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远雾黄昏』
常年潜水 诸位自便

Changeable and unchangeable【枪阳篇】(上)

阴阳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阴阳正和战壕结束了一个在某小国保护某富豪的任务,喜滋滋地坐在家里看着自己银行卡上的数字在大幅度增长的同时,阴阳接到了冈纳的电话。

“阴阳,约吗?”

“约!”

阴阳爽快地应下了冈纳的请求,然后抱起浴巾沐浴露奔向了厕所,等他从热气蒸腾的厕所里走出来的时候,门铃正好想起。

阴阳上前打开大门,一只冈纳瞬间钻了进来,用强有力的屁股把厚重的大门关上,然后用双手把只在下半身围着浴巾的阴阳困在了墙边。

“阴阳,我想你了。”冈纳低头在阴阳耳边说了这么一句话。

阴阳并未对这句话发表任何看法,他只是掰过冈纳的脑袋,然后吻住了冈纳那张不知还想再说什么的嘴。

一阵热吻过后,阴阳喘...

【枪阳】【温暖的尸体AU】Back To Life

一见钟情。

这是个神奇的词汇,它包含了太多对爱情的美好向往。


如果有人拿这个词汇来问冈纳:一见钟情对丧尸能不能成立?

冈纳的答案是:能!

“I am.”惨白近乎发青的脸上瞬间拉开了一个僵硬而又傻气十足的微笑,冈纳觉得自己坠入了爱河,在那个带着鸭舌帽的小个子用枪托狠狠砸中他额角的时候。


如果有人拿一见钟情这个词汇来问阴阳:您对冈纳的感情是否符合这个词的定义?

阴阳的答案是:屁!

“我根本就没有那么重口味!”阴阳使劲翻了个白眼,他见到冈纳的时候只想着逃命,丧尸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谁要理会他的情窦初开少男心了?!!


那么事实究竟是...

【敢死队×狼犬丹尼】My Family③

男人犹如毒蛇吐信一般舔舐着女人光洁的脖颈,手掌急不可耐地摩挲着滑进女人衣领深处,手指上的戒指在那幽暗的衣物深处闪着诡秘的幽光,随后一声枪响,鲜血四溅。

丹尼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身上穿的也不是自己破破烂烂的外套,而是自己从未接触过的柔软衣服。还没从噩梦中完全恢复过来的丹尼再度受惊,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木头床板经受不住一个成年男人如此剧烈的动作而发出了“砰”地掉了一块到地上。

丹尼不知道这是床板在抗议,反而把它误认成了紧追不放的枪声,丹尼一个翻身下床,躲进了自己认为最安全的地方——黑暗的床底。

房门被打开,丹尼透过床沿看到一双穿着家居拖鞋的脚走了进来,“Hello?”他听...

【敢死队】【枪阳】十厘米阴阳①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有人不知道隔着网络和自己聊天的到底是人还是狗,有人不知道自己微信摇来的炮友到底是美女还是人妖,当然也有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觉醒来就变成了某人床头的十厘米手办。

让我们把时间线调到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再把视野转到一个窗帘没拉紧而窜进了几缕阳光的卧室里,床上的冈纳摊成一个中文“太”字型,呼噜打得震天响,显然睡得正香。

他睡前原本盖在肚皮上的毛毯已经被踢到了地上,而就是这条在地上安安静静躺了一个晚上的毛毯,此刻突然以一种相当可疑地姿态缓缓局部蠕动了起来。那条不断起伏的曲线一路从毛毯中间挪到了边缘,最后,探出了一个很小很小的……黑脑袋。


现在再让我们把时间拉回...

【枪阳】【校园AU】新年快乐

阴阳穿了一身白大褂,正端着一盘从实验室战斗一线退下来的臭气熏天的幼鼠,口罩手套一应俱全。走廊里路过的学生无一不对阴阳退避三舍,就连阴阳自己全副武装了也还是差点被实验鼠的味道恶心死,只恨自己没能拿个防毒面具戴上。

为了尽早赶到处理中心解决这一堆东西,阴阳脚下那叫一个虎虎生风就差没跑起来,谁料在经过拐角的时候冷不丁地,他就撞上了一堵黑色的“墙”——他撞到人了。

阴阳瞬间被撞得头昏眼花,但这不要紧,他不过朝后踉跄了几步就可以站稳了,但关键是他手里的实验鼠,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撞,从盘子里飞了出去。


SEVEN HELL!

阴阳被口罩包住的脸立马就一片青紫红绿简直可以开染坊了,他感觉自己眼前的...

