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远雾黄昏』
常年潜水 诸位自便

【罗格×古华辛】 宅特幼儿园【十八】

这场绑架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落下了帷幕,幼儿园里的大家都不知道,在开学当天,罗格古华辛还有黄飞红三人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绑架风波。

接下来的日子里,幼儿园的生活依旧平淡如水,许正阳一如既往自发充当丹尼的小骑士,刘宇一如既往在各个方面找盖布的碴,龙帝一如既往在紫苑和郭明玩得开心的时候横插一杠……总之,一切都和往常一样美好,除了苏。


苏的全名叫苏党恒,本该说是一个很普通的名字,但不知为什么,幼儿园里能记住他全名的人不超过三个。相对于宅特幼儿园里性格多种多样的孩子们——惹是生非如霍元甲方世玉、少年老成如洪熙官无名、中二晚期如刘宇龙帝……大家对于苏的印象更多停留在高冷这一层面。

为什么说是高冷呢?那得从很久以前说起了。

那时的苏才三岁,和其他的小朋友一样,第一次被父母手牵着手带进了宅特幼儿园,然后由心诚校长带着他们去了小虾班。

苏才走进班级里,就遭受到所有已就坐的小朋友集体目光洗礼——那大概是因为苏的穿着打扮太酷炫了。

不论是用啫喱水喷得硬挺愣是把身高往上拔了一个阶层的头发,还是鼻梁上架着的黑色墨镜,亦或是勒着脖子的神奇佛珠,总而言之,苏身上的装备无一不让人为之侧目。

短暂的寂静过后,小朋友们又各自谈天的谈天,玩游戏的玩游戏,只有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小男孩站到了苏的面前,“哇,你的头发好有型,能不能教教我怎么弄?”

看见苏很快就有了小伙伴以后,苏的父母和心诚校长便放下心来,聊了几句就离开了,但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离开了他们视野范围的苏,用隐藏在墨镜底下的一双眼睛由上至下扫视了面前这个小男孩以后,一手插兜,一手摘下墨镜并把墨镜别在了牛仔外套胸口的口袋上,然后微微抬起下巴,“不要。”

“诶?”鸭舌帽小男孩显然是遭受到了打击,但他丝毫不气馁,“不要这么小气嘛!大不了我待会教你怎么堆沙包长城好不好!”

结果当然是苏无情地拒绝了他。


这个小男孩叫成家瀚,也是幼儿园里不超过三个能记住苏全名的人中的一个。

在瀚和苏的第一次见面中,瀚便连续两次惨遭苏的拒绝,但生性乐观开朗的瀚并没有因此而气恼或是疏远苏,相反,他对于找苏一起玩这件事乐此不疲。

幼儿园里时常能见到如下场景——

“苏!要来堆兵马俑吗?”瀚带着一身的尘土满头大汗地跑到了苏的面前。

此时的苏正背靠着操场上的大树坐着,两条小短腿一条伸直在地面一条屈起,当他看到瀚顶着一张红彤彤的兴奋笑脸跑到自己面前的时候,苏拿起别在领口的墨镜戴到了脸上,然后看着瀚被墨镜过滤成深色的脸,又是微抬下巴,“不要。”

“诶?”瀚张牙舞爪地叫了起来,却没有贸然上前将苏扯过来,“一起来玩嘛!老是一个人呆着不闷吗?”

苏连一个字都懒得说,就只是摇了摇头。

“那好吧……”瀚垂头丧气地走回了沙地边。

而龙帝趁着瀚去找苏的功夫早已经将把整个沙地都堆满了小人,也就是所谓的兵马俑,当瀚回来的时候,龙帝正试图在一个体积比其余小人都大的兵马俑头上捏出和自己头顶一样线条优美的高马尾。


