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远雾黄昏』
常年潜水 诸位自便

【许正阳×丹尼】正阳的厨房

【本文盖布相关设定来自微博博主咩瓦的《盖布的厨房》】

许正阳是在从衙门回家的路上遇到盖布的。

他们是老相识了,在某次许正阳追捕一个逃入深山老林的犯人时,是常年独居山上靠打猎自给自足的盖布借着熟悉地形的优势帮他抓到了犯人,而乐观开朗的盖布和面冷心热的许正阳也因此成了好朋友。

因此当许正阳看到盖布难得牵着一只活生生的大山羊站在街边叫卖的时候,他八卦之心顿起,再加上许久没见盖布,脚步一转就凑了上去。

“盖布,好久不见。”许正阳说道。

盖布扭过头,笑容满面地朝正阳招了招手,“好久不见了,正阳。”

和盖布站在街边聊了一会儿,许正阳得知盖布家中竟然被小偷光顾多时,身为捕快的许正阳皱了皱眉头,用不赞同的眼光看着盖布,“你一个人住在山上,遇到这种事情怎么能不报官呢?”

盖布苦笑了一下,正想说些什么,却又听许正阳继续说道,“至少也要和我说一声,让我看看有什么能够帮助你的。”

蹲在盖布脚边看管大山羊的奥利闻言立刻起身,冲着许正阳“汪汪”叫了起来,许正阳低头看了它一眼,盖布脸上的苦笑又转为爽朗的笑容,“你看,我不是还有奥利吗?你说奥利不顶用,它可是会生气的。”

许正阳嘴巴一张,但这次却轮到了盖布摆手打断了他的话,“这也是我想和你说的,这只大山羊,就是那位不知名的小偷先生送给我的,说是回礼。”

迎着许正阳惊讶的表情,盖布继续解释道,将那位不知名的小偷先生送给他的东西和盘托出,上至天上飞的下至地上跑的,小到小麻雀大到黄鼠狼。

“说真的,他往我家门口塞的那些回礼足够来我家吃几十顿都不止了。”盖布最后是这样总结的。

“话虽如此,”许正阳依旧紧皱着眉头,“你还是要小心,毕竟对方能够趁你不注意潜进你的厨房,那也有可能会干出点别的事情来……”

“就我那个家徒四壁的破房子,他有什么好♂干的?”盖布耸了耸肩,“再说了,我的身手你又不是不知道,况且我还有奥利,你就放心吧。”

“汪呜~”盖布说完话后,奥利也十分配合地叫了一声。

许正阳失笑,只能看着这一人一狗摇了摇头。

随后的许正阳话音一转,又将话题扯到了盖布的大山羊身上,“你这羊……卖得出去么?”

盖布听了这话,脸上的表情顿时垮了下来,“卖不出去那我就牵回山上,明天再继续了。”

“那不如卖给我好了。”许正阳脱口而出。

“咦?”盖布瞪着眼睛看着许正阳,“你可别是可怜我啊?我是实在吃不下了才牵他出来卖的,可不是因为没钱啊!”

许正阳连忙摇头,“你想岔了,我是买回去补身子的。”

“哦~~~~~”盖布拖长了语调,用挪揄的眼神打量着许正阳周身上下,“你要补哪儿啊?”

许正阳有些不好意思地撇了盖布一眼,“不是给我补的!”

“那是给嫂子?”盖布怪叫道,脚边的奥利也张大了嘴伸着舌头看着许正阳,甚至连身后的狗尾巴都摇晃得比平时更快了。

“说什么呢!”许正阳忍不住推了推朝自己挤眉弄眼不停耍宝的盖布,“是给丹尼!我刚养的狗!”

