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远雾黄昏』
常年潜水 诸位自便

【罗格×古华辛】宅特幼儿园【二十二】

22、

喂了小鹿围观了树熊还去了极地馆看了企鹅的孩子们十分开心,在午餐时间到来的时候十分乖巧地听从了老师们的指示,以班级为单位坐在草地上吃着各自从家里带来的爱心便当。

一片欢声笑语当中,正在和同班小妹妹岳灵珊分享大鸡腿的令狐冲却注意到了有一个人脸色怪怪的,那个人就是宅特幼儿园的风云人物之一、令狐冲的隔壁班同学——东方不败。


说起这个东方不败啊,我们就要提到学园里源远流长的厕所文化——有一种默契,叫做我们一起去厕所;有一种情谊,叫做我们结伴去厕所;更有一种回忆,叫做那些年我们一起上过的厕所。

就像是女生们爱扎堆去厕所顺便八卦一样,男孩子们也喜欢勾肩搭背去厕所然后在厕所里干些偷偷摸摸见不得人的勾当比如背着师长抽烟,虽然宅特幼儿园的孩子们都还没到一定年龄,但是这不妨碍小男孩们站在小便池前挤眉弄眼谈些有的没的乱七八糟的。

而东方不败,则是这默认的厕所文化中一个大写的异类——东方不败从来不上厕所。

准确地说,是从来没有人看见东方不败上过厕所,不论男厕,还是女厕。

很多时候,我们辨别一个人的性别,是看外貌,如果外貌长得过于具有欺骗性而让人拿不定主意的时候,那么观察这个人上厕所时进的是男厕还是女厕,那就足够了。

可偏偏东方不败长得唇红齿白却又兼具英气,而且还没人见过东方不败上厕所,久而久之,关于东方不败的性别话题就升级成了小朋友间流传的幼儿园怪谈之一。


“长得这么美肯定是女孩子吧?你见过男的长这么美的?”龙帝双手环胸说道,不等其他人反驳他,龙帝又开口说了一句,“如果紫苑没有和郭明在一起的话,我早就去追东方不败了。”

所以你到底是因为紫苑和郭明在一起而与郭明翻脸还是因为郭明和紫苑在一起才和郭明翻脸啊?

小朋友们看着龙帝,居然齐齐沉默了片刻。

不过很快,洪熙官就说话了,“你们看东方不败的布娃娃缝得那么好,肯定是女孩子!”洪熙官说着还摸了摸自己怀里穿着小马褂的布娃娃文定。

“师哥你是男孩子可是你的布娃娃也缝得很好啊!”方世玉难得和洪熙官意见相反,“我和你一起上过厕所而且我还看过你的【哔——】!”说到这里,方世玉突然冒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难道我之前看错了吗师哥你没有【哔——】?!”

“胡闹!我待文定好那是因为我是文定的父亲!”护子狂魔洪熙官皱起浓眉朝师弟奶声奶气地斥责道,顺便抬手拍飞了方世玉企图伸向他胯下的禄山之爪。


“东方不败那么会打架,肯定是男孩子啊!”这句话出自因为挤不进人群而只能选择站在桌子上的霍元甲之口。

“功夫好就一定是男的?”方逸华挽起袖子站到了桌子上,“信不信我和你打一场把你打得屁股开花?”方逸华说着低头俯视比自己矮了半个脑袋的霍元甲,“大男子主义我呸!”

“你!”因为身高而在起点就输了半截气势的霍元甲气得跳下桌子,“小爷我好男不和女斗,不跟你一般见识!”

方逸华闻言怒火更甚,站在一边和洪熙官交流养娃心得的巩伟只能匆匆和洪熙官交代一句“你先帮我照看一会儿小固。”

于是洪熙官一手抱着自家儿子文定,另一手抱着一个穿着毛衣牛仔裤运动鞋的布娃娃——那是巩伟家的儿子巩固,然后目送巩伟急急冲上前拖走了几欲喷火的方逸华。

与此同时,站在霍元甲旁边给霍元甲顺毛的农劲荪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我看东方不败平时跳皮筋也跳得很好啊,为什么不能是女孩子呢?”

瀚看着大家讨论得热火朝天,便也忍不住戳了戳坐在一旁用官方语言说是沉思但实际上就是发呆的苏,“苏,你觉得东方不败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呢?”

