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远雾黄昏』
常年潜水 诸位自便

Changeable and unchangeable【枪阳篇】(上)

阴阳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阴阳正和战壕结束了一个在某小国保护某富豪的任务,喜滋滋地坐在家里看着自己银行卡上的数字在大幅度增长的同时,阴阳接到了冈纳的电话。

“阴阳,约吗?”

“约!”

阴阳爽快地应下了冈纳的请求,然后抱起浴巾沐浴露奔向了厕所,等他从热气蒸腾的厕所里走出来的时候,门铃正好想起。

阴阳上前打开大门,一只冈纳瞬间钻了进来,用强有力的屁股把厚重的大门关上,然后用双手把只在下半身围着浴巾的阴阳困在了墙边。

“阴阳,我想你了。”冈纳低头在阴阳耳边说了这么一句话。

阴阳并未对这句话发表任何看法,他只是掰过冈纳的脑袋,然后吻住了冈纳那张不知还想再说什么的嘴。

一阵热吻过后,阴阳喘息着把冈纳拉到了卧室,那条裹着阴阳下半身的浴巾早就不知飞到了哪里。

两具赤裸的肉体很快就相拥着滚到了床上,从亲吻到抚摸再从抚摸到亲吻,一切都发生得无比自然。

显而易见,这轻车驾熟的阵势表明了他们俩的肉体关系维持已久,虽然他俩的关系再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但那又怎么样呢?除去枪林弹雨里摸爬滚打的生活,除去酒精浇灌的寂寞夜晚,肉体的慰藉也未尝不是一种活着的表现方式。


阴阳一只手搂住了冈纳的脖子,另一只手插入冈纳金色的头发不断用手指梳理着,同时嘴上也不停地亲着冈纳脸庞和耳垂,间或用点力气撕咬,这期间带出冈纳的喘息声飘到阴阳耳朵里,低沉醇厚的嗓音让阴阳被冈纳的大掌包裹着的丁丁更加兴奋,溢出了透明的液体。

而冈纳空着的另一只手也不停地揉弄着阴阳的臀部,过了一会才试着往更深的地方探去。感受到后方被人侵入的阴阳下意识缩紧了身体,同时冈纳也感觉到自己的手指被紧紧地吸住,顶着前方丁丁被冈纳抚慰的快要射出来的快感,阴阳勉强睁开眼睛看向冈纳,眼神是少有的迷离。

“东西在床头。”阴阳挣扎着指点着冈纳去拿保险套和润滑剂,同时自己也趴在了床上,撅腚等候着冈纳。

一秒……十秒……五秒……

阴阳没有等到意想中的润滑剂或是冈纳的手指,甚至连身后的冈纳都没了动静。

被挑起了欲火却又被抛下的阴阳有些不耐烦地转头喊道,“冈纳?你在干嘛?”

面对他的是冈纳愧疚的一张脸,“阳……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对不起?”被欲火把脑子烧得一干二净的阴阳翻了个白眼,“磨蹭半天还不上难道你今天出门没带丁丁吗?”

在阴阳低头看向冈纳胯间的时候,他耳边响起的是冈纳饱含歉意的回答,“对不起,我今天一听巴尼说你和战壕回来,我就赶来了……”

“所以……?”阴阳颤抖着指着冈纳的胯下,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我忘记把丁丁带上了。”冈纳惭愧地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胯下,那个本该有着炮和弹,也就是生长着传统意义上的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又称丁丁的地方,现在是空无一物,只有一个两指宽的、金属镶边的黝黑洞口。

“……”阴阳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


然后……然后发生了什么……?

阴阳揉着脑袋从床上坐起,床头的闹钟显示着现在正是早上十点钟,没有拉紧的窗帘昭告了屋外天气晴朗阳光正好。

真是个奇怪的梦。

阴阳一边穿衣服一边想道,他总觉得心里有些不踏实,说不准自己是因为梦里的冈纳还是因为梦里的冈纳没有丁丁。

还是打个电话给冈纳吧,阴阳这样想着,同时拿过床头的手机在上头按出一连串数字,按下拨出键以后阴阳却没有等到应有的接通声。

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电话里传出的却是这样冰冷不带一丝情感的声音。

阴阳心里咯噔了一下,他又换了一个号码,这次的通话被成功接入,巴尼的声音如同往常一样在他耳边响起。

“阴阳?你怎么想起打我的电话了?”电话另一端的巴尼不知在做些什么,他的声音带了点喘息。

也许是在做运动吧,阴阳腹诽了一下,言语却没有表露出来,“我是来问你,冈纳的电话怎么突然变成空号了?”

“冈纳?”巴尼的声音难得带上了十分的惊诧,“冈纳是谁啊?”

WTF???!!!!阴阳也跟着震惊了,他正准备说些什么,却听到圣诞的声音也从听筒里传来,“嘿,阳,你听着!”

“啊?”阴阳下意识应道。

“我不管你现在想要问什么,我们俩现在都没空回答你,就这样。”然后圣诞挂断了阴阳的电话。

阴阳莫名其妙地看着暗下去的手机屏幕,过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原来背着大家私下搞在一起的不止自己和冈纳两个。


F哔CK!!!被莫名的烦躁笼罩住心头的阴阳不再指望精虫上脑的巴尼和圣诞,又接着拨通了战壕的电话,然而他得到的回复和上一通电话如出一辙——“冈纳是谁啊?你说他是你之前在巴尼那里干活时的队友?别开玩笑了好吗?巴尼那里曾经有过谁我还是挺了解的,从来没听说过有什么冈纳这号人物。”

兴许是对现任队友还存了点包容,战壕十分耐心地接受着阴阳关于冈纳的一百零八种问法轰炸,到最后以一句“阳,你说的加薪我会考虑的,所以请不要再问我冈纳了。”结尾。

阴阳尚未来得及解释自己虽然是想再多加点钱可是今天并不是因为薪酬问题来烦他,就听到了嘟嘟的挂断声。

“……”阴阳罕见地茫然了。

他捏着手机在床上坐了很久,直到窗外的鸟叫声将他从沉思中惊醒,阴阳这才站起,穿戴整齐打算出门。

就在他打开卧室的那一瞬间,客厅地上横着的一条浴巾映入眼帘刺痛了他的眼睛,阴阳禁不住倒退了半步。


夜晚的来电,门外的冈纳,带着温度的热吻和爱抚,以及……一个没有丁丁只有金属镶边的黝黑洞口的下半身……一切都在那一瞬间涌入阴阳脑海。

那不是梦!

阴阳下意识扶住了墙,不是梦……原来昨晚的一切是真的……不是梦……


灵感来自《星际炮友》,已向作者求得授权。

所以,本文又名来自星星的你。

评论(12)
热度(13)

© 迟暮时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