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远雾黄昏』
常年潜水 诸位自便

【罗格×古华辛】宅特幼儿园【十四】

放寒假以后,偌大的幼儿园里除了仍旧住在校舍没有回家的罗格和心诚校长,就只剩下了每天轮流来值班的老师们。

这天负责值班的是维多利亚老师,附赠小尾巴丹尼一只。

罗格刚出校舍楼,就看见穿着羽绒服戴着帽子围巾手套打扮的就像是一颗圆滚滚小球的丹尼一个人在操场上玩雪。

“罗老师!!!”丹尼远远冲着罗格挥手,稚嫩的童音回响在空荡荡的幼儿园里,“要一起玩吗?”

罗格走过去,看着丹尼堆好的doge脸忍不住失笑,随后蹲下身来平视着丹尼,“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里玩?”

“维多利亚在办公室里整理东西,我在等正阳,他待会就来啦!”丹尼小脸通红,兴奋地说道。

罗格一愣,就想起了许正阳的养父黄飞红。

平安夜那天在幼儿园门口和黄飞红对视的那一眼,罗格至今还记忆犹新。

他摸了摸丹尼的头,“那你在这里好好玩,千万不要跑去其他地方,记住了吗?”丹尼之前遭遇的拐带事件还历历在目,并不是每次都能那么恰好救出孩子,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得到应有的救赎,因此罗格不得不再三叮嘱丹尼。

丹尼重重点了点头,“好的!谢谢罗老师。”

看着丹尼的笑脸,罗格也不由得被他的心情所感染,难得弯了弯嘴角,摸了摸丹尼圆嘟嘟的小脸。

就在这时,丹尼透过罗格的肩膀看到了从校外远远走来的许正阳和黄飞红两人,“正阳!!!!!”丹尼大声喊了起来,使劲挥舞着双手。

而黄飞红在听到丹尼的呼唤以后,就察觉到原本还乖乖牵着自己手的许正阳的脚步已然平添了几分急切,黄飞红忍俊不禁,停住脚步弯下腰,在许正阳既惊讶又疑惑的眼神中将他抱了起来。

“正阳,抱稳咯!”黄飞红叫道。

许正阳下意识搂紧了黄飞红的脖子,随后被黄飞红一路小跑着抱到了丹尼面前。

“哇!!!”丹尼星星眼看着许正阳和抱着他的黄飞红,在原地又蹦又跳地拍着手,“飞红叔叔好厉害啊!!”

黄飞红闻言弯下腰,用一只手托着许正阳,另一只手越过罗格将丹尼抱了起来,“来,你们俩一起飞一飞好不好!”

“好!!!”丹尼大声叫道。

而许正阳虽然没有说话,但他面上兴奋的红晕已然暴露了他的心情。

罗格站起身来,看着黄飞红一手一个小朋友玩得兴起,便打算离去。

“诶?诶?罗老师别走啊!”罗格刚迈开步子走了没两步,就听到身后的黄飞红叫了起来。他转过头,就看见黄飞红放下了两个孩子,拍了拍他俩的脑袋,“丹尼快跟正阳好好玩去吧,飞红叔叔要跟罗老师聊聊事情。”

许正阳和丹尼两人闻言便手拉着手跑到一旁堆起了小雪人。


“黄警官有什么事情吗?”罗格看着黄飞红的笑脸忍不住心头一跳,但面上还是神色不变。

“罗老师不要这么见外嘛,叫我飞红就可以了!”

黄飞红笑嘻嘻拍了拍罗格的肩膀,“我第一眼看见你,就感觉你很像我以前见过的一个人呐!”

“哦?”罗格不紧不慢地应了一声,“这世界上这么多人,有一两个长得相像的都很正常,更何况只是感觉。”

黄飞红闻言点了点头,“正常倒是挺正常,不过像是那种……”

“罗老师今天好兴致。”黄飞红话说到一半,就被远远走来的古华辛给打断了,他今天穿着一身笔挺保暖的白色中山装,乍一看像是要和满目的积雪融为一体。

罗格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就看见古华辛径直站到了自己身边,和黄飞红一样,满面笑容,眉眼弯弯。

“古老师今天也值班么?有空来幼儿园里?”黄飞红在看到古华辛以后就没了和罗格攀谈的意愿,而是开启了不咸不淡的扯皮模式。

“不值班,但是加班。”古华辛笑道,顺手拍了拍自己略有褶皱的中山装下摆,“罗老师昨天约了我今天一起商量下学期给孩子们布置些什么手工作业。”

“原来如此。”黄飞红一脸的恍然大悟,“那我就不打扰你俩了。”

古华辛点了点头,看了罗格一眼,罗格会意,便跟古华辛两人并肩走进了教学楼。

而黄飞红则看着这两人,直到他们俩的背影消失在楼道转角。


古华辛的脚步在档案室门口停了下来,罗格也随之站定,“我记得我好像没有约过古老师?”罗格说道。

“替你解围不好么?”古华辛斜睨了罗格一眼,“我看你似乎不大喜欢和黄先生聊天。”