【枪阳】【冰与火之歌AU】《守誓之人》第四章

阴阳是被痛醒的。

他醒来的时候嘴里还残留着苦涩的药味,但是眼前却只有一个黑发的青年坐在他身旁,面带微笑地单手掐着他的脖子。

“乌鸦,你醒了。”这个青年看着刚从昏迷中苏醒的阴阳在他的手下无力地挣扎,丝毫不掩饰他凛冽的杀意。清醒过来的阴阳立刻抓住了这个青年掐着他脖子的手,巧劲一转,从床榻上一跃而起,随后右手直击对方面门。青年向后一仰躲开了阴阳这一拳,顺势踢出一脚正中阴阳小腹。

甫一交手便吃了一亏的阴阳趁机拉开两人的距离躲到了帐篷角落,他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只是轻轻的触碰便引起了剧烈疼痛。阴阳绷紧了全身的肌肉,盯着这个不知名的青年冷声问道,“你是谁?”

“我是刘宇。”名叫刘宇的青年面不改色地看...

【敢死队】【枪阳】深夜来电

深夜,阴阳接到了一个电话。

他按下接听键,电话另一端没有人说话,只有浓重的喘息声。阴阳莫名其妙地听了一会儿,勉强分辨出了来人是谁,“冈纳,你又去嗑药了吗?”

“阳,我想你了。”

这话听得阴阳脑门青筋直跳,他尽量按下跳进话筒沿着电话线杀过去暴揍冈纳的冲动,努力保持平静对话,“所以,这就是你在半夜三点钟打我电话的原因?”

然而冈纳却不按常理出牌。

“阳,我想你,我想把你按在床上,看你因为被我压在身下感到不适,想看你推着我的肩膀让我起来。”

阴阳:“……”尺度不是特别高的东方人听傻了,不知道这算不算同行骚扰电话?

“东方人似乎都喜欢含蓄一点的?既然阳你这么害羞,那我也尽量注意一下。”冈...

【枪阳】【冰与火之歌AU】《守誓之人》第三章

“你是说,他们把你带回了野人的大本营?”巴尼打断了阴阳的叙述,出声问道。

阴阳隐去了他和冈纳在山洞的那一段交锋,看着巴尼的眼睛,缓慢而坚定地点了点头。

巴尼皱紧了眉头,眼神示意阴阳继续说下去。

“冈纳把我带到了他的帐篷,我问他,‘你们到底想干什么?’他却问我,‘乌鸦,你刚才都看到了什么?’”阴阳若有所思地摸了摸盖在身上的床单,黑城堡的物资水准比临冬城差太多,但足以和野人的生活条件对比出天壤之别。


时间又拉回到冈纳问完这个问题的时候。

冈纳甩出这句话以后就转身翻箱倒柜不知道找些什么,阴阳赤身裸体裹着斗篷躺在铺了雪白皮毛的榻子上,他回忆了一下自己一路上所看到的帐篷、士兵以...

【枪阳】【冰与火之歌AU】《守誓之人》第二章

这些野人要带阴阳回他们的大本营。阴阳仔细观察了他们行走的方向和交谈的内容以后,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该死的野人!

阴阳在心里咒骂着,却只能发出低低的呜咽声。因为他的嘴里被塞了布条,这是自由民们为了防止他自尽而想出的办法。与此同时,自由民们将阴阳的行动严密监控起来,只给他适量食水吊着他不让他死亡。就算冈纳在先前已经下令要亲自对付阴阳,但这也不能妨碍一些人在暗地里对阴阳做些手脚,比如故意殴打阴阳快要愈合的伤口。

阴阳就这样一路上明里暗里遭受自由民的折磨,每当他觉得自己意识模糊就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他就会努力抬头看向走在最前方比多数人都要高出半个头的金发身影——塞外之王,冈纳。

他发自内心的...

【敢死队×狼犬丹尼】My Family②

阴阳给冈纳惨遭重创的鼻子贴上最后一块创可贴以后,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钟了。

丹尼的脑袋止不住的晃啊晃,晃啊晃,但他还是强忍着睡意坐在阴阳旁边看着阴阳给冈纳的脸上药包扎。

与此同时,冈纳的眼神也从各种角度打量着这个被阴阳称作丹尼而且长得和阴阳几乎一模一样几乎是缩水版阴阳的人——他看起来是个年轻人模样,但是神情举止却像个孩子。不对,冈纳又看了一眼丹尼脖子上的项圈,他更正了一下,是看起来像个不太正常的孩子。

而阴阳和冈纳面对面坐着给冈纳处理伤口,看着冈纳的眼神先是往左漂,再是向右挪,最后跟斗鸡眼似的定格在自己的脸上。他忍不住叹了口气,用眼神示意冈纳闭嘴,然后转头跟睡眼惺忪的丹尼说,“丹尼,你先去...

1 / 2

© 迟暮时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