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远雾黄昏』
常年潜水 诸位自便

【罗格×古华辛】宅特幼儿园【八】

#Ku/Rogue#

#李连杰角色水仙#


【宅特幼儿园】

CP:罗格/古华辛,小孩的CP自己感受一下【喂


【八】

分别处在两个教室的古华辛和罗格不约而同地愣住了,随后——

“刘宇,你是听谁说的?”古华辛轻轻地笑了起来。

“盖布,小孩子不能乱说话。”罗格皱了皱眉头。

刘宇撇了撇嘴,“老师,大家都在传呢!”

“是吗……”古华辛的手指在讲台上轻轻叩了叩,“好了,我们现在开始上课吧。”

可是你还没回答问题呢……刘宇刚想发问,却在看见了古华辛的眼睛以后下意识闭上了嘴,算了,就当古老师默认他们俩在一起好了,刘宇这么想着。


而与此同时,隔壁的小虾班里,盖布的态度和他那尾巴能一路突破天际翘到月球去的同胞兄弟刘宇完全不一样。

他睁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罗格,小脸因为这个震撼人心的八卦涨得通红,“可是老师,大家都是这么说的呢!”不过他的回答倒是和刘宇差不多。

罗格一本正经地和小朋友们解释,“老师和古老师只是普通朋友关系,你们还小,不要误会了。”

“哦——”小朋友们拖长了语调应道。

可惜罗格不知道的是,在古华辛语焉不详的回答之下,他坦坦荡荡的解释已经被幼儿园里全体师生抛在了脑后——哼!狗男男什么的,在一起就算了,不给大家分喜糖也就算了,居然还藏着掖着!哼!鄙视他们!

于是从此以后罗格经常不分场合地感觉自己背后一哆嗦然后鼻头一痒,打了个内敛的喷嚏(并没有),接着一旁的古华辛就会不失贴心地叮嘱罗格要多穿衣服啊要多喝热水啊诸如此类,谣言便在罗格不知道的角落里愈演愈烈。

让我们给不知情的罗格老师点蜡【蜡烛】


时间过得飞快,又到了宅特幼儿园一年一度的运动会。

小朋友们都穿着幼儿园统一分发的运动装和运动鞋,精神抖擞地站在了操场上。

罗格今天当然也换下了一板一眼的黑色西装,穿的是一整套简单利落的黑色运动服。古华辛倒是不改本色,依旧是一套唐装打扮,不过他这一身和运动会的气场也不违和就是了。

不过最值得一提的还是人员分配这一方面,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罗格和古华辛被一同安排了两人三足和五十米短跑的裁判员工作。


这天早上,第一个开始的项目就是两人三足。

罗格拿着口哨站在起点,而古华辛则站在终点,负责记录参赛选手的抵达顺序。

在众多的参赛小组里,小鱼班报名参赛的选手一共有两组,洪熙官和方世玉一组,许正阳和丹尼一组。而小虾班报名参赛的选手同样也有两组,徐夕和盖布一组,小富和阴阳一组。

“都准备好了吗?”罗格看着两两一组的孩子们问道。

“准备好了!”孩子们齐齐回答道。

罗格点了点头,吹响了口哨——比赛开始。

“世玉!我们要加油!要给文定做个好榜样!”洪熙官卖力地挪动着自己的脚,虽然心里还牵挂着书包里的文定,但眼神却专注地看着前方的古华辛,第一个跑到古老师面前,自己就是第一名了。

“好的!师哥哥!我妈妈说了,拿了第一名就给我做红豆饼吃!”方世玉非常爽快地应下了。

而在他们隔壁跑道上的小富和阴阳,画风却有些不太对。

“战壕叔叔说只要我拿了好名次,今年就多给我压岁钱,他可比巴尼爸爸和圣诞爸爸大方多了。”想到这里,还在比赛的阴阳有些不满地撇了撇嘴。

“琪琪姐姐说不管我有没有好名次都会带我去溜冰呢。”小富听了阴阳的话,也说了一句。

阴阳对此表示,“那我们还是要加油,等我拿到压岁钱我请你吃生煎。”