“都是学生家长,哪来的喜欢不喜欢,我一向一视同仁。”罗格面不改色地说着,并抢先在古华辛沉下脸色之前又补了一句,“不过还是要多谢古老师费心了。”

“罗老师能领情自然是最好。”古华辛闻言一笑,“那好,不耽误你做事了,我先进档案室找点东西。”

古华辛说着就掏出钥匙打开了档案室的大门,罗格忍不住让目光在古华辛背后的小辫子上停留了片刻,这才转身离去了。

而档案室里的古华辛,则是侧耳倾听,直到确认罗格的脚步声逐渐远离以后,才弯腰在层层柜架上找起了他要找的东西。

先是顺着年份,再是照着人名排序,古华辛很快就找到了他要的那份档案。

带着薄茧的手指打开了尘封已久的牛皮纸袋,抽出了里头已然泛黄的纸页,上头的黑白照片里是一个双手插兜面无表情的男孩子,而照片下方,则赫然写了男孩的名字——罗格。

古华辛的手指轻轻抚过罗格正太时期的面瘫脸,轻声笑了起来。

不同于那本被古华辛私下藏起来的资料本,档案室里所封存的学生资料更为详尽,而古华辛此行,则是抱着一点私心,不动用自己手下的势力,只凭自己一个人,悄悄打探着罗格从前的信息。


而对古华辛的所作所为一无所知的罗格则是直接去了教员办公室,维多利亚正在里头整理琴谱,挑选着下学期要教孩子们的曲子。

和维多利亚打了招呼以后,罗格也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桌前,拿出教案本开始写起了下学期的教学计划。

时间如流水,逝去无踪影。

很快一个下午就过去了,罗格收起教案本便打算回宿舍楼,而维多利亚也紧随其后,开始整理起了桌上的各色琴谱。

操场上的黄飞红在看了两个精力旺盛的小朋友跑跑跳跳堆了一下午的雪人以后,也忍不住暗自感叹自己果然老了,光是坐着看孩子们玩,都会觉得有些疲累。

起身进了一楼的洗手间冲了把脸,黄飞红神清气爽地走了出来,然而当他环视了操场一圈以后,他的脸色瞬间变了。

前一刻还在操场上玩耍的许正阳和丹尼,此刻不见踪影。

黄飞红想起了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丹尼被拐带事件,他跑去了大门口,在确认幼儿园的大门紧闭,至少没人能出去以后,黄飞红就将搜查范围定在了幼儿园内。

掏出手机通知了维多利亚以后,黄飞红和她两人分头寻找起了孩子们。


在搜过了音乐教室、礼堂、食堂、还有医务室等地方以后,黄飞红跑进了室内体育馆。

与此同时,因为手机没电而错过了维多利亚救急电话的罗格也正好经过体育馆门口,对许正阳和丹尼失踪一事一无所知的罗格听到室内体育馆里的异动时,只当是寒假来了,有不长眼的小毛贼跑到幼儿园里来偷东西,因此罗格放轻了步伐也走进了体育馆,寻找着异动的来源。

在确认声响来自体育馆里置放运动器材的杂物间以后,罗格悄无声息地摸到了门边,为了不打草惊蛇,罗格并没有按下门边的按钮打开杂物间里的日光灯,而是就着从体育馆窗户透进来的日光,出招袭向了黑暗中的人影。

而不明就里的黄飞红将罗格误认成了绑架正阳和丹尼的不法分子,一时间怒上心头,和罗格在这漆黑狭小的屋子里打了起来。

然而打着打着黄飞红却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面前这人招式路数,很像他从前在重案组办案时遇到过的一个人。

而罗格也同样发现了对方的不妥,他在心中暗道一声不好,也许这当中是出了什么误会。因此罗格萌生退意,招式由进攻换为了防守,只求早早摆脱面前这个人。

但黄飞红却不肯放弃,一路步步紧逼,当他差一步就能摸到杂物间的日光灯按钮时,维多利亚的声音响了起来。

“黄先生!正阳和丹尼找到了!”

黄飞红闻言心下一松,出招就慢了一步,罗格借着这个机会踢翻了一旁装着篮球的筐子,将黄飞红堵在了杂物间里,转身逃了出去。


许正阳和丹尼其实并没有被潜入幼儿园的不法分子拐带,他们俩只是在黄飞红去洗手间里洗脸的时候恰好遇到了从校舍楼里出来的心诚校长,然后被校长带去了校舍楼里吃了刚出炉香喷喷的白煮蛋。

虚惊一场的黄飞红和维多利亚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只得牵着自家孩子分头离去了。

晚上的黄飞红难得独自静坐在了书桌前,回想着他当年在重案组办案时遇到过的一个人,准确来说,是遇到过的一个杀手。

 


评论
热度(5)

© 迟暮时分 | Powered by LOFTER