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远雾黄昏』
常年潜水 诸位自便

【罗格×古华辛】宅特幼儿园【二十】

“我这就去叫老师来救人!”

“来不及了!小富很快就要被抓走了!我们现在就要救出小富!”

“不要轻举妄动!光凭你是打不过的!”

“你说什么?!!”

放学后的宅特幼儿园门口,有被刻意压低的吵闹声从绿化带后传出,正是出自趴在地上透过枝叶间隙朝外窥伺的苏、瀚两个小朋友之口。

顺着他们的视线看去,他们口中正被危险包围着的小富,正站在一个穿着黑西装束着马尾的高大男人面前,抱着一个比自己脸还大的一个棒棒糖,开心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这看起来像极了人贩子拐卖儿童的现场,然而目睹了整个过程的苏和瀚却在双方战斗力的高低上产生了分歧,主张外援的瀚和主张自救的苏就这样在光天化日之下脸红脖子粗地不知吵了多久,直到一道困惑的声线由远及近插入他俩之间,打断了这场话题愈跑愈偏的争执。


“你们俩在干什么呢?”满面红光的小富丝毫没有已经被好朋友脑补了拐卖惨剧的自觉,而是专心舔着彩虹棒棒糖,顺便低头看着趴在地上的苏和瀚。

地上的两个小朋友齐齐惊了一下,异口同声喊道,“小富?!!!!”

小富歪了歪脑袋,“怎么了吗?”小富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水果糖,蹲在了苏和瀚面前,“要吃糖吗?”

“你没有被抓走吗?”瀚拍拍裤腿从地上站了起来。

“难道你一个人就打跑了那个人贩子?”苏扶了扶挂在胸前的小墨镜问道。

“什么人贩子?”小富一脸的不在状况内,“幼儿园又出现人贩子了吗?在哪里?”

“就是刚刚和你说话那个啊!”苏说道,“你是怎么打败他的?!”

小富摇了摇头,“那个叔叔不是人贩子,还给了我糖吃呢。”

先前眼疾手快抓过小富手里的糖就往嘴里塞的瀚顿时浑身僵直,“你说……这是刚刚那个人贩子给你的糖?”

“都说了不是人贩子啊,”小富辩解道,“叔叔只是问了我几个问题而已。”


事情还是要从前一天说起。

因为担心弟弟被居心叵测的男人骗走的古大哥头一次来到了弟弟工作的幼儿园,却被弟弟连推带搡地带出了可爱的小朋友们的视线范围,大哥的内心是很受伤的。

真是儿大不由娘,弟大不由哥。

在古家大宅里辗转反侧了一个晚上的古大哥决定采用迂回战术来了解弟弟最近在幼儿园里的境况——找幼儿园的孩子们来套话。

然而套话也是个技术活啊,自觉为弟弟操碎了一颗心的古大哥一边在古家大院里慢悠悠地打着太极拳,一边想着到底要怎么才能不动声色轻轻松松地从小朋友身上套出弟弟最近的感情生活。

想到之前在幼儿园里看到的小不点们,古大哥又不自觉回忆起了小时候的古华辛。


那是很久以前,古华辛六岁,古大哥十一岁。

背着书包从学校回来的古大哥看见自己的弟弟居然破天荒站在古家大门门口迎接自己,开心大步上前把弟弟抱起来转了一圈,古华辛顺势搂住古大哥的脖子,在古大哥那张因为惹是生非而遍布青紫擦伤的脸上毫不嫌弃地、响亮地啵了一口,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在当时还是很少见的哔哔牌巧克力,“哥哥!吃糖!”古华辛说着就撕开包装纸喂了古大哥满口巧克力。

深感被弟弟爱戴有好吃的好玩的都不忘记分自己一半弟弟真好弟弟真可爱弟弟真是小天使的古大哥愉悦地眯起了眼睛,随口问了一句,“这糖哪来的啊?”

“地上捡的!”古华辛小脸一扬,毫不犹豫地答道,“好吃的!给哥哥吃!”

