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远雾黄昏』
常年潜水 诸位自便

【罗格×古华辛】宅特幼儿园【十二】

时间很快就到了圣诞节前夕。

要参演平安夜晚会的小朋友们都聚在教员办公室里准备化妆,女孩子们相对文静一些,而泼猴儿似的男孩子们则是让各位手持粉扑口红的女老师们追得上蹿下跳,俨然一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架势。

“方世玉你给我站住!老师就给你点一下,就一下就好!”这是杨倩儿老师近乎抓狂的喊声。

“小爷是男人!广哔省十佳青年!!怎么能在脸上画这种东西!!!”方世玉拖着一管鼻涕刺溜一下就从维多利亚老师的办公桌底下钻到了边上的饮水机那儿,显然是非常抗拒杨倩儿老师预备在他额头上点的那一颗小红痣。

已经乖乖让琪琪老师给自己化妆完毕的方逸华听了方世玉这话,穿着白色的蓬蓬裙蹬着坡跟小皮靴就走到了方世玉面前,她双手环胸居高临下地看着蹲在饮水机旁边急得面红耳赤的方世玉,“哟,连这点胆子都没有啊?方小爷?”

“嘿!方逸华!你……”自打运动会以后就和方逸华不对盘的方世玉一听她这阴阳怪气的语调就火上心头,噌的一声就站了起来,“你不要以为你是女的我就不敢打你!你就可以趁机挑衅小爷我了!”

杨倩儿老师在习惯了方逸华PK方世玉和霍元甲的百分百成功率以后就对他们之间的冲突毫不见怪了,因此在发现方世玉被方逸华一句话激得忘记后方的敌人——也就是杨倩儿老师自己——还在对他虎视眈眈,杨倩儿直接越过方逸华一伸手就把方世玉抱了起来。

“啊!可恶!你们这帮女人太卑鄙了!!居然声东击西!!”方世玉当即就喊了起来,可惜反抗无效,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杨倩儿老师天使一般的脸庞配上魔鬼一样的笑容在他眼里慢慢放大,直到他的额头感受到那绝望的触感。

双目无神的方世玉被杨倩儿放到了地上,他一路摇摇晃晃走到了教员办公室的窗户边,踮着脚扒着窗台看着外头空无一人的走廊,“为……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方世玉喃喃自语。

突然洪熙官的脑袋从窗户下头钻了出来,他一手拿着布娃娃文定,一手对着方世玉比了个大拇指。与此同时,洪熙官的小脸也因为紧贴着玻璃而有些变形,只有两道眉毛英挺如故。

方世玉惊了一下,随后指了指自己的额头,满脸的质疑。

洪熙官点了点头,比着大拇指的手势丝毫不变,拿着布娃娃的那只手却不忘动了动,做出一个文定也点头的姿势。

玻璃窗另一边的方世玉两只手扭在了一起,有些羞涩地笑了。


晚会的前期工作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不单是教员办公室里的女老师们忙着给小朋友上妆,在办公室以外的地方,也有很多人都在忙碌着,就连医务室的黄飞鸿黄老师都和幼儿园所有的老师们一样在心诚校长笑眯眯地说不戴圣诞帽就扣工资的威胁下带上了红彤彤的圣诞帽,站在了幼儿园门口迎接赶来参观表演的家长们。

此时的幼儿园门口,罗格和古华辛站一边,心诚校长和黄飞鸿站另一边,这道宅特幼儿园独有的风景线可以说是让众多前来的女士和部分男士享尽了眼福。

“哟,古老师,圣诞快乐,圣诞快乐啊!”许正阳的家长——也就是和黄飞鸿同名同音但不同字的前重案组警官现任片警黄飞红搂着自己漂亮的大长腿老婆走了过来,朝古华辛拱了拱手。

古华辛笑着迎了上去,同样拱手回礼,“同乐,同乐!”