 

迎着盖布奥利一人一狗两双亮晶晶且求知欲旺盛的大眼睛,许正阳开始讲述起了自己和丹尼的初遇。

那是半个月前的一个晚上,许正阳被捕快前辈兼邻居好友黄飞红拉去了酒肆里喝酒,同行的还有衙门里的其他捕快和师爷等人。

虽然大家都喝得酒兴上头,你一对我一双地勾肩搭背凑在一起灌酒行酒令,但许正阳还是很好地保持了自己滴酒不沾的原则,在月上中天的时候叮嘱了同事们务必不要错过宵禁以后,许正阳告别了大家,先行一步打道回府了。

这时的街道上已经没有多少人了,就连路边馄饨摊子的老板都在收拾自己桌椅餐具,打算收摊回家。

一阵冷风夹裹着落叶划过小城上空,只穿着单薄捕快制服的许正阳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他拉紧了衣领加紧脚步往家里走去,却不曾想有个小小的黑影骤然从一边的小巷子里窜了出来,许正阳来不及收回脚步,猝不及防之下便一脚踢了上去。

那黑影“汪呜”一声朝前头又滚了两圈,随后便不再动弹了,许正阳大惊失色,快步凑了上去。

借着从路边店家窗户里照出来的烛火光,弯下身的许正阳清楚地看到躺在地上的是一只中华田园犬,也就是大家俗称的土狗。

它的一身皮毛都是土黄色的,唯有头顶长了一撮黑色的毛发,猛一看过去就像是戴了顶小巧的黑帽子,并且它的脖子上还系了一条小帕子,虽然十分肮脏,但许正阳凭借当捕快多年的眼力就能够很快看出这条帕子原先的价值应该是十分可观的。

但最吸引许正阳注意的既不是这条狗狗的外貌,也不是它脖子上系着的小帕子,而是这只狗狗的眼睛。

这是一双水汪汪犹如黑葡萄一样的眼睛,许正阳在和这双眼睛对视的时候,竟然会觉得自己是在和一个人进行眼神交流。

脑海里突然冒出的荒唐想法让许正阳忍不住摇了摇脑袋,也许自己是在酒肆的时候让酒香给熏晕了脑袋了。

许正阳伸手抱起这只狗狗,硌手的触感才让许正阳进一步发现了这只狗狗的处境十分堪忧,它不但瘦弱得皮包骨头,而且身上还有着被撕咬过的痕迹,入手的重量也和它的体型完全不对等。

许正阳一只手托着狗狗,另一只手摸了摸它的脑袋,然后四下张望了起来。虽然知道没有多大希望,但许正阳还是要确定这只狗的主人是否在附近。

馄饨摊的老板目睹了一切,忍不住朝许正阳喊道,“这位官爷,您别看了。”

许正阳转过头看着老板,“为什么?”

老板看着许正阳怀里奄奄一息的狗狗,叹了口气,“我看这条狗在这儿已经流浪了一个多月了,也没有人来把它领走,我们这条街上的人看他可怜想收留它,它又可能是怀念旧主,谁都不肯跟。”

许正阳闻言,下意识抱紧了怀里的狗狗,和馄饨摊的老板告别以后,他抱着狗狗改道去了隔壁街的宝芝林。那儿的大夫黄飞鸿和衙门的捕头黄飞红虽然同名,但黄飞鸿为人严谨处事沉稳,和黄飞红那条出了名的老油条完全南辕北辙。

虽说黄飞鸿黄师傅一向救的是人,但他医术高超,看条狗自然是绰绰有余了。因此在宝芝林给狗狗做了简单的清理并看着黄师傅对狗狗进行了初步的诊断以后,许正阳带着浑身都裹着绷带乍一看就跟洋人口中所说木乃伊一个德行的狗狗踩着宵禁时间进了家门。