苏回头看了瀚一眼,瀚笑嘻嘻揽上了苏的肩膀,“我觉得是女孩子啊,你看东方长得那么漂亮,不是女孩子多可惜啊~”

苏抬手扶了扶自己快要掉下鼻梁的墨镜,然后摇了摇头,“但也有可能是男孩子。”

“我觉得东方应该是男孩子。”盖布一边吃着刘健给他带的虾片,一边和刘健说道。

站在离盖布有半个操场远但仍然听到了盖布说话的刘宇则气鼓鼓咽下了嗓子眼里那一句“东方肯定是男孩子!”,然后大声说道,“哼!分明就是女孩子!”

听到声音的盖布抬头看了刘宇一眼,回以一个灿烂的微笑,正沉浸在又一次和讨厌鬼盖布同步思想的气恼中的刘宇嗖的一声把脑袋扭开了。

围观了整个事情的刘健则默默摸了摸盖布的脑袋,然后把自己的那一盒虾片也放在了盖布手上,“吃吧。”


回想了这么多幼儿园里流传的东方不败的传说,令狐冲的心中瞬间激发出一阵莫名的豪气,于是他趁着大家都在专心吃午餐的这时悄悄来到了东方不败身边。

“东方不败,你怎么啦?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需要我帮忙?”令狐冲连珠炮一样说了一串话,又突然想起东方不败可能不认识自己,于是顶着东方不败诡异的眼神又补上了一个简短的自我介绍,“我是小炮班的令狐冲。”

“……”片刻的沉默过后,东方不败话也不说就把令狐冲拉到了一个没人注意的角落,似乎是要说一个很重大的秘密,“我想……”

“你想什么?”令狐冲按捺下激动的心绪,强装镇定问道。

“我……我想……”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神情仿佛是豁出去做拼死一搏一般的东方不败说道,“我想上厕所!”

“啊?”令狐冲先是一愣,先是觉得就这点小事东方不败为什么要纠结半天,下一刻他又想起了幼儿园里的大家关于东方不败的争论,于是令狐冲两眼发光说道,“我知道厕所在哪里,我带你去!”

因为吃了诗诗姐姐的魔鬼料理而闹肚子的东方不败闻言松了口气,正抬腿要跟令狐冲去厕所,却好像又想起了什么,拉住了令狐冲的手,然后令狐冲就收到了东方不败的两枚眼刀,“不许说出去!”

“嗯嗯嗯我不说。”令狐冲点头如捣蒜。


没过多久令狐冲就带着东方不败到了厕所门口。

此时此刻令狐冲的心中是激动的,他很快就要见证东方不败上厕所了!回去以后他就可以告诉大家东方不败上的到底是男厕还是女厕了!

然而事与愿违,东方不败抬手指了指令狐冲背后,说了一句,“诶你看!”令狐冲下意识转头往背后看了一眼,却发现背后什么也没有,等他再回头的时候,他已经错过了东方不败上厕所的历史性场面。

看着空空如也只剩下自己一人的厕所门口,令狐冲有些失望,不过很快他又打起精神,反正他可以进男厕所看看嘛,要是东方不败不在男厕所,那么就是在女厕所。

想到这里,令狐冲喊着“东方不败你去哪里啦?”,然后就抬起了腿。但是下一刻不知是男厕还是女厕,传来了东方不败影影绰绰的声音,“我在厕所,你不许进来!”

令狐冲在听到这一句话的时候又非常应景的想起了刚才东方不败饱含杀气和霸气的两枚眼刀,于是只能乖乖站在门口,反正看东方不败从哪个厕所门口出来也是一样的。

在等待东方不败从厕所出来的时候,令狐冲又发现了厕所门外的草地上有一队蚂蚁路过。“我就看一眼,肯定不会有事的。”抱着这样的想法,令狐冲弯下腰开始津津有味地看起了蚂蚁搬家。

可是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等东方不败的声音从令狐冲头顶传来跟他说“我们要回去了,不然老师们会着急的。”的时候,令狐冲就知道,自己又一次错过了东方不败出厕所的历史性场面。

令狐冲有些沮丧地站了起来,不过没一会儿他又重新露出了笑容,“东方不败,我们算是朋友了吗?”

东方不败斜睨了令狐冲一眼,想了十秒钟以后轻轻哼了一声,算是同意了令狐冲发来的好友申请。


于是至今为止,东方不败的性别,在宅特幼儿园依然成谜,也许以后还会作为幼儿园十大怪谈之一继续流传下去。

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今天的幼儿园,依旧十分美好www


评论
热度(3)

© 迟暮时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