下最后一个没杀的时候,他被洛蒂克探员抓回了时空管理局。

他们把他带到法庭,将他杀过的123个人逐一念出,在念到刘史文的时候,刘宇漠然站在被告席上,没有丝毫反应。

那些事情都过去了,他只要成为救世主就可以了。

但很可惜,就算在被传去史帝监禁殖民地的前三十秒刘宇逃了出来,并成功到达了最后一个宇宙,他也没能杀掉最后一个“自己”。

反而是被他和芬奇联手带回了时空管理局,最后传送到了史帝监禁殖民地。

那是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到处都是残垣断壁,还有粗鲁邋遢的犯人。

刘宇在那里陷入了永无止境的打斗。

谁也不知道这场战斗会在什么时候停下来。

也许在很久很久以后,刘宇会想起,他曾经救过一个人,叫刘史文。


3、

番外之没有变成大魔王的大魔王和他的绵羊


刘宇又一次从梦中醒来。

他最近一直在做梦。

梦到自己在不断的杀人,杀各个平行宇宙中的“自己”。

到最后刘宇险些分不清梦境与现实,在一次任务中差一点就错手杀了一个罪犯,那个罪犯同时也是他在那个宇宙的“自己”。

这不太好,刘宇想。

梦境里的自己在最后也没能当成救世主,还被送去无期徒刑。

何止是不太好,简直是太尼玛糟糕了。

于是刘宇向上级提交了休假报告。

“我觉得我受到了惊吓。”刘宇理直气壮。

面色红润神清气爽谁看得出你个混球受了惊吓啊!后辈芬奇跟在洛蒂克探员身后在内心疯狂吐槽刘宇,但是依旧阻止不了刘宇屁颠屁颠地带薪休假去了。


以为自己梦完了全程的刘宇又做梦了。

这次刘宇没梦到任何违反时空管理局条例的情节。

他梦到了一个男人,和一条狗。

尼玛。

我不是GAY也不好人兽那口。

从梦中醒来的刘宇愤然踢掉了身上的被子。

然后他发现自己睡着的时候【哔——】了。

都说了我不是GAY!

也不喜欢人兽!

摔!


晚上,洗完了床单和内裤的刘宇骑着狂霸酷炫拽的机车泡吧去了。

“好久没见你来了。”玛茜在刘宇走进酒吧的第一时间就黏了上去。

“最近比较忙。”刘宇顺势揽住她的细腰,两人一起坐到了吧台前。

“来两杯Martini。”刘宇抱着大胸美人头也不回地和酒保说道。

酒吧的音乐很吵,正好适合情人互相咬着耳朵喃喃私语。

酒吧的灯光很暗,正好适合两人躲在角落耳鬓厮磨。

酒吧的客人很多,正好适合他俩悄悄干点不为人知的事情。

天时地利人和,什么都有了,接下来就该和以前一样开着重型机车拉美人出去兜风然后打一场你情我愿的炮。

这才是单身(重音)直男(重音)该有的夜生活。

可是刘宇惊悚地发现自己硬不起来了。

尼玛。

刘宇僵硬地推开了面前美艳的玛茜。

“?”玛茜疑惑地看着刘宇。

刘宇难得有些支吾,“我,呃……”

“临时有任务?”玛茜自以为猜到了刘宇为难的原因,“快去吧。”他俩认识已久,对双方的工作都有一点了解,因此她爽快地放了刘宇离开。

刘宇窘着老脸如蒙大赦一般开着机车冲了出去。

到家里冲了个澡以后,刘宇一头扎到了床上。

今晚真晦气!

睡觉!


刘宇又做梦了。

梦里还是那个男人和那条狗。

柔软的金发,无辜的笑容,那个男人的脸和那只眼睛跟黑葡萄似的狗摆在同一水平线上,简直刷新了人类的愚蠢指数。

但刘宇莫名觉得很顺眼,很喜欢。

梦里的刘宇老喜欢挑那个男人的错处,还老爱嫌弃那只叫花生的金毛狗。但那个男人从不生刘宇的气,总是笑眯眯地看着刘宇。花生也一直都很喜欢刘宇,会在刘宇气呼呼瞪着它的时候朝刘宇呼哧呼哧地吐舌头,尾巴跟上了发条似的使劲儿摇。

他和他们把大逃杀一样的生活过得像是在度蜜月。

接下来的日子刘宇每天晚上都会梦到这一人一狗,与此同时,他洗床单衣物的频率也提高了。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刘宇的带薪休假过去一半,傻白甜的梦境画风骤然一转,梦境里的那个男人满身是血地躺在了他的面前。

梦里的刘宇强装镇定,想要他活过来却又回天乏术,后来他亲手扭断了这个男人的脖子,紧接着花生也在他眼前被卡车碾死。

刘宇满头冷汗从床上坐了起来。

不过是个梦,刘宇这样告诉自己。

但他的眼前还是不断闪现着那个男人的脸。

“我们长得一模一样!真巧!”