摸黑点起了油灯以后,许正阳把手上的狗狗放到了桌上,随后翻出了自己压箱底的几件旧衣服,又找出一个木盆,稍作铺垫以后一个临时的小狗窝就搭好了。

许正阳把虚弱的狗狗放了进去,摸了摸它耷拉着的小耳朵,随后他的目光又放在了狗狗脖子上系着的帕子上。

先前在宝芝林给它做清洁的时候,黄师傅曾试图伸手解下这条帕子,却遭到了狗狗无力但坚定的反抗,因此黄师傅也不再强迫它。

但也许是这只狗到现在终于相信了许正阳对自己是没有恶意的,因此这一路上许正阳抱着它都没有遭到反抗,而是在油灯的照耀下,用一双亮闪闪的眼睛看着许正阳,有那么一瞬间许正阳错觉自己从它眼里看到了感激。

许正阳又是摇头自嘲一笑,只觉得自己是被晚风刮昏了脑袋,随后又将目光移到了帕子上。从捡到这只狗以后的一系列后续来看,许正阳相信这只狗很聪明,也很通人性。

因此他嘴角噙着一丝笑意,眼神郑重地看着这只狗狗,“我能摘下你脖子上的帕子吗?也许我可以帮助你找到你的主人。”

木盆里的狗狗呜咽了一声,仿佛是同意了许正阳的请求。

许正阳脸上的笑容扩大,随后伸手摘下了这条帕子。

但可惜的是虽然这条白色帕子用料精致并且洗洗还能用,但帕子上头却没有任何昭示狗狗主人的字迹或是绣样,只有帕子的一角绣了两个字——

“丹尼……”许正阳轻声念着这个名字,紧接着下一刻他就听到了木盆里的狗狗欢快地“汪”了一声,看上去就像是在回应许正阳的呼唤。

“你叫丹尼吗?”许正阳忍不住伸手将它抱了起来,举到了自己面前和它平视。

“汪呜~~”丹尼张嘴,冲许正阳吐了吐舌头。

第二天恰好是许正阳休沐的日子,不过他依旧起了个大早,但就睡在床旁边的临时狗窝里的丹尼醒得比许正阳更早,当许正阳掀开被子从床上坐起来的时候,就看到丹尼趴在小木盆里朝他欢快地摇着尾巴。

许正阳见状笑了笑,穿着白色中衣就把丹尼抱到了怀里,“早上好,丹尼。”

“汪!”丹尼叫了一声,也和许正阳打了一个招呼。

很快,许正阳便洗漱完毕穿好了衣服,他抱着丹尼走到院子里,正打算出去的时候,旁边突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正阳!”

许正阳循声看向高高的院墙,就看到那上边伸出了一个脑袋——那是他的上司兼邻居好友黄飞红。

“今儿你不是休沐么?怎么这么早就出门啊?还有,你怀里抱的是什么?”黄飞红借着梯子爬上了自家墙头,看着许正阳噼里啪啦问了一大串。

许正阳摸了摸怀里的丹尼,答道,“这是昨晚我在街上捡到的小狗,现在正打算带它去看大夫呢。”

黄飞红一听就来了兴致,他双手在墙头一撑,便灵巧越过了墙头跳到了许正阳家的院子里,“有意思,给我看看。”

黄飞红说着便伸出手想摸摸丹尼的脑袋,却看见丹尼有些畏缩地朝许正阳怀里缩了缩。

许正阳连忙解释道,“丹尼只是怕生,以后熟悉了就不会这样了。”

黄飞红蛮不在乎地摆了摆手,“我哪会为这事情计较?你也太小看我了。话说,这小崽崽叫丹尼?”

许正阳点了点头,将丹尼的帕子详细解释了一番,却又注意到黄飞红的手上被划了三道细长的口子,“你的手是怎么了?别是昨晚喝多了走路撞墙上吧?”

