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远雾黄昏』
常年潜水 诸位自便

【杀手之王】【陈富】欲罢不能

这天的晚餐是小富掌勺,吃完饭后,被所有人密切提防接近灶台的徐夕揽下了洗碗的活,石伟豪站在洗碗池旁边给徐夕打下手,帮忙递个洗洁精整理个碗筷什么的,吃饱喝足的小富摸着圆鼓鼓的肚子,耷拉着一双塑料拖鞋回了自己的卧室。

躺在床上打了个滚以后,小富又打开电视按着遥控器,从新闻频道换到娱乐频道再从科教频道跳去点播台……嗯点播台就算了不如再从新闻频道看起,然后换到娱乐频道再从科教频道跳去……反正陈sir付钱(。

好无聊啊……陈sir自己出门单干还要有两天才能回来,家里就剩下了小富和徐夕石伟豪这一对恋人。

躺在床上又打了个滚,花花绿绿的沙滩裤跟着他的动作在床上挪动着,小富又一次感叹——好无聊啊……

睡意潮水般袭来,小富就摊着一个大字型陷入了梦想,直到窗户外头传来奇怪的动静。

揉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小富看到自家男朋友那张熟悉的脸正贴着窗户朝他微笑。

哟呵!小富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翻了起来,又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诶嘿!不是在做梦!

“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小富屁颠屁颠跑过去给陈sir开了窗户,把穿着一身黑衣打扮得像个移动军火库的前任杀手之王给放了进来,“动作轻点儿,别让石sir他们听到了。”

“这次比较顺利。”陈sir答道。

等小富关好窗转过身来的时候,陈sir已经把身上的枪支弹药都卸了下来,“我好想你。”陈sir走上前抱住了小富。

“我也想你。”小富抬手回抱住陈sir,隔着自己轻薄的背心和宽松的沙滩裤,他能清晰地感觉陈sir身上作战背心空着的口袋紧贴着自己,还有陈sir风尘仆仆赶回来的轻微汗味和尘土味,以及……咳……

小富红着脸从陈sir怀里出来,尽量克制自己的视线不往陈sir的身下看去,“你才刚到家,先去洗澡啦。”

陈sir拉住小富的手,勾起嘴角看着他,“你陪我一起。”然后不等小富说什么,一个转身就站到了小富身后,把他推进了卧房的浴室。

对于热恋中的人来说,一日不见尚且如隔三秋,更何况陈sir这一走就是好几天,怎么着也能算得上是小别胜新婚。

因此等小富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陈sir压到洗手台边,吻得难舍难分,不但沙滩裤被褪到了地上,就连背心都被拉高到了胸膛以上的位置,他浑身上下就只剩下了一条深蓝色的内裤。不得不说,前任督察的办事效率真的很高。

小富仰起头迎合着陈sir的吻,手上动作也不停,先是彻底脱掉了自己上身的背心,再是熟练地解开了陈sir的作战背心和里头的上衣,将它们一一扔到了地上,覆盖在了小富被脱下的背心和沙滩裤上面。

陈sir的手顺着小富赤裸的身体一路向下,摸到了棉质内裤里轮廓分明的性器,不紧不慢地揉捏着,直到小富难耐地朝他挺了挺身子,陈sir这才拉下了小富的内裤,让他半硬的分身跳了出来,然后用指尖揉搓了几下顶端的细缝,再用带着薄茧的手撸动着。

当小富还想接着解开陈sir的皮带脱下他裤子的时候,陈sir却突然按住了小富的手,“等一下。”结束了这个热烈的舌吻以后,陈sir看着小富的眼神已经被欲望染得有些迷茫,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任人揉搓的乖巧信号。

“怎么了?”小富下意识问道。

陈sir一手扣住了小富的腰身,用自己身上仅存的长裤磨蹭着小富直挺挺的性器,粗糙的布料带给小富的快感并不亚于方才陈sir用手掌给他带来的愉悦,于是小富毫不客气地闭上双眼享受。

