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远雾黄昏』
常年潜水 诸位自便

【刘宇×刘史文】《救赎》【番外】

没有变成大魔王的大魔王和他的绵羊(二)

 

在这个美好的和平年代,刘宇作为平行宇宙监督人员,他的工作已经清闲到了让人发指的程度。

因此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早上,刘宇又一次赖床了。

他缩在被窝里看了看一旁的闹钟,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半了。

再睡一会儿吧,刘宇想道。

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刘宇翻了个身,用被子盖住了脑袋。

五分钟以后,刘宇又从床上猛地跳了起来!

等等?!现在已经十二点半了?!!

 

这是刘宇和刘史文交往的第四个月,按照之前的情况来看,周末无需上课的刘史文应该早早在九点钟左右就到刘宇家的,而现在已经快要下午了。

刘宇一脚踢开被子换上衣服,心想刘史文那蠢货出了什么意外他都不觉得奇怪。当刘宇匆匆忙忙对着镜子一手抹发胶一手刷牙的时候,客厅的大门吧嗒一声发出了细微的声音。

刘宇心头一跳,嘴里还含着一把牙刷就从浴室里探出头去,紧接着他看见了一个黑发的,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刘宇:“……”

 

“刘史文你个蠢货你又干了什么蠢事!!!”刘宇在反应过来的第一时间就跳脚了。

刘史文被刘宇吼得缩了缩脑袋,“诶?我只是去染了个头发啊……诶,花生你好啊~”一条金毛犬听到客厅的动静以后从阳台窜了进来,跑到了刘史文面前,欢快地绕着他吐舌头转圈圈。

刘宇看着这一人一狗欢乐的互动,气得差点把自己嘴里的牙膏沫子都吞了下去,他举着牙刷对准刘史文说,“你给我等着!”

刘史文闻言坐在客厅里,顺便给身旁的花生顺毛。

等刘宇刷完牙洗完脸梳完头发抹完发胶以后,时间已经过了二十分钟了。

 

“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刘宇双手环胸站在刘史文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今天早上出门看见市中心的美发沙龙在做周年大酬宾,我就去做了个新造型啊~”刘史文抑制不住自己心里的喜滋滋,还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刘宇抽了抽嘴角,用尽全身的力气才忍住朝眼前这只金毛……不,黑毛……也不是,反正就是……刘宇真的是没话讲了。

刘史文满脸的特价做头发好划算好开心的表情,花生蹲在刘史文旁边也跟着瞎乐呵,哈哧哈哧地吐着舌头。

我说,你们两个,能有一个考虑一下我的心情吗?

看着两只金毛如今只剩一只而且变化的那只还和我的头发一个颜色,我心情很复杂啊!

摔!

感觉特别心塞的刘宇愤愤转道去了厨房。

 

“别忙活啦,”刘史文说道,刘宇回过头来,顺着刘史文的手指看到了桌上刘史文带来的保温饭盒。

刘宇哼了一声,又坐到了刘史文身边,大口吃起了刘史文的爱心午餐。

看着爱人吃下自己亲手做的东西自然是特别有成就感的,刘史文也不例外。

感受到刘史文停留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刘宇突然觉得有些不自在,他回头看了刘史文一眼,“你看什么看?”

刘史文笑眯眯地回答,“当然是看刘宇你啊。”

刘宇不自觉弯了弯嘴角,把刘史文揽到了自己怀里勾住他下巴吻了上去,刘史文抬头迎合刘宇的这个吻,一双手也环上了刘宇的颈。

随后,刘宇将刘史文平放在了沙发上,在和他亲吻着的同时,刘宇的手也不安分地在他身上游动着。

先是从衣服下摆滑进去,揉捏着刘史文腰间柔软的肉,顺便解开他衣服上的纽扣。等听到刘史文的嘴里溢出呻吟的时候,刘宇又换了亲吻的地方,沿着脖颈一路向下,来到了光滑的胸膛。

刘史文难耐地弓起了身子,刘宇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刘史文的脸正逐渐被欲望侵蚀,眼睛也泛起了诱人的水光。

刘宇忍不住抬起头吻上了刘史文的眼睛,轻轻舔舐着他的眼角,然后刘宇眼角的余光又注意到了刘史文的黑发。

刘宇的动作不由地顿住了……

 

他和刘史文本就长得一模一样,如今两人又都是同样的发色,刘宇这样看着面色通红的刘史文,心里突然觉得,自己身下躺的不是刘史文,而是自己……

想到这种自己上自己的说法,刘宇就算有万般的热情,也都被浇了个透心凉。

刘宇放开刘史文坐了起来,“我去带你把头发染回来。”刘宇说道。

“诶???”裤子都快脱了的刘史文从沙发上蹦了起来,“为什么啊?”

“你明明就跟花生那蠢狗神态一模一样,颜色也应该一样才对。”刘宇背对着刘史文说道。

“不要老说花生蠢啦,花生也很聪明的好吗?!”刘史文扣上衣服,坐到了刘宇身边,鼓起腮帮子反驳道。

刘宇冷笑着戳上了刘史文的脸,戳得他“噗——”了一声,鼓起来的脸蛋跟破了的气球一样瞬间扁了下来,“你俩根本就是如出一辙,花生那名字还那么蠢。”

在一旁玩玩具的花生在反复听到自己名字以后,摇着尾巴跑了过来,刘史文摸了摸花生的脑袋,说道,“也不知道是谁在大街上见到谁第一眼就喊花生呢~~~”

 

事情又回到了一个月前。

当时的刘宇和刘史文正从一家大型超市里出来,超市外头是一条车水马龙的大街,街面上各色车辆来来往往,而刘宇的机车就停在一旁。

正当他俩准备离开的时候,街角却突然喧哗了起来,刘宇敏锐地听到了那里传来一声细微的狗叫声,这细微的呜咽让刘宇忍不住停下了自己的动作。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刘宇说完,头也不回地跑了过去。

刘史文一头雾水地看着刘宇的背影,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刘宇在挤进人群的同时也从周围人的谈话中了解到这是一起摩托车撞上流浪狗的意外事故,等他看到无人援助的金毛当事狗躺在地上的时候,这一幕几乎和刘宇之前梦里的某个情节重合了。

“花生……”刘宇叫了一声就冲了上去把它抱了起来。

等刘史文跑过来的时候,他看到的就是刘宇抱着一只受伤的流浪狗,也就是如今卧在他们俩脚边的花生。

 

“哼。”刘宇表示这和蠢不蠢没有直接关联。

刘史文撇了刘宇一眼,“这可是证明连你都认可花生这个名字,再说花生这名字蠢的话就是说起名字的刘宇也……”

刘史文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省略号,那理直气壮的模样让刘宇恨不得把他拎起来揍一顿。

可惜不管刘史文再怎么抗议,也还是抵不过刘宇的强硬,被他又一次拉去了市中心把头发染回了金色。

刘宇看着面前的花生和刘史文,忍不住觉得心情舒畅很多,果然,还是这样比较顺眼。

评论
热度(3)

© 迟暮时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