当然有人看到这里就会问了,这点小事并不能说明苏高冷啊,撑死了只能算是苏对瀚比较高冷。

如果你这么想,那就大大的错了。

苏的高冷并不止局限在人际方面,在别的地方,也有所体现,比如——打架。

那时的苏已经在幼儿园里呆了一年,个性偏冷的他也有了少数几个玩得不错的好朋友,其中就有一个小男孩,叫凌(Ling)。

然而在某一天的中午,幼儿园的小朋友们都躺在床上午睡的时候,专属小虾班的休息室里却吵了起来。

当老师们听到声响赶过去的时候,他们看到的就是鼻青脸肿的苏正用一手插兜另一手握拳着槽点满满的姿势朝同样鼻青脸肿的凌揍了过去。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三天前的中午,苏从午睡中醒来,发现小虾班的小朋友都用异样的眼光打量他,苏感到十分不解,瀚就在这个时候坐到了苏的床位上,并且递给他一面小镜子,苏顺势望去,随后他紧紧抿嘴,显然是在酝酿一场极大的风暴——不知是谁,趁他午睡的时候,将他一早起来用发胶精心打理好的发型揉成了鸡窝。

“我要打死他。”一向奉行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可乱的苏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句话。

于是接下来的两天,苏在午睡时都装睡希望能抓住那个幕后黑手,但可惜的是苏都没能坚持到幕后黑手出现,便已经睡着了,因此苏被迫连着三个下午都顶着一头乱毛,直到今天,苏终于成功抵挡住了睡意的侵袭,在察觉有人靠近自己朝自己伸出双手的时候猛地抬头睁眼,并抓住了那双罪恶之手。

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个罪魁祸首居然是苏少有的好朋友之一——凌。

背叛的怒火在苏的心中熊熊燃烧着,苏不去注意凌被抓包后惊慌失措的脸,而是一拳揍了上去——“混蛋!”

但很可惜的是,凌的身材比苏高大,而苏又坚持一手插兜单手打人比较酷炫,因此没过一分钟苏就被打得节节败退,虽然凌也被苏打得头晕眼花。

这场打斗很快便惊醒了小虾班其余还在午睡的孩子们,唯恐天下不乱的霍元甲一看见有人打架便拍着手嗷嗷怪叫了起来,老好人徐夕站在旁边喊着“你们不要打了”试图劝架却无果。

瀚眼见阻止不了苏和凌两个人的战争以后,便决定去找老师来帮忙,不过他在临走之前也没忘记趁乱绊凌一脚,在看到凌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以后,瀚弯起嘴角跑向了教员办公室。

后来的事情大家就知道了,苏反败为胜把凌打成了doge,虽然他本人也被揍得很惨。


然而别忘了,我们为什么举了这么多个例子来证明苏是个高冷?这就要绕回前面的话题了——最近的幼儿园里,大家一切安好,唯独苏一个人。

我们说过,苏是个高冷的孩子,甭管再怎么高冷,也改变不了他是个孩子的事实。但凡是个孩子,就会下意识寻找身边的大人做榜样,然而苏并不崇拜他的父母或是其他亲戚长辈,除去家中,他最常呆的地方便是幼儿园,但是幼儿园里又多数是女老师,仅剩的几位男老师——心诚校长是个居家男人类型,杰森老师是个秃头我们不予置评,小鱼班的古老师和医务室的黄老师整日笑呵呵的,也不符合苏狂霸酷炫拽的审美,因此苏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觉得人生黯淡无光。

这情况一直持续到罗格来到了宅特幼儿园。

不论是罗格脸上的墨镜,还是剪裁合身的黑西装,亦或是那辆黑色重型机车,无一不是直戳苏的内心。

于是罗格变成了苏的男神。

他的眼神会不自觉跟着罗格万年不变的黑西装移动,散发出某种诡异的狂热光芒,他想,罗老师好酷都不讲话而且还帅到没朋友眼神又凌厉,我将来一定会成为这样的男子,和他一样开着全黑的机车。

当罗格和古华辛的绯闻传遍全幼儿园的时候,苏又觉得,虽然之前一直认为像古老师那样整天笑容满面不够酷炫,不过我将来也要找一个和古老师一样爱笑而且看上去笑得很温暖的男朋友。

总而言之,在平生第一次有了男神的苏,觉得自己的人生充满了干劲。


那么苏为什么在最近过得不好呢?

这同样要从他的男神罗格老师说起。

我们都知道,在前段时间,罗格、古华辛以及黄飞红三人经历了一场有惊无险的绑架事件,为了追上坐在绑匪车上的古华辛,罗格骑着机车载着黄飞红和歹徒展开斗争,而罗格的机车则和肉票古华辛一样,在这次事件中受到了不重但却不能忽视的伤害——纯黑的机车身上被划出了数道让人不忍直视的伤口。

罗格次日便叫了辆车将机车运去车行,然后问题来了——代步工具送去维修,罗格出行要靠什么呢?