当小富以为自己就要这样磨蹭着射在陈sir裤子上的时候,浴室里骤然响起的吧嗒一声和手上同步感受到的冰凉触感让小富从单纯的感官享受中彻底惊醒。

他看了看自己被铐在洗手台上的双手,有些震惊地抬头看向陈sir,“阿军……”他的声音软软的,让陈sir听了有种发自内心的满足感,还有种……想要欺负他的冲动。

陈sir轻柔地吻了吻小富的嘴角,弯下身跪在了小富和洗手台之间,然后带着点恶作剧意味的眼神由下而上地看着小富,在接收到小富脸上不知所措的信号以后,他伸手握住了小富的性器,伸出舌头绕着前端打转,时而用舌尖挑开表皮抵住不断渗出液体的小孔,时而舔舐着硬挺的柱身。

在做爱时被恋人用手铐铐住的事实让小富感觉有些震惊有些羞耻,但与此同时也有抑制不住的兴奋从内心深处冒出,和下身的快感一起冲击着大脑,让小富伏在了洗手台上情不自禁地张嘴呻吟。

这声音之大,让小富怀疑自己面前这堵墙能否担当得起隔音重任。

与此同时,陈sir也抬起头看着他,双手从小富的性器挪到了旁边饱满的囊球,恶意地揉捏了一把,“再叫下去隔壁的石sir和徐夕都要听到了。”

(隔壁的石头和徐夕表示我们俩都听到惹( ̄▽ ̄"))

小富从来没有这么痛恨过陈sir这欠揍的笑脸,但这时候的他已经没有多余的体力或意识,只能把上半身向前倾,在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以后,小富连忙把脑袋埋到了双臂中去。

陈sir从地上爬了起来,站在了小富身后,他赤裸的上身紧贴着小富同样不着寸缕的身体,然后抬手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了一瓶润滑剂,倒在手上掰开小富的臀瓣涂在了他身后的穴口。

冰冷滑腻的润滑剂让小富忍不住一激灵,又一声呻吟从他唇边溢出,陈sir凑在小富耳边说道,“小声点,你不想让石sir和徐夕听到吧?”

(隔壁的石头和徐夕表示不好意思我们俩又听到惹( ̄▽ ̄"))

小富呜咽了一声,听在陈sir耳朵里又是一番别样的成就感,同时也让他手下的动作加快,伸进小富后穴的手指由一根变为两根,在逐渐的扩张中,陈sir也不忘用指甲轻刮着柔嫩的内壁,在感受到身下的小富在不断颤抖以后,陈sir确认,如果不是还有一个洗手台能够支撑他,小富怕是会直接倒在地上了。

等到确认小富已经完全准备好以后,陈sir解开了自己的皮带脱下了长裤和内裤,把自己早就紧绷硬挺的下身挺进了小富的后穴。

骤然被人进入的感觉让小富下意识弓起脊背,然而这动作却让他和陈sir之间的距离更加贴近,让陈sir成功全根没入了他的身体,然后开始了不间断的抽插,他在小富身体里的每一下都又快又狠地撞击着小富体内那一熟悉的敏感点。

小富的双手紧紧抓着洗手台的边缘,生怕自己会不小心歪到一边掉下去。

与此同时,陈sir的双手也抱住了小富,一边手用指甲刮蹭揉捏着小富的乳首,另一边掰过小富的脑袋让他和自己四目相对,看着小富被情欲染红的脸庞上一片迷茫,还有泛红的眼角在身心多重刺激下溢出了生理性的泪水,陈sir怜惜地舔舐着小富的眼角,顺着往下滑落的眼泪来到小富的下巴,最后吻上了那张不住张合的嘴,将所有的呻吟悉数堵在了嘴里。

这一场性事是如何结束的,小富记不太清楚了,他只记得是陈sir抱着他站在莲蓬头底下,耐心而又温柔地替已经连站都站不稳的自己做着事后的清理,然后把他带到了床上,两人相拥而眠。

不过就算事后做得再好也是掩盖不了陈sir昨晚是有多恶劣地对待他的,真是太过分了!!!

第二天,小富揉着腰趴在床上愤愤不平地捶着松软的枕头。。

陈sir从外头探进一个脑袋看着小富,“早饭做好了,要端进屋里来吃吗?”

算了,还是吃饭最要紧!

小富回头,“端进来,你喂我吃。”

陈sir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完——


评论(1)
热度(8)

© 迟暮时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