“好!”小富闻言加快了步伐。


然而比赛到了最后,第一个到达古老师面前的却不是小虾班和小鱼班或者其他小猫小狗小炮班的任何一个人,而是小狐班的巩伟和方逸华两人。

于是众位参赛选手和围观群众到比赛结束才发现混了一个小姑娘进来。

“为什么方逸华是女的也来参赛?!!”只得了第二名的方世玉不顾洪熙官的劝阻撩起袖子跑到了罗格和古华辛面前,气势汹汹地指着方逸华喊道,而后者正和搭档巩伟一起拿着奖牌凑在一起喜滋滋地说话。

“对啊对啊女生不是应该在另一边比赛的吗?!!”唯恐天下不乱的霍元甲也插了进来,指了指另一边,那里由杨倩儿、维多利亚等女老师组织的踢毽子跳皮筋翻花绳等比赛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龙帝顺着霍元甲所指的方向看过去,从人群缝隙里看到了小狐班的紫苑抬腿踢着五彩鸡毛小毽子的身影,于是龙帝抛下了这边转头朝紫苑跑去,而当他在途中发现郭明就站在紫苑旁边脸红脖子粗地给她呐喊加油时,龙帝跑得更快了。

在发现有人对自己的参赛资格提出质疑的时候,方逸华把奖牌塞到了巩伟手上,脖子一抬头一昂,双手环胸站到了方世玉和霍元甲面前。


罗格见方逸华这小狐班的大姐头气场足得很,便打消了想要调解矛盾的想法,和古华辛相视一笑,开始看起了小朋友们的热闹。

不过罗格没发现自己和古华辛这一默契的对视被一旁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许正阳和丹尼看在了眼里。

“正阳,你看古老师朝罗老师笑得好甜蜜呢。”丹尼俯在许正阳耳边小小声说道。

虽然许正阳习惯了丹尼时不时的亲密接触,但他的耳朵还是被丹尼搞得有些痒痒,于是许正阳歪了歪脑袋,然后和丹尼差不多身高的他踮起脚尖摸了摸丹尼的头,“嘘,小声点,罗老师那么严肃,让他听到了他会害羞的。”

虽然不是很理解严肃和害羞有什么必然联系,不过丹尼还是点了点头,“好,我听正阳的!”


“喂,你们两个?对我有意见?”从小就气场十足而且长得比同龄男生还高了那么一小撮的方逸华微微抬高了下巴,看着方世玉和霍元甲。

“对!这里都是男孩子!你是怎么混进来的!”方世玉挺胸应道。

“说得对!!女孩子的项目在对面!!”霍元甲也毫不怯场。

“哦?”方逸华头也不回地向后一招手,已经把两块奖牌都挂在脖子上的巩伟就趁罗格不注意抽过他手上的选手名单然后跑过来递给了方逸华。

大姐头转身接过名单,然后放在了不服气的方世玉等人面前,“你们自己看看,这上头写的什么?”

“两人三足比赛选手名单啊!”霍元甲和方世玉异口同声说道。

“切,你们俩再看清楚,”方逸华不屑地嗤笑了一声,“这上头哪里写了只能男孩子报名?”

“诶?”大家惊呼了一声,一群小脑袋齐齐挤到了方逸华举着的名单上,名单上白纸黑字,却是没有任何一项说明注释本项目限定性别。

“哼!”方逸华看了这群还在风中凌乱的小男孩一眼,把名单还给了罗格,然后大姐大拎着巩伟小弟跑到了一旁庆祝。

原先叫得最欢的霍元甲和方世玉齐齐缩到了角落。


这场运动会里,本该是力争上游的龙帝、霍元甲和刘宇三个人却没有报名参加任何一个需要配合的项目,哪怕是没有班级限制的项目他们也没有报名。

郭明因为紫苑的归属问题和龙帝产生了分歧,照目前的形势看来龙帝注孤生的几率非常大。

农劲荪则是不擅体育运动,十然动拒了霍元甲。

而刘宇就不用说了,他人缘很早就烂到超神境界了。

因此这三人只能把精力发泄在了单人项目上。

但是和龙帝还有霍元甲“要统一or打赢全世界”的梦想不同的是,刘宇憋着这一口气参加五十米短跑的原因还在于一个月前他和刘健打了一架后古华辛劝慰他说的那一句——“在运动场上打败刘健”。

