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远雾黄昏』
常年潜水 诸位自便

【罗格×古华辛】宅特幼儿园【十】

古华辛的手指在这泛黄的书页上轻轻滑过,随后停在了这个白衣黑鞋的孩子脸上。他抿了抿嘴角,正想放下这本老旧的资料本,教员办公室没被关紧的房门却在这时骤然被猛烈的寒风撞开,资料本书页被风吹得哗哗作响,古华辛正想合上,却在翻动的书页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顾不得去理会灌进办公室的冷风,古华辛修剪整齐的指甲就灵巧无误地按住了那一页,紧接着一个臭着一张脸穿着一件黑色连帽T的小男孩跃入古华辛眼帘。

古华辛目不转睛地看着资料本,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竖日清晨,住校的罗格早早就来到了教员办公室,他按照昨天的记忆在角落的资料柜里寻找昨天那本还没来得及看完的旧资料本,却怎么也找不着。

在听到走廊里的维多利亚老师迈着轻快的步伐哼着童谣的声音以后,罗格立刻起身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

“早上好,罗格老师。”维多利亚的感冒显然好了很多,虽然说话间还带着点鼻音,但整个人看起来却很有精神。

罗格点了点头,“早上好,维多利亚老师。”他从一旁的报架上拿了一份当天的报纸,口上也难得多了几句话,“你的病看起来已经好了很多了,但还是要多注意身体。”

“啊?好的好的,谢谢罗格老师。”维多利亚看起来有些受宠若惊,她极快整理了自己的表情,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这也难怪,自打罗格来到宅特幼儿园以后,就已经以光速秒杀大部分在“宅特幼儿园之最想和TA一起共进晚餐排行榜”榜上有名的人,大有赶超常年占据榜首的古华辛古老师的趋势。

但是就当大家都在急切等待古华辛和罗格交手决出谁才是真正“不约,先生/太太/小姐,我不约”的高冷男神的时候,他们俩人居然(至少表面上是)不声不响地内部消化了……

就为这件事,也不知有多少紧盯着宅特幼儿园众位男教师的单身(不论男女)人士捶胸顿足大呼苍天不公。

因此能得到堪称传闻级别的罗格老师一句慰问,也难怪维多利亚不太淡定了。

不过这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古华辛在维多利亚来了办公室没多久以后也走了进来,埋头看报纸的罗格斜眼看了古华辛一眼。

也许是因为近日降温,罗格发现古华辛今天在脖子上多围了一条白色的兔毛围巾,后脑勺的小辫子被束在了围巾里头,只露出一小撮发尾。

罗格忍不住抬起头多看了两眼,然后在想象中给那一截发尾系上了一个水嫩嫩粉红色的丝质蝴蝶结,最后罗格的目光缓缓飘到了角落的资料柜上。

古华辛借着收拾教案的功夫朝罗格那儿看了一眼,就发现罗格一脸的恍惚,他不动声色地顺着罗格的视线看去,看到堆满了历届学生资料的柜子。

古华辛动作一顿,随后神情自如地抱着一叠上课要用到的纸笔工具走了出去。


中午,确认吃过午饭的小朋友们都在操场上自由玩耍以后,古华辛便回了办公室。正巧,罗格也呆在办公室里做手工。

下个月就要过圣诞节了,因此幼儿园里也要准备准备,开始换上具有节日气氛的装饰。而为了带动小朋友们的情绪培养他们的动手能力,老师们就必须要亲自上阵,先行制作大型的手工装饰物,再教小朋友们做一些简单的手工制品。

此刻的罗格已经脱下了西装外套,黑色衬衫随着他弯腰的动作紧紧贴在他的脊背,准确地勾勒出了他挺拔的背部曲线。

罗格的办公桌上摊着一张大大的黄色卡纸,他正拿着一把美工刀顺着卡纸上提前描绘好的线条裁出一只奔跑的驯鹿。

裁好以后,罗格收起诸多工具,直起身子,才知道古华辛已经靠在他的办公桌前看了自己许久。

“罗老师进步得很快嘛。”发现罗格朝自己看过来以后,古华辛拿起桌上的白瓷杯轻轻吹了口气,看着蒸腾的水雾消散在空中,赞了一句。

罗格勾了勾嘴角,“古老师教得也好。” 

古华辛轻啜了一口清亮的茶汤,就听到罗格接着问他,“下学期的课程资料,古老师准备了吗?” 

古华辛放下茶杯,身子向后一仰,靠在了椅子上,双手环胸看着罗格,“还没有呢,罗老师你呢?”

“开始写了。”罗格答道。

古华辛一笑,却又听罗格问道,“古老师以前写这些,有查什么资料么?”

“心诚校长昨天傍晚把下学期的教学计划搁那儿了,咱们大家人手一份。”古华辛手一抬,指向角落的资料柜。

罗格顺势望去,看到了柜子上一叠装了文件的牛皮纸袋。今天早上罗格在找旧资料册的时候曾经注意过它,只是当时一看就知道这叠东西和自己要找的东西无关,罗格就没去在意。

古华辛看罗格的注意力被自己成功转移,面上的笑容又深了几分,“幼儿园惯例,这时候心诚校长会把下学期的教学计划固定放那儿,大家要用了就自己拿一份走。”

“罗老师你刚来,可能还不知道这规矩。”古华辛又给自己斟了一杯茶,慢悠悠喝了一口,“昨儿我还看校长拿了几本旧资料册走,搞不好下个月圣诞咱们幼儿园有新花样呢。”

罗格拿牛皮纸袋的动作顿了一下,随后又若无其事地拿着袋子坐回了自己办公桌前。

“要喝茶吗?”古华辛举起一个空茶杯示意罗格。

罗格摇了摇头,“上次不是试过了么,相比之下我觉得我还是更喜欢咖啡。”

“真是太可惜了。”古华辛有些遗憾地耸了耸肩,“我在家里就喜欢和家人一块饮茶,可惜到了幼儿园,却是没什么人同我一起。”

罗格听了这话,心里一动,面上却是装作一副不经意的样子,“我这也是从小受父母影响,习惯了喝咖啡。古老师爱饮茶,也是家学渊源么?”

古华辛淡淡一笑,“勉强算是吧,受了同辈人的影响。”

罗格问道,“同辈人?古老师家里有兄弟?”

“不止一个兄弟,”古华辛摇了摇头, “还有一个妹妹。”

“妹妹?”罗格下意识问了一句。

古华辛见状,露出了一个带了点怀念意味的笑容,“是啊,还有个妹妹,年纪比我小两岁。说起来,她小时候也是在宅特幼儿园念的呢。”

听着古华辛的话,罗格脑海浮现出一个模糊的人影,那个人影不断放大,最后和昨天他在旧资料册上看到的白衣女孩合为一体。

“你妹妹小时候,喜欢穿白衣服吗?”罗格问了以后又觉得自己描述的不够详细,“我的意思是,披着白色的小披风,穿着南瓜裤,还绑了一条辫子,对吗?”

古华辛挑眉,“罗老师似乎很清楚?”言下之意已然默认了罗格所说的话。

“说来惭愧,我小时候也在这里呆过,只是呆的时间不长罢了”一贯面瘫的罗格一反往常,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当时我应该是见过你妹妹的,只是没和她在一个班说过话,不知道她名字。”

“是这样么?罗老师记性可真不错……”古华辛若有所思地看着罗格,随即又笑了起来,“女孩子的名字可是不能轻易透露的,所以我也不会把妹妹的名字告诉给其他男人,罗老师要是现在还想知道,那可得加油了。”


评论
热度(2)

© 迟暮时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