心诚校长表示,“我的小绵羊可以借你嘛。”

“这……”罗格犹豫再三,视线在那辆浅蓝色的电瓶车转了好几个来回,脑海里不断重现家中厨房那弹尽粮绝的惨况,最后罗格沉痛地点了点头,“那麻烦校长先生了。”

心诚校长笑呵呵地拍了拍罗格的肩头,“不要客气嘛,大家都是同僚。”


而与此同时,苏的家长趁着周末有空,带着苏来到了幼儿园附近的宅特商场逛街吃饭,苏戴着墨镜绷着一张小脸坐在麦当劳里,一手捧着可乐一手抓着薯条,随后他的目光一瞥,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他的男神罗格。

苏隐藏在墨镜后的眼神一亮,不顾一旁的父母,伸长了脖子恨不得穿透玻璃窗直接凑到罗格身边。

只见罗格穿着一身皮衣黑裤,提着一些食材和日用品走到了一辆常见的蓝色小绵羊面前……等等!为什么是小绵羊这种挫爆了的坐骑!!!

苏藏在墨镜后的眼睛瞪得圆圆的,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他酷炫的男神罗格老师将大件的物品塞到电瓶车后,轻便的物品挂在电瓶车的把手两端,然后这蓝色小绵羊载着罗格和那大包小包的日用品一路“嘟嘟嘟”缓缓驶出了苏的视野范围。

直到第二天早上也就是周一,苏都还是浑浑噩噩的,罗格提着大包小包开着电瓶车在大街上的画面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以至于瀚都发现了苏的不对劲,在课间拉着苏一直问,“苏,你是不是不开心啊?”

“没有。”苏摇了摇头。

“诶?”瀚双手撑着下巴坐在苏的面前,“真的吗?”

“没有骗你。”苏撇了撇嘴,轻轻一巴掌呼开了瀚的脑袋。

“别这样嘛!”瀚扯着苏的衣袖,而还在晃神的苏也居然就这样被瀚拉到了外头,这可是头一遭!

苏虽然没有意识到,但瀚却十分开心,一路扯着苏蹲在了沙地旁边。

“我们来堆城堡好不好?!!”瀚手把手带着苏堆沙子,等苏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满手满身都是沙子,面前也已经堆起了一座有模有样的城堡。

苏看着自己脏兮兮的双手,又看着旁边瀚灿烂的笑脸,他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就在这时,一团沙子在苏的脚下炸开,他抬头顺势望去,只见霍元甲和小富方世玉几人就在旁边你来我往地掷着沙子。

瀚见状也兴致勃勃地抓起一团沙子扔了过去,“小富,带我们一起玩吧!”

“好啊!”小富在对战中抽出间隙应了一声。

瀚立马就杀了过去,他一边跑一边回头,“苏!过来一起玩啊!”

鬼使神差地,苏点了点头,试着抓起一把沙子扔到了霍元甲身上。

霍元甲一愣,见自己居然被从来不玩沙子的苏给偷袭成功了,他袖子一挽,战意十足地朝苏咧嘴笑了。

苏抿嘴,抬高了下巴看着霍元甲,随后加入了这场战局。

这天下午,当苏的父母来接儿子回去的时候,他们看到的就是平时严肃得跟个小大人一样的苏,竟然也会玩得像个泥人一样脏兮兮。

离开幼儿园的时候,苏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还在等家长的瀚蹲在沙地旁边朝苏使劲挥了挥手,“再见!明天继续玩!!”

“好的!!!”苏双手合在嘴边喊道。


苏的男神情结就这样落下了帷幕,但新的风波却还在酝酿。

豪华的古家大宅里,一个满脸横肉的男子正沉着脸看着自己桌上的照片——那上面赫然是周日时骑着蓝色小绵羊出行的罗格。

“你说……就是这个人……把二少送回家的?”男人低声问道。

“回大少的话,是的。”站在桌前的男人毕恭毕敬地回答。


评论
热度(3)

© 迟暮时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