“怎么可能?!”黄飞红翻了个白眼,“那是我昨晚回家被只猫给挠了。”

许正阳失笑,“昨晚我捡了丹尼,你却让猫给挠了。”

黄飞红闻言又翻了个白眼,“人老了真是连猫都嫌弃啊。”

许正阳只得无奈地看着老爱嚷嚷着自己是老年人的黄飞红,摇了摇头。

 

时间过得很快,丹尼的皮外伤也好得很快,短短的半个月里,那些被撕咬的伤口便悉数愈合了。但是黄飞鸿黄师傅却告诉许正阳,丹尼因为长时间的流浪而营养不良,因此他特意叮嘱,要许正阳记得给丹尼多吃些补身体的食材。

许正阳把黄师傅的医嘱谨记在心,更是在看到盖布叫卖大山羊的时候便第一时间凑了上去。

听完了前因后果的盖布豪气冲天地拍了拍许正阳的肩膀,“既然是这样,我这只羊就便宜点卖给你好了。”其实盖布原本是想整只羊都送给许正阳的,但深知好友脾性的盖布明白许正阳不可能接受这样一份白来的大礼,便提出了降价出售。

而了解盖布作风的许正阳也知道,自己如果在价钱方面和盖布推脱,那是绝对说不过对方的,相反还会因为过分矫情而有惹恼盖布的的危险,因此许正阳也很快拍板同意了盖布出的价钱,一手交钱一手交羊,步履匆匆回了家。

 

事情就是在许正阳牵了羊回家以后起了变化。

那天傍晚,许正阳一如既往踩着夕阳的余晖进了家门,丹尼迈着小短腿摇晃着小尾巴扑到了他脚边,许正阳关门插好门闩以后弯下腰逗弄了丹尼一会儿,便抱起丹尼朝屋里走去。

然而让许正阳惊讶的是,自己的饭桌上居然已经有人提前为他摆好了碗筷,甚至碗里还装着冒着热气的白米饭,面前还有一盘香喷喷的酱爆羊肉。

“这……”许正阳抱着丹尼在饭桌前目瞪口呆。

“汪呜?”丹尼窝在许正阳怀里,两只前爪扒拉着许正阳的衣领,眨着黑亮的大眼睛看着他。

许正阳这才回过神来,用单手抱着丹尼,剩下另一只手空了出来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白米饭和酱爆牛肉依然乖乖地呆在桌上,许正阳这才确信眼前的一切都不是幻觉。

丹尼用尾巴扫了扫许正阳的手心,许正阳觉得有些痒,便拍了拍丹尼的屁股,说了声“丹尼不要淘气。”

随后许正阳又把丹尼举高放在了自己面前以便和它对视,“丹尼,今天有看到什么人进来么?”

“汪?”丹尼歪了歪脑袋。

“桌子上的饭菜是谁做的?”

“汪?”丹尼的脑袋又歪向了另一边。

许正阳挫败地放下了丹尼,戳了戳它的脑门,“丹尼你个小呆瓜。”

“汪!”丹尼朝许正阳吐了吐舌头。

接下来的许正阳又转身进了厨房,昨天当他牵着大山羊回家以后,住在隔壁的黄飞红就主动请缨要来帮忙宰羊。两个平素对罪犯从不手软的捕快分别举着刀对这只羊这样那样又这样那样,终于在日落西山的时候把这只羊给肢解完毕,理出来的羊骨头许正阳都放在了厨房,打算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留给丹尼补身体。

当时的黄飞红还调侃许正阳养丹尼好吃好喝供着,就跟养二大爷似的。 

回忆到这里,许正阳的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他和黄飞红既是同事也是邻居兼好友,因此两人平日不论公私交往都很密切,闲暇时也经常会去对方家里串个门蹭个饭,俩人身手又好,偷懒不走正门改爬墙也都习惯了,许正阳心想也许这顿饭是黄飞红帮他准备的。

丹尼蹲在门口看着许正阳先是眉头紧皱,再是眼睛一亮,最后面带微笑地打算出去。它扑上去咬住了许正阳捕快制服的下摆,许正阳脚步一滞,低头便看到了丹尼水汪汪的眼睛,还有伸出来的粉色小舌头。

许正阳弯腰坐在了厨房门槛上,抱起丹尼放在了自己大腿上,“丹尼,今天是不是隔壁的飞红过来帮我做的饭?”