古大哥笑容一僵,下一刻又觉得弟弟真好弟弟真乖弟弟真是小天使弟弟只是年纪小弟弟只是稍微有点不懂事而已。

至于那一天晚上,古妈妈抓着古大哥的领子咆哮“死小子你居然学会偷吃老娘的巧克力你还给我狡辩我都看到你牙缝还黏着巧克力了!!!”然后把古大哥的屁股揍了个爽这种事情,古华辛是无能为力的,他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跑到古大哥房间泪眼汪汪地趴在古大哥床头看着他。

“不要哭啦,哥哥不疼。”古大哥趴在床上强忍着屁股上的疼痛,腾出一只手摸了摸古华辛的包子脸,又接着扭头咬牙切齿说道,“别让我找到那个偷了巧克力又随地乱扔的小偷,我非揍死他不可!!!”

也正因此,古大哥没看到身后的古华辛微笑着露出了白白的牙齿,更没看到古华辛的南瓜裤口袋里露出的一角巧克力包装袋。


往事不堪回首月明中,只有弟弟才是记忆里永恒不变的幸福。

古大哥在回忆了诸多类似巧克力偷窃事件的幸福往事以后,一挥手招来属下,“给我去买糖!”

属下弯腰:“是的大佬!”

古大哥:“买完以后看准幼儿园里最贪吃的那个,放学以后把他给我带过来!”

属下点头:“好的大佬!”

于是在幼儿园趴了一天墙头的下属在看见教室里的小富手工课吃完了一根香蕉,美术课掏出一包巧克力,午休时间还不忘躺在床上背对值班老师吃完一包奥利奥以后,果断在放学时刻伸出了一根比小朋友脸蛋还大的彩虹棒棒糖,把流着口水的小富一路勾到了坐在幼儿园对面轿车上的古大哥面前。


“小朋友,叔叔问你几个问题好不好啊?”古大哥用尽毕生气力摆出一副自认和蔼可亲的笑脸对小富问道。

“不好。”小富咬着手指摇了摇头。

马蛋这小孩子怎么这么不可爱,还是我弟弟小时候最乖最可爱还会分糖给哥哥吃了。古大哥笑容一僵,随后一伸手,一旁的手下立刻会意,递上那根比小富脸蛋还大的彩虹棒棒糖。

小富接过了棒棒糖,这才开口,“叔叔你要问什么呀?”

“你们幼儿园的古老师和罗老师,关系怎么样呀?”

小富拆开棒棒糖的包装纸伸出舌头舔了舔,又看着一旁竭力掩盖急切的古大哥一眼,这才慢悠悠开口,“我们大家都知道他们俩是一对呢!感情可好了!”

古大哥:什……什么?!!!!Σ(っ °Д °;)っ 

“小朋友,话可不能乱说啊。”古大哥又从手下手里掏了一把糖塞到了小富书包里。

“我没有乱说,大家都知道的,”小富眨了眨眼睛,“平安夜那天,古老师还到罗老师家里约会了。”

古大哥:约……约会?!!!!Σ(っ °Д °;)っ 

这时候的古大哥几乎是崩溃的,他勉强示意手下往小富书包里塞了一包小白兔奶糖,然后继续问道,“那罗老师平时对你们好不好啊?”

小富重重点头,“可好了!罗老师不但会@@##¥#¥#¥#@还会(*(*&&**((而且还懂得¥#¥#@#¥¥%#¥#¥#¥%¥¥”

被强行塞了一嘴罗格老师好罗格老师妙罗格老师呱呱叫的安利的古大哥面色灰白地摆了摆手,小富这才蹦蹦跳跳地背着一书包糖跑回了幼儿园。


“所以你是说,这个情敌是来探查罗老师的?”苏带上小墨镜,摸着下巴开始为前高冷男神罗格的感情状况担忧。

“肯定就是这样!”瀚拍了拍小富的肩膀,“小富你干得很不错!我们必须要让那个情敌大叔知道罗老师比他好N倍!”

“没错!”小富拍了拍鼓囊囊的书包,“所有觊觎古老师企图破坏他和罗老师的人都是要被雷劈的!”

“对!”苏/瀚/小富齐齐说道,然后三人就在坐在绿化带面前将小富从所谓的情敌古大哥那里坑来的糖分了个干净。


今天的幼儿园,依旧十分美好温馨w


评论
热度(2)

© 迟暮时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