因此刘宇在刚进校门的时候就已经阴测测地看了刘健好几眼,而刘健却无知无觉地坐在一旁缓缓地荡着秋千,嘴里还吭哧吭哧地啃着虾片。


当罗格吹响了比赛的哨子以后,起跑线上的小朋友们就冲了出去。

刘宇一马当先冲在了最前头,而刘健仿佛是终于感受到了刘宇的杀气,也毫不示弱地咬着刘宇不放。

短短的五十米,让这两人跑出了犹如脱肛野狗一样的架势,刘宇也就算了,平时文静内向的刘健也能跑得这么如魔似幻,包括老师在内的幼儿园众人都很有些惊讶。

可惜最后还是刘宇棋高一着,以0.1秒的优势抢在了刘健面前冲过了终点。

拿了第二名的刘健丝毫不见气馁,也不理会刘宇张牙舞爪的挑衅,抱起自己的小外套和小书包就去了一旁的滑滑梯和盖布一起啃虾片。


运动会进行的十分顺利,很快就到了中午。

老师们带着小朋友在食堂里吃饭,食堂的掌勺师傅猪肉荣知道幼儿园今天开运动会,大家体力都消耗得很多,因此准备了比平时还要丰盛的饭菜。

所有人都喜滋滋地啃着肉吃着菜扒着香喷喷的白米饭,唯独刘宇皱着眉头,原因是他今天拿了第一名。

拿了第一名这是好事,对于刘宇来说也一样。但架不住刘宇是个凡事都想争第一的,因此自认打遍幼儿园无敌手的刘宇心想,自己既然已经在幼儿园里独孤求败了,那在别的方面也不能输给别人啊。

刘宇想,在家里的时候,当兽医的妈妈总是制止自己吃花生糖、花生饼干等一切和花生有关的东西,却从来不制止盖布。

我可是要当第一的人啊!刘宇深感自己不能在吃花生这方面输给别人,于是刘宇一眼就瞄到了隔壁小炮班的小朋友盘子里装着香喷喷的花生米。

于是在刘宇恶狠狠的注视之下,小朋友扁了扁嘴,眼含着泪花看刘宇夹走了自己盘子里的花生米,一颗不剩全部吃了下去。

然后小朋友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诅咒这大魔王的时候,刘宇就面朝天倒了下去。

因为,刘宇,对花生过敏。


盖布在刘宇倒下的第一刻就知道自己这讨人嫌的同胞兄弟又嘴贱吃了花生,因此他立马跑了过来,赶在所有老师前面从自己裤兜里掏出治过敏的药给刘宇吃了下去。

古华辛在这之后把刘宇抱去了医务室,黄飞鸿正看着医书就看见古华辛急急忙忙抱着个孩子冲了进来。

“黄老师,这孩子刚刚吃了花生,但是他花生过敏。”古华辛急道。

黄飞鸿闻言赶紧起身检查刘宇的身体,“吃过药了吗?”

古华辛点头,“发作当时就已经吃了药了。”

做过大致检查以后,黄飞鸿确认刘宇服药后已经没有大概问题,于是便打发了古华辛离开,自己继续坐在医务室里看书,顺便守着还在睡觉的刘宇。

盖布在吃完饭以后也跑来了医务室,和黄飞鸿打了招呼以后他走到了刘宇身边。

刘宇和盖布是双胞胎兄弟,长的一模一样,但是却因为性格迥异而鲜少有人认不清他俩。因此很多大人都觉得,刘宇睡着的时候安安静静的模样,估计是他这辈子少数能和盖布相像的地方了。

“你为什么要吃花生呢?”在察觉刘宇的睫毛动了以后,盖布凑在床边轻声问道。

“你走开,我讨厌你,妈妈肯让你吃花生。我可是要当第一的人,怎么能因为花生输给你!”没有力气揍人的刘宇只能躺在床上用语言攻击盖布。

盖布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就为这种原因?”他伸手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塑料瓶,那里头装着今天他给刘宇喂下的治过敏的药,“你看清楚了哦,妈妈把这药交给我的,是我今天喂你吃药的哦!”

“哼!”刘宇转过头去,不看盖布一眼。

盖布见状也转身出去了,只是在临走前那一刻,他听到了身后传来细微的一声“谢谢”。盖布闻言弯了弯嘴角,关上门离开了。


评论
热度(2)

© 迟暮时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