和心诚校长以及黄飞鸿打过招呼的黄飞红转过身来拍了拍古华辛的肩膀,“我家正阳多亏古老师照顾了啊。”

古华辛摇了摇头,“哪里的话,正阳这孩子乖得很,很少需要大人操心。”

黄飞红露出一个“你懂得”的眼神,和古华辛相视一笑。他说的的确是实话,许正阳那性格黄飞红很了解,正直却不太懂得变通,小小年纪就看起来一脸注孤生的样子。人都说,过刚则易折,为此黄飞红在收养了许正阳以后没替他操心,值得庆幸的是最近这几个月,许正阳终于愿意在幼儿园里朝其他小朋友打开心扉,虽然数量只有一个,但引发的质变却非常喜人。

许正阳的一举一动逐渐变得像个孩子,比如会从小猪存钱罐里拿零花钱买糖吃,虽然都是带到幼儿园至今还没在家里吃过;会带着毛绒小熊和朋友分享,虽然都是带到幼儿园至今还没带回家里玩过;甚至还在黄飞红的妻子——也就是许正阳的养母——观看电视上的美食节目时,一本正经地拿着小本子又是写又是画,力求每一步骤都记录完美。

送走了黄飞红以后,古华辛又站回了罗格身边。

“刚刚那是正阳的家长?”罗格问道。

古华辛点了点头,“嗯。”过了一会儿古华辛又状似无意地补上了一句,“他早些年在警局立了不少大功,这两年老吵吵着年纪大了要退居二线,没想到去年还真让他退下来了,他们警局还真是舍得放人。”

听了古华辛这话,罗格下意识转头看了黄飞红一眼,却看到黄飞红也同样转过头看着他,眼神意味深长。

罗格就像一个普通的老师朝这位初次见面的学生家长点头致意,随后又把脑袋挪回了原位。

古华辛及时捕捉到了罗格这一小动作,往罗格旁边又靠近了一步,“罗老师认识黄警官?”

罗格摇头,“只是对这警界精英好奇罢了。”

古华辛一笑,并不答话。


随着夜幕降临,小朋友们和众位家长也都在礼堂里就坐。

晚会开场节目是幼儿园的女声大合唱,指挥是小狐班的方逸华,伴奏是维多利亚老师。

接下来则是小虾班徐夕的诗朗诵,霍元甲的霍家拳表演,小狐班紫苑的个人独舞以及独舞期间龙帝郭明二人打架的意外插曲……

节目排在了压轴的丹尼此刻正和许正阳一块儿坐在观众席上,他的家长山姆和黄飞红夫妇分别坐在了他们俩旁边。

“正阳,我有点紧张。”丹尼紧紧抓着许正阳的小手,脸蛋红彤彤的。

正阳空着的另一只手熟门熟路地从书包里拿出提前备好的糖果和小熊,然后把小熊塞到了丹尼怀里,“我的小熊给你抱,”紧接着又在黄飞红惊讶的目光里展示了一下单手拆糖纸的技能,“来,丹尼,吃糖。”

丹尼乖乖地张开了嘴巴,随后惊讶地叹了一声,“哇,是香橙味的!”

正阳点了点头,“好吃吗?喜欢的话我下次再给你带。”

“正阳最好了!”把节目抛到了脑后的丹尼给了许正阳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从一旁的山姆怀里掏出了一个狗狗图案的饭盒,递给了许正阳。

“这是我昨天和维多利亚一起做的巧克力蛋糕,送给正阳当圣诞节礼物。”丹尼说道。

“谢、谢谢丹尼。”许正阳红着脸接过了丹尼的蛋糕,珍而重之地放进了自己包里。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教师席里,琪琪老师也在和杨倩儿老师小声聊着天。

“那里怎么空了一个座位?”看了看小桃班所属的那一块区域,琪琪老师转头问道。

杨倩儿老师抿了一口橙汁说道,“之前小桃班不是有个孩子生病了吗?我前两天听校长说她这病在我们这治不好,转到邻市的医院去了。”

琪琪老师恍然大悟,“我记起来了,”她叹了口气,“唉,这孩子,怎么年纪轻轻的,会得了这种病呢?”

一旁的罗格听了她们的话,忍不住问了一句,“是什么病?”

古华辛的声音从中插了进来,“手癌,挺罕见的一种病。”

罗格闻言一愣,随即叹道,“这孩子可惜了。”


评论

© 迟暮时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