“汪……”丹尼的耳朵扑棱了两下,复而又耷拉了下去,在许正阳看来就像是默认了他的说法。

许正阳没有注意到丹尼疑似一闪而过的失落,而是把丹尼放在了门边,踩着墙边的梯子就攀上了墙头。

 

此时的黄飞红正靠着自家院子里的大树乘凉,还有一只虎皮猫趴在他的大腿上,也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那只猫正阳也认识,那是他养了丹尼没几天以后就搬来了飞红家隔壁的行脚商人陈虎养的猫,名字倒也起得和主人一个风格,叫小虎,活脱脱一个陈虎的猫版。

不过许正阳因为和陈虎的院子中间还隔了一个飞红,而陈虎又时常外出做生意,因此许正阳和陈虎的来往极少,只知道黄飞红和陈虎家的虎皮猫小虎的关系很不错,陈虎不在家时,小虎便来黄飞红家蹭饭吃。

“哟,正阳!”看到墙头的许正阳,黄飞红耷拉着眼皮摇着蒲扇打了个招呼。

许正阳点了点头,和黄飞红说了声谢谢。

黄飞红有些诧异地抬头看了许正阳一眼,心想许正阳应该说的是昨天自己帮他宰羊的事情,因此黄飞红摆了摆手说了声不客气,便继续闭目养神了。

许正阳知道黄飞红不在意这些细节,因此笑了笑便又回了自己屋里,开始放心享用起了自己的晚饭。

而丹尼蹲在一边,面前放的是正阳特制的肉骨头,也啃得正香。不过相比许正阳的心无旁骛,丹尼则时不时抬头,用一双亮闪闪的眼睛看着许正阳,仿佛是在想些什么事情。

 

然而第二天,许正阳从衙门回家的时候,丹尼照旧在大门打开的一瞬间就扑到了许正阳脚下,绕着他的脚转圈圈,紧接着许正阳又在自家饭桌上发现了热腾腾的米饭和一盘香气四溢的红焖羊肉。

许正阳低头看了一眼丹尼,而丹尼正冲他摇头摆尾吐舌头,一副乐呵呵的小模样。

许正阳勾唇一笑,坐下来很快就把面前的美食一扫而光,然后又同样炒了一盘葱爆羊肉敲响了黄飞红家的大门。

“来了来了。”黄飞红耷拉着布鞋从屋子里跑了出来,虎皮猫小虎则是稳稳地蹲在了黄飞红的肩膀上,一副任凭飞红奔走我自巍然不动的架势。

许正阳将这盘羊肉塞到了黄飞红手上,递给他一个“你懂得”的眼神,然后就转身回了自己家里。

“不就是杀只羊么?昨天谢过就算了还这么大排场?”黄飞红有些莫名其妙地端着这盘羊肉回了屋里,“算了,有好吃的就好。”

 

第三天,许正阳回家,桌上是羊肉焖饭,许正阳吃完以后烧了一盘生煎羊肉给黄飞红。

第三天,许正阳回家,桌上是红萝卜羊肉汤,许正阳吃完以后烧了一盘杭椒羊肉给黄飞红。

第四天,许正阳回家,桌上是孜然羊肉,许正阳吃完以后烧了一盘干锅羊肉给黄飞红。

……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许正阳每天都重复着回家就有新鲜美味的饭菜→烧一盘菜回礼给黄飞红这样的过程,终于有一天,黄飞红先忍不住了,在清早和许正阳一起巡街的时候,对许正阳说道,“正阳啊,我不就是帮你杀了一只羊么,你不必要天天给我送菜吃吧?”

许正阳一边弯腰把在街上奔跑摔倒的孩子扶起来,一边说道,“你不是还给我煮了那么多菜吗?”

“啊?”黄飞红揉了揉自己最近因为渴睡而有些干涩的眼睛,又掏了掏自己的耳朵,“正阳你说什么呢?”

许正阳闻言也转过头来看着黄飞红,“我每天回家桌上那些菜不是你烧的?”