“我叫刘史文,你叫什么?”

“刘宇,这只狗狗好可怜,我们能养它吗?”

“不过刘宇你为什么要把自己和花生一起比较啊?”

“反正我都要死了,不如就让刘宇亲手杀了我吧。”

“靠近点,我想和你说最后一句话。”

最后刘宇的脑子里只剩下了那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第二天刘宇黑着脸回了时空管理局。

洛蒂克探员非常惊讶,“不是说去度假了吗?”

“感觉还是工作更能治愈我。”刘宇厚着脸皮说道。

呸!谁信你鬼话!后辈芬奇站在洛蒂克探员身后,阴测测地看着刘宇。

刘宇白了他一眼,才不跟后辈计较。

洛蒂克探员对这两人之间的暗潮汹涌一无所知,他拍了拍刘宇的肩头,非常欣慰地和芬奇说道,“要好好向前辈学习啊,哈哈。”

芬奇臭着一张脸点了点头。

刘宇撇了撇嘴角,算是接受了洛蒂克探员的赞赏。


回到高强度工作中的刘宇有意识地选择了土甘拿宇宙的任务,然后背着所有人悄悄去了梦境里第一次遇见刘史文的那个城市。

诚如梦境里的刘史文所言,这个城市很美。

刘宇去的时候,那里的街道遍地是金黄的树叶,他看到金发的刘史文走在这金黄的世界里,面上带着孩子一般纯洁的笑容,身后还跟着一串小萝卜头。

这时候的刘史文还没有被人们发现他的性向,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幼儿园老师。

刘宇躲在人群里看着刘史文站在一堆小孩子中间,美好得像个天使。

在那一瞬间,直男刘宇听见了自己怦然心动的声音。


回到时空管理局以后,刘宇向上级递交了转职申请,要求从特警转为分派到平行宇宙的监督人员。

洛蒂克探员深感可惜,问刘宇:“怎么就突然改主意了呢?”

刘宇难得露出一个不让人看了就牙痒痒想揍人的笑容,“是时候稳定下来了。”

洛蒂克探员身后的芬奇哼了一声,然后立刻向自己的上司表明决心,“我会一直坚守自己岗位的!”

洛蒂克探员欣慰地拍了拍芬奇的肩头。

芬奇得意地朝刘宇咧嘴一笑。

刘宇看都不看他一眼。


刘史文最近也一直在做梦。

梦到自己的性向被人揭发,离开了幼儿园,后来又被喜欢的男孩背叛,差点让自己的父母扭送去了疯人院。

有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从天而降救走了他,带着他在各个不同的平行宇宙里穿梭,让他见识到了许多从未听说过的新奇事物。

他们还一起养了条狗狗,叫花生。

虽然那个人平时对着自己和花生永远一张嘲讽脸,但刘史文知道他只是爱嘴硬。

他说他叫刘宇。

梦境里的刘史文喜欢刘宇,喜欢刘宇冷着脸挑剔自己,喜欢刘宇不耐烦地扛起花生,喜欢刘宇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温柔。

刘史文觉得自己可能有点疯了,居然会喜欢上一个只存在梦境里的人。

但就算是回忆起梦境里的自己被刘宇亲手杀了,刘史文还是忍不住抿起了嘴角露出一个甜蜜的笑。


那天天气很好,刘史文在送走了幼儿园里所有的孩子以后,伸了个懒腰,也打算下班。

远处一辆轰隆隆咆哮着的重型机车毫无预兆地停在了刘史文面前,刘史文吓了一跳。

“诶,要不要去兜风?”机车上的骑士摘下头盔,对刘史文拽道。

“啊?”刘史文看着面前这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惊得目瞪口呆。

“去不去啊?”刘宇有些不耐烦,他可是在旁边等了很久,看那群小鬼全都走光了才过来找刘史文的。

“去!”刘史文下意识喊道。

“很好,上来。”刘宇拍了拍身后的位置。


然后,大魔王没有成为大魔王,而是和一只傻白甜的小绵羊,生活在了一起。


评论
热度(7)

© 迟暮时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