黄飞红就像是看到了许正阳脱光了带着丹尼高喊着青春一路奔向夕阳一样惊悚地看着许正阳,拔高了语调说道,“你开什么玩笑呢?”

许正阳和黄飞红就这样站在大街上你瞪我我瞪你,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接下来的一整天,许正阳在执行公务之余一直在想着到底是哪位不速之客天天潜进他家只为了给他做一顿晚饭。

黄飞红期间还拉许正阳去了一趟宝芝林,说是看许正阳吃了这么长时间来路不明的东西,必须得检查检查身体。

但宝芝林的黄师傅却表示许正阳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十分健康,甚至气色比前段时间带丹尼来看病那时候还要好。

这下许正阳和黄飞红都陷入了深深的困惑,不是谋财害命寻仇杀人,那又是为了什么呢?

许正阳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最近的生活,发现除了自己家里多了一个丹尼以外,没有遇到过任何奇怪的事情。

“诶?你说,会不会是丹尼的前主人来了?”黄飞红一拍脑袋,叫道,“但如果真是这样,他又为什么不和你当面道谢呢?”

许正阳闻言有些慌乱,他已经习惯了和丹尼相处的日子,习惯了每天傍晚一回家都能看到丹尼扑到他脚边和他撒娇,更习惯了每天早上一睁眼就能看到丹尼水汪汪的大眼睛。

他不敢想象,如果有一天丹尼不在了,自己是否还能习惯孤身一人的日子。

“我就是这么一说,你别担心啊。”黄飞红看到许正阳一提到丹尼的前主人就魂不守舍的样子,又忍不住宽慰他,“这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家伙也未必是丹尼的前主人啊,况且照丹尼之前那么在意前主人的模样,他要是来了,丹尼还能跟你老老实实呆着?”

许正阳闻言只觉得更失落了,自己在丹尼的心目中还是比不上一个前主人吗?

正巧最近小城里太平无事,治安良好,因此这两人坐在公堂门槛上商量了许久,最后还是和县太爷请了假,打算提前回家来个瓮中捉鳖。

 

站在自家院子门口的时候许正阳是有些犹豫的,最后还是掏出了钥匙。

黄飞红见状按住了许正阳的手,迎着对方困惑的眼神低声斥道,“你呆啊你?!开门进去那动静得多大?!”

许正阳听黄飞红的话,有些浑浑噩噩的脑子终于彻底清醒了过来。

他朝黄飞红歉意一笑,随后踩着院墙外的大树就翻进了自家院子,黄飞红也紧随其后,埋伏在了墙头。

与此同时,隔壁黄飞红家的院墙上,也有一只虎皮猫正静静地蹲在那里,看着眼前的一切。黄飞红见到小虎便朝它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小虎摆了摆尾巴,黄飞红便知道它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于是一人一猫便守在墙头静观其变。

 

许正阳在翻进院子落地的那一瞬间就听到了自家厨房传来的声响,还有隐约飘来的饭菜香味。

他的心跳在那一瞬间有些加快,他希望来的人不是丹尼的前主人,但在意识到自己这种自私的想法后却又心疼一直找不到前主人的丹尼。

怀抱着这种矛盾的心理,许正阳推开了厨房的大门,然后他撞进了一双水光洌滟的眼睛里。

“正阳!”面前留着一头凌乱黑色短发的男孩子在看到许正阳的第一瞬间便有些惊喜地叫了起来。

“请问……”许正阳看着站在灶台前还拿着锅铲,一副对自家厨房熟门熟路的样子,险些产生了其实这个男孩子也是这个家一份子的错觉,“你是……?”

“啊?!!”男孩子似乎终于意识到了不妥,就连手上的锅铲都掉到了地上,他眼神慌乱地四下张望着,似乎是在寻找着能够躲藏的地方。

许正阳见状连忙上前抓住了他的手,把他压到了墙角,在看着他一脸无辜的样子时,许正阳是有些心软的,但是当他看到这个男孩子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像极了丹尼的时候,许正阳又狠下心来不放他走。

“你说,你和丹尼什么关系?”许正阳沉声问道,“最近偷偷跑来我家是想做什么?”

男孩子眨了眨眼睛,看着许正阳,“我不是偷偷跑来的,是你带我来的。”

“胡说八道。”许正阳眉头紧皱,丹尼的前主人怎么会是这样一个满嘴胡言乱语的人,就算他的神情像极了丹尼也不能原谅,“就算你是丹尼的前主人你也不能从我这里把他带走!”

说完这话,许正阳才发现自己回家以后就没有看见丹尼,由此他的脸色变得更差了,“你把丹尼带到哪里去了?!!”

男孩子在听到了许正阳的话以后,面上是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纠结模样,最后他扯着自己的袖子低声问道,“你就那么希望丹尼和你在一起吗?”

“对。”许正阳答道。

“不管丹尼变成什么样?你都不会嫌弃他吗?”男孩子又问道。

许正阳点了点头,紧接着他看到这个不知名的男孩子抬起头来认真地看着自己,有那么一瞬间,许正阳以为自己看到了丹尼。

“说好了,你不会嫌弃丹尼的。”男孩子轻声说着,笑了起来。

随后许正阳的三观受到了严重的挑战——他看见面前的大活人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汪!”熟悉的叫声从许正阳脚下传来,许正阳低头,就看见了丹尼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吐着小舌头扒着自己的裤脚,小尾巴摇得十分欢畅。

一个惊世骇俗的想法从许正阳脑子里冒出,“丹尼?”

“汪!”仿佛是洞察了许正阳的思想,丹尼十分响亮地回应了一声。

然后许正阳脚边的小狗又毫无预兆地变成了比许正阳矮了半个头的可爱男孩子,他的眼神清澈明亮,语气欢快活泼,一双手还拉着许正阳的袖子,邀功似的朝他笑了起来,“正阳,你高兴吗?”

“我……”许正阳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丹尼见状垂下了眼睛,抓着许正阳衣袖的手也慢慢松开,原本快乐的神情逐渐黯淡了下来,“那……那如果你不喜欢的话……那就算了吧……”

丹尼低着头,轻轻拨开了许正阳的手。

“别走!”许正阳这才惊醒过来,一把抓住丹尼,把他抱到了自己怀里,那动作就像之前的无数次抱起狗狗丹尼一样熟练,“你不要走!”

丹尼愣了一会儿,双手有些轻微颤抖着回抱住了正阳。

 

于是当在墙头蹲了许久却没等到屋内后续发展的黄飞红终于忍不住亲自进屋探查究竟的时候,他看到的就是许正阳和一个看上去很可爱的男孩子抱在一起的画面。

“呃……你们继续……你们继续……”黄飞红难得语塞了,他摆了摆手,“我回去吃饭了,你们继续啊!别管我!”

然后黄飞红逃一般地踩着墙边的梯子翻墙回了自己家。

虎皮猫小虎正静静地坐在黄飞红院子里的大树下看着他,黄飞红见状弯腰将小虎抱到了怀里,嘴里喃喃自语,“我怎么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啊……”

“喵~”小虎轻轻叫了一声。

黄飞红挠了挠它的下巴,小虎舒服地在黄飞红怀里翻了个身,嘴巴发出呼噜噜的声响。

“我说,你天天呆在家里,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啊?”黄飞红把小虎举到能和自己平视的角度,开始逗弄它。

小虎闻言抬起眼皮撇了黄飞红一眼,尾巴不耐烦地扫过黄飞红的手腕,不作任何理会。

黄飞红一笑,抱着小虎进了屋,“晚上我们吃什么好呢?”

“喵~~~”

“那就清蒸鱼吧。”

“喵~~~~~”

 

——完——


评论(1)
热度(15)

